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爱视频平台

      翠儿刚走出去,就看到满面笑容的张妈妈带着两个丫头进来了。

      她不卑不亢的微微屈身道:“张妈妈,大小姐请您直接进去。”

      “有劳翠儿姑娘。”张妈妈笑的柔善又客气,心想着,一个小小的洒扫丫头都这么机灵。

      又盘算着怎么才能在伴月斋安插些人手,

      大小姐的院里竟没一个心思活的,哼,朱婆子倒是好手段。

      她一进屋就殷勤的行礼,笑的谄媚,“大小姐,今儿那锦娘把您的衣服首饰送来了,您穿上肯定跟那仙女下凡似的,还有那套红宝石头面,那叫一个巧夺天工哟,老奴活了大半辈子都没见过这等好东西。”

      苏溶月压根儿就没看那些衣服首饰,只淡淡的说了句,“有劳张妈妈。”

      张妈妈似没瞧出她的冷淡,热络的传达主子的意思,“老夫人说了,您瞧了要是还算喜欢,以后您穿的用的都交给她们芸衣坊张罗,咱们府里的一应物什也都紧着您这边。”

      “张妈妈去替我谢过祖母,稍后我便去给她老人家请安。”苏溶月并不在意老夫人的好意,不怎么隐晦的下了逐客令。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赶紧滚吧!

      跟张妈妈一起来到两个丫鬟听了大小姐的话忐忑不安的去看自己的鞋尖,张妈妈被下了脸面倒霉的还不是她们。

      碧灵抻着脖子想看张妈妈吃瘪的样子,她显然失望了。

      张妈妈愣是没察觉到异样,“您若是觉得哪儿不合适,老奴再让她们拿去改。”

      见小姐点头,她才佝偻着身子退下去。

      “小姐,您看看先试哪件?”祈雨一一铺开给小姐看。

      那套红宝石头面有三支发梳、一对掩鬓、一对花钿、一对围鬓、一对发簪、最大颗色泽饱满的红宝石镶在挑心上,还有一对剔透圆润的水滴形红宝石耳坠子。

      那些精致华美的衣裙,每一套都有对称的绣鞋和帕子。

      碧灵正要过去帮忙,才刚一转身就被朱妈妈揪住了耳朵,“罚你写五十个大字,不然没饭吃。”

      她赶忙认错,“哎哟哟,好妈妈我认罚还不行么。”哎,果然没逃过朱妈妈的法眼。

      祈雨抿唇轻笑,假装没看到碧灵求救的眼神,径直服侍着小姐换上那套淡粉色浣纱裙,又简单施些脂粉,梳了惊鹄髻。

      朱妈妈从头面里选了挑心和围鬓给小主子簪上。

      镜中的女子粉面桃腮,清艳绝俗,巧笑盼兮间隐现妖娆。

      这才十三岁,及笄后又该是何等风华!

      朱妈妈到底年纪大些,最先回神,“小姐,您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苏溶月不屑的撇撇嘴。

      侯府下帖子那天,老夫人原是计划着将她许给江城的一个老财主,对方许了一千两银子的聘礼,她就动心了。

      区区一千两就能让她把亲孙女往火坑里推,哼,二夫人没少忙活吧。

      如此算来,虽然不知道侯府为什么下帖子,也确实省了自己一番力气。

      “把妆洗了再去吧,免得老夫人又整日琢磨把我卖进哪个财主家。”

      那天之后,她连祖母都不愿再叫了。

      朱妈妈叹息道,“老奴今儿索性就僭越一回。”

      “那老夫人惯是个心大的,您越是出众她越不敢怠慢。”

      “再过两年您及笄后就该慢慢相人家了,她毕竟是您的祖母,在您和少爷亲事上面是能说的上话的。”

      “您与其一直深居简出,倒不如咱们直接就高调着些,让她看清楚您这个大小姐可不是能由着谁搓圆捏扁的。”

      “顺带着点一下老太太让那二夫人清醒清醒,咱们官宦人家出来的小姐可不是她那等子人家能相提并论的。”

      “她看似精明,实则,眼界比起您外祖母还是差的远了。”

      苏溶月一想也是,反正她如今跟老太太也是面和心不和,仔细回忆下人家对她从来都谈不上亲近,自己偶尔孺慕的缠着她撒娇,她虽然口中不说,还是能从脸上看到压制的厌恶。

      娘在的时候,老夫人的态度也是淡淡的,面对儿媳极少有笑脸,但是一日三餐都要儿媳伺候,还美其名曰儿媳孝顺体贴她胃口也好,哼!娘是三品大员府上精心娇养的嫡女,下嫁给苏家这等子小门户竟还委曲求全,反倒是老夫人越发的蹬鼻子上脸。

      虽说外祖父去世后方家败落,那也不是区区苏家能比的!

      母亲每次去外祖家都是满脸笑意,一副过的舒心美满的样子,后来却慢慢很少去了。

      想来她已经后悔了吧,后悔当年的一意孤行,飞蛾扑火。

      她的良人根本看不到妻子的日渐消瘦,满心满眼都是他的老母亲。

      她永远都忘不了七岁那年母亲浑身烧的滚烫,还得硬撑着身子去伺候婆母用膳,一直到她病的实在下不了塌了老夫人才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可惜母亲缠绵病榻一年多也没调养过来,不久便撒手人寰,再也无法看她的儿女一眼。

      母亲生下她之后身子一直没调理好,常年汤药不断,现在想来跟老夫人的磋磨不无干系。

      那样贤良温婉的女子竟被一个孝字禁锢了一生直至香消玉殒,令人唏嘘不已。

      苏溶月想到母亲心下不免有些悲凉,世人轻贱女子,为何女子偏偏还要为难女子?

      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坚定的说:“好,就按您说的!”

      朱妈妈看着伤怀的小主子知道她是又想起了夫人,语气中也多了几分怀念,“夫人给您留下的产业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您腰板儿直直的,尤其这几年您插手更是积累了不小的数目。”

      “老奴觉得这些咱们还是先捂着些,须知财帛最是动人心的道理。”

      她实在不忍心告诉小主子,从夫人嫁进苏家那天开始,老夫人就一直在算计着儿媳的嫁妆,这几年要不是她捂得紧,那老太太还不定使出什么下作手段来。

      苏溶月自是赞同,“您说得对,我记下了。”

      娘亲留下的东西,老夫人休想拿走一丝一毫!

      碧灵扶着小姐出了院子,她清秀的小脸微微绷着,看起来倒是比往日端庄了几分。

      “那是咱们大小姐?”

      “快看,快看,今天的大小姐像仙女一样。”

      “可不是,咱们大夫人就是个大美人呢。”

      一个丫鬟感慨地说:“是啊,那可是真正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

      说到一半的时候嘴巴好像被旁边的婆子捂住了。

      丫鬟婆子的话细细碎碎的飘进主仆俩耳朵里,苏溶月莲步轻移,恍若未闻,看来刘氏余威不小,呵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