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替身

      队伍在距离滨河圣胡安城外两里多的一个树林中停下。

      “迪戈,让战士们休息。另外找几个机灵一些的人过来,有些事要安排他们去做。”

      不一会,迪戈带了六七个人过来,张大力一看,基本上就是各个小队长。

      “现在叫你们过来,是要你们先进城了解一下城里的情况。比如城里面有多少西班牙士兵,分别都在什么地方。每个地方又是多少士兵。街上有巡逻的士兵没有,每队士兵是多少……”

      交待完后,张大力看看眼前这几个人,问道:“还有不清楚的地方没有?”

      “没有。”几个人都回答道。

      “好,迪戈你让他们两人一组分别混进去。中午前回来这里集合。”

      迪戈这次也要去,分好组便带着他们去了圣胡安城。

      张大力安排好哨兵,便走到一棵大树下,背靠大树闭目假寐。

      “瓦鲁尼,注意观察圣胡安城有没有西班牙军队出城。”

      “晓得了,老板。”

      话说迪戈与何塞一个组,特地绕了路,从北门进了圣胡安城。

      门口有五六个西班牙士兵,背的火绳枪。依靠着城墙,懒洋洋地晒太阳。

      现在西班牙只有国内开始配备遂发枪,新西班牙区等殖民地,换装的压力不大,能节约一点算一点。

      悠长的雨季,加上不喜欢洗澡,这些西班牙士兵觉得身上都有霉菌滋生。

      “嗨,阿方索。我们打个赌,最多大后天,你的头发都能长出蘑菇来。”一个红脸大汉对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喊道,周围三四个西班牙士兵哄笑了起来。在无聊的时间,任何一点能让人心情愉悦的小花招,都能引发他们的欢笑。

      可能平常被骚扰的次数过多,少年阿方索没理会红脸汉子的调侃,转过头,看向经过的迪戈与何塞。

      圣胡安城并不大,原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据点。只有上阿帕塞奥路段被山洪冲毁道路时,运送银锭的牛车才会转道圣胡安城。

      “圣胡安城原本有三百士兵,前几天派出了两百名士兵帮忙押运,现在城中只有一百名士兵。”

      张大力看看迪戈,迪戈点点头,表示正在报告的马丁说的没错。

      马丁继续报告:“除了守卫城门的二十来人,其他的人都驻扎在城北方向的军营。库房和负责军队的指挥官都住在军营。负责管理城市的官吏则在不远处的一个大院子里,这个院子有二十名士兵看守。基本上就是这样。”

      迪戈看其他几位都是点头不说话,知道大家打听到的消息都是一样。

      干脆也不让其他人再报告,自己作起了补充。

      “牢房每班有四名看守,城门在下午五点关闭,每个城门有十名士兵值班,就住在城门边上。城墙上晚上还有四个人值夜。城中也有十人的一只巡逻队。真正在营地的,晚上大约只有二十来人。”

      迪戈的补充,就比较到位。

      张大力想了想,决定晚上从北门开始行动。

      养精蓄锐的战士们,到了凌晨两点开始收拾整理。然后按照部署,在黑暗之中向滨河圣胡安城前进。

      其中先发的,是由迪戈带领的一个二十来人的队,他们的任务是占领北城门。张大力带着其余战士慢慢跟在后面。

      “怎么没有看见城墙上的哨兵?”迪戈这边已经来到北门。

      偷袭最怕的就是暗哨,你看不见他,但是一行动就会被暗哨发现报警。

      “我上去看看。”

      迪戈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有些急了。

      圣胡安城墙也不高,更不规整,拦不住这些身手灵活的印第安人。迪戈找了一处马面墙的阴暗侧面,偷偷地爬了上去。

      翻过城墙垛口,趴在城墙地面上的迪戈四下张望,没有任何的发现。心下一横,匍匐着,在地面上向前慢慢蠕动。

      “尼玛!”

      前面传来一阵轻微的打鼾声。

      蠕动到跟前,就见一个西班牙士兵靠着墙根睡的正香,没有闭合严密的嘴向下流着口水。

      迪戈慢慢起身蹲在士兵身边,面目狰狞地拿起张大力的狗腿刀,对准西班牙士兵的咽喉。

      二十来人轻手轻脚地爬上墙头,顺着马道,来到了城内一侧,围住了值班士兵睡觉的小屋。

      也是和平日子过得太久,西班牙士兵已经忘记了这是在被他们占领的地方,该有的警惕性一点没有。消沒声地,被守在床头的印第安人送回了主的怀抱。

      城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隙,张大力带着大队也进了圣胡安城。

      “你,还有你。各带三十人,一队向东,一队向西。分别干掉城门守卫后,留下十人看守城门。剩下的人在南门处集中,将南门的西班牙士兵也干掉。”

      看着两人带队离去,张大力对迪戈道:“留下十人守在这里。你带些人去解决街道的巡逻队,我带些人去把军营围到,不让人到军营报信。”

      “是。”

      菲德罗今夜带队巡逻。

      一行十人走在圣胡安城的街道上,寂静的暗夜里脚步声分外清晰。队员手中握着的火把,嗤嗤响着,一路滴下点点油脂。油脂在路面上短暂地燃烧,熄灭后只剩下一点点黑色斑痕印在石板上。

      突兀地,面前出现了一个小个子的印第安人,冲着巡逻队,扔出了手里的石块。

      “哎呦!”不知道砸到了谁,一个西班牙士兵捂住了脸。

      “抓住他,一定要吊死他!”菲德罗感到非常愤怒。

      这些黄皮肤的猪,就不能安分点,乖乖的听从主的安排不好吗。

      立刻有两个士兵冲了过去,矮小的印第安人似乎楞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黑暗的小巷跑去。

      菲德罗领教过印第安人在小巷中的滑溜,吩咐道:“再去两个人。”

      时间仿佛停滞了。

      菲德罗六人已经在街道中等了半天,没有士兵押着印第安人回来。

      菲德罗感到今天夜里发生的事有点诡异,吞了口唾液,润了润发干的喉咙。

      “马修,安德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小心点!”

      马修和安德鲁,取下了肩上的火绳枪,慢慢走进了吞噬了四个西班牙人的巷口。

      菲德罗和剩下的三名西班牙士兵,也将火绳枪从肩上取了下来。

      夜空中突然传来“嗖”、“嗖”的声音。

      “敌袭!”菲德罗手忙脚乱地翻找火石,口里叫喊着。射过来的弓箭越来越多,菲德罗身上已经中了好几箭。

      他算运气好的,另外三个西班牙士兵在第一轮的袭击中就已经丧失了性命。

      菲德罗的幸运也没有继续多久,一支箭射中他胸口的同时,又一支箭射在了他的咽喉。

      “咳、咳、咳……”菲德罗丢下了火绳枪,伸手去握住了箭杆,残余的意识告诉他,不能动。

      一切又归于了寂静。

      迪戈这边解决巡逻队,张大力带人来到军营。

      西班牙的军营不大,四周是立起的木栅栏。军营的中间立着一座四米高的木制塔楼,火把映照下,一个西班牙士兵站在上面,尽责地向四周观察。

      张大力安排两个战士摸到了塔楼下。然后四名战士对哨兵拉开了弓箭。

      张大力知道,别看哨兵在上面左看右瞧,那就是装样子。在火把映照下,他什么也看不到。

      四支箭全部射中了西班牙哨兵,其中一支直接插入哨兵的脑袋。哨兵一声未吭慢慢地委顿在塔楼中,翻越围栏摔落在地上的动作并没有出现。

      张大力没有去管塔楼上的哨兵,即使有人看见,也会以为是哨兵偷懒睡着了。

      清剿城门的战斗已经结束,除去守门的战士,剩余的三十名战士也到了军营,与张大力会合。

      “再等等。”张大力拦住了已经杀得兴起,急着冲进去的几个队长。

      “等迪戈带人把那些官吏居住的院子围住,这边就开始动手。”

      没有多久,迪戈派来报信的战士到了。

      “上。”张大力对几个队长做了一个手势。

      军营的西班牙士兵并没有多少。睡梦中,印第安人送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

      整个圣胡安城,现在活着的西班牙士兵只有官吏居住大院里的二十个。

      他们也没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天亮了,整个圣胡安城就像一片沸腾的海洋。

      无数的印第安人涌上街头,载歌载舞欢迎殷商部落,欢庆圣胡安城的解放。

      殷商部落的后勤队伍,正在军营的库房整理收获,然后装在平板车上,运送到巨石营地。

      张大力把他穿越来时的那个营地命名为“巨石”,位置就在圣胡安城东边。

      “迪戈,你去问问,有没有匠人愿意加入殷商部落,跟西班牙人继续战斗的。”

      “是的,神使大人,我这就去。”

      这一次的攻城战,殷商部落里,自始至终没有伤亡一人。而圣胡安城的西班牙人或者说白人,无论男女,无一幸免。

      整个夺取城市的战斗过程,给这些印第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仗,原来还可以这么打!

      麦孔德和一些部落长老也来了,看着库房里的物资,心中再无对粮食的担忧。

      “老麦啊,拿些银币,雇些人帮我们运送物资到巨石营地。我们的人还是太少。”

      “神使大人,这样会让我们的营地暴露的!”麦孔德想不明白睿智的神使大人,为何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我就是要悄悄地暴露巨石营地,那样,我们真正的营地才会安全。”

      一百名战士在物资运输上帮不了忙,他们已经背上了缴获的火绳枪、火药跟铅。

      按照张大力的安排,他们暂时不会去巨石营地,还要背上几天的食物,前往另外的地方进行军训。

      嗯,就是练习火绳枪的射击。

      原始的印第安人也要和自诩文明人的西班牙人,展开火器的较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