狼孩电影

      李培从地面爬起来,张开眼睛想看清楚是哪个不知好歹的敢在千羽这个地盘上踹他。

      三五个长相剽悍的保镖映入视野,其中一个脸上还横着一道粗长的疤。

      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睛冷冷地瞟过来一眼,李培瞬间怂得冒泡。

      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是谁家保镖长这么吓人?

      景家人去楼空,现在还能请得起这样的保镖?

      李培想着,不甘心地问了出来:“你们是谁,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可是李家旁系的小儿子,我随便动动口就可以……”

      那些保镖根本没鸟他,那个脸上有一道疤的,抬手招呼自己的小弟,看李培就像看只蝼蚁:“太吵了,把他给扔出去。”

      “是!”

      “你们敢扔我,反了你们了,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李培盯着朝自己走来的那三四个壮丁,舌头差点打结,好不容易捋顺了,却见其中一个人一只手就抄起了自己的衣领。

      提他就像提一袋垃圾,轻而易举地往安全通道那里走。

      李培不断挣扎,色厉内荏地提高音量:“我警告你们,别乱来,你们要是把我摔着了,丢了我的脸,景桃心我不会放过你……啊!”

      楼道回荡着他清晰的惨叫声,人已经往安全通道滚走了。

      景桃心:“……”

      回过神来,那个带疤的男人颔首,恭敬地对她低声道:“景小姐,司先生吩咐我们保护好您,等会儿他和您一起回家。”

      尽管他已经放缓了粗犷的嗓音,但好像还是吓到了她。

      景桃心抱着自己的双臂后退两步,又浓又密好像两把小扇子的睫毛微微阖下,白瓷的小脸上带着惊魂甫定的慌乱。

      “……好。”过了几秒,她才低低开口,既乖巧又可怜。

      围观的还有几许人,都被司辰曜的手下给打发走。

      冷季屿早就走了,因此没看到李培被扔出去的画面。

      景桃心轻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原本以为会很受伤的心,在如今的多事之秋,好像也渐渐麻木。

      除了刚开始带起来的那点儿微不足道的疼痛,剩下的也只能怪自己眼瞎了。

      司辰曜来得很快。

      于展为他带的是最好的解药,往日他来谈生意都很小心,今天是第一次中招。

      男人神色之间早就恢复了往日的清明,举手投足都是别样的优雅贵气,路过景桃心身边的时候,顺手扣住了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一切都很自然,好像这是最原始的动作。

      景桃心不安分地挣扎了两下,不想离他这么近。

      他刚才的话她还清楚地记在脑子里,到底是没受过委屈的,她现在就只想离这男人远远的。

      司辰曜察觉到她的抗拒,但他没理会,脚下的步伐不停,继续往前走。

      景桃心伸手拨开他放在自己腰际的手臂,一开口,软软的音调里都是满满快要溢出来的委屈埋怨:“司辰曜,你松手!”

      闻言,男人的手臂没挪动半寸,力道不减,反而更重了几分。

      她一下子就不情愿了,情绪涌上来,什么装乖讨他欢心的全都抛在脑后。

      脚步钉在原地,就想摆脱他的禁锢。

      他凭什么不问她的意愿,就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就因为她家里破产了,她没权没势没依仗了,他们这些人,就能一个个卯足劲儿的羞辱她,挑战她的自尊?

      实在是太过分了!

      司辰曜没料想她突然停下来,由于惯性没收住脚,她是没男人力气大的,被带得身子往前倾。

      虽然最后被他扶住,稳住重心,脚踝还是被崴了下。

      司辰曜眉尖微蹙,刚想开口说她几句,那话还在嘴边,就看见她眼眶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