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黄黄黄黄黄色视频网站

      叫大虎的青年蹲了下来,二虎把刘盆主扶到了大虎的背上,两人背着他走进了三间草房。

      屋内很简陋,几乎没有什么装修,天棚和墙角挂满灰白的蜘蛛网,有的网上还有钮扣大小的黑蜘蛛。

      其实,一进门的时候,麻九注意到了,草房的房檐下也结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简直是风雨不透水泄不通,不怪这地方叫蜘蛛园,还真名副其实!

      大虎二虎两人把刘盆主放到了东屋靠北墙的土炕上,这屋里就一铺炕,大虎解开盆主的上衣,二虎拿来了清水和干布,两人给刘盆主清洗伤口。

      麻九看到刘盆主伤得不轻,肩部的伤口已经露出了骨头,胸部的伤口有三寸来长,不断地向外冒着血泡,显然已经伤到了肺部。

      刘盆主不停地喘息着,看来很是痛苦。

      不过,他强忍着,并没有喊叫或是呻吟。

      黄豆大小的汗珠不断地从老者额头渗出,又滚落下来,打湿了老者的鬓发。

      大虎二虎拿来了金疮药,给刘盆主敷上,并用布条给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刘盆主似乎平稳了一些,喘气不那么夸张了,脸色依旧苍白。

      “上医馆找郎中看看去吧,我看伤的挺严重。”

      站在地上的麻九看了看大虎二虎朝炕上的刘盆主建议。

      “不用了···这是···祖上传下来的神药···”炕上的刘盆主有些艰难的回答。

      大虎二虎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

      因为没有看到通州木碗会的人影,麻九正想说明自己的身份,向大虎二虎打听一下通州木碗会的下落,可正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哗,大门吱吱嘎嘎地开了,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接着就是一片吵杂的喊声:

      “臭要饭的,快快滚出来受死!“

      “臭要饭的,都他妈滚出来!滚出来!”

      “臭乞丐,你们的死期到了!”

      二虎捅破窗户纸,向外看了一眼,说道:“盆主,是一些捕快,官府的爪牙!他们来干啥?”

      麻九一听,顿时明白了,是钱勇他们冒充乞丐,去刺杀知府扎布,捕快们找上门来抓人了!

      “是谁招惹···这些···野兽了吧?扶我···起来吧!”刘盆主双手支在炕上,就要起来。

      大虎二虎把刘盆主扶了起来,下了炕,刘盆主在两人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麻九小琴跟了出来。

      麻九拎着刘盆主的铁杵,小琴抓起了门里戳着的一把铁锹。

      这帮败类,肯定是来抓人的,一场恶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

      嚯!

      门口站了十多个气势汹汹的捕快,他们手拿铁尺和钢刀,一个个跟凶神恶煞一般,呲牙瞪眼的。

      一看刘盆主蹒跚地走了出来,为首一个猪头鼠眼的人上前一步,用钢刀指着刘盆主的胸口说道:

      “久违了,我的大盆主,你的胆子也忒大了,就因为知府老爷的家丁打了你们的人,你就派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刺杀知府大老爷,你也是秃子打伞---太无法无天了吧?你的狗眼里还有王法吗?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现在,我们奉命特来捉拿刺杀知府老爷的凶手,快把庙会上刺杀老爷的凶手交出来吧!”

      “刘捕头···新官上任···三把火呀!可也···不能···胡乱放火呀!我们的人···一早就出去···走万家···串千户了!什么···庙会···刺杀谁呀?你可不能···造谣诬陷呀!告诉你吧···我们吃上顿···都没有下顿···你可别想···揩···我们的油水···”刘盆主断断续续地说道,他一边说,一边不断地捂着胸脯,肺部扎坏了,他已经严重的血气胸了!

      “老不死的,别装蛋了!赶紧把刺杀知府大人的人交出来,要不然的话,我们见一个杀一个,知府大人交待了,宁可错杀十个,不能放过一个,对臭乞丐可以就地正法!赶紧交人吧!”刘捕头声音很大,他已经缺少耐性了,满眼冒火了!

      他没想到这些要饭的居然这么强硬。

      “我再说···一遍,我们···没刺杀谁!交什么人!要杀···要砍···随便!老子···要眨眼···就是你奶奶···生的!”刘盆主毫不示弱。

      “老不死的,叫你骂人!”刘捕头猛然上前一步,一刀戳进了刘盆主的胸口!

      这一变故太突然了,扶着刘盆主的大虎二虎根本没反应过来,刀尖就已经刺进了刘盆主的胸膛!

      啊!

      啊!

      大虎把刘盆主轻轻往二虎的怀里一推,向前半步,一个黑虎掏心就打在了刘捕头的胸口上,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双拳金蛟剪,一下子就夺下了钢刀,这时,麻九抡起的铁杵已经重重砸在了刘捕头的脑袋上!

      噗!

      刘捕头的脑袋像西瓜一样就开了瓢,顿时像死狗一样轰然倒地了!

      小琴一铁锹就铲下了一个捕快的脑袋,那脑袋像窝瓜一样滚到了地上,脑袋上的眼睛还眨动呢,一副惊恐的眼神!

      一腔热血朝天上喷去,小琴一脚就踹倒了尸体,血注喷出了一丈多远,溅了捕快们一身!

      “杀!”小琴大喊。

      “杀!”麻九大喊。

      “杀!”大虎大喊。

      随着一声比一声愤怒的喊声,三人持械冲向惊魂不定的捕快们!

      麻九一招偃月飞腾,凌空跳起一人来高,铁杵重重拍在了一名捕快的肩膀上!

      就听咔嚓一声,捕快的肩膀塌了,脖子歪了,眼睛直了,一条麻袋倒在了地上,双腿抽搐着。

      小琴一招老农装车,铁锹斜向上,带着死亡的风声,直奔一名捕快的下巴而去!

      “嘎嘣!”

      又一个捕快的脖子断了,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旋转了一圈,倒了!

      大虎一招力劈华山,朝一名败类劈去,败类一闪身,大虎一刀砍在了败类的腰上!

      “噗!”

      大刀没入了败类的腰肢,大虎抬起一脚,将败类踹飞了!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十几个败类全部倒在了地上,横七竖八的,像一群死狗。

      “把这些···死狗···都撇到···柴禾垛里···烧了!”刘盆主在二虎的怀里,艰难的吐出一些字眼。

      麻九看到院子的角落的确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柴禾垛,堆着一些破木头和一些秸秆,从柴禾的规模,就知道处州木碗会的人不是很多。

      大虎像拿麦个子一样,连夹带拽的,小琴麻九也拖了几具尸首,不一会儿,败类们的尸首全部堆在了烂木头上。

      大虎又把不少的秸秆堆到了败类们的尸首上,点着了!

      刘盆主已经奄奄一息了,他闭着眼睛,躺在二虎的怀里,轻轻喘息着。

      刘捕头的一刀刺进了他的右胸,伤口比左胸的还大还深,就是扁鹊再生,也无能为力了!

      老人的脸色跟白纸一样,看来,他的血已经快流没了,这是他有一定的内功,要是换了他人,早就昏迷不醒了。

      大火烧了起来,浓烟滚滚,烈焰飞腾,一股灼烧羊毛的味道在院子里弥漫着,有些呛人。青烟张牙舞爪地窜向天空,天空顿时黑了下来,这些败类,死了,变成黑烟了,还气焰嚣张,遮天蔽日的,恶人就是恶人,变成鬼也不是好鬼。

      老人听到大火燃烧的呼呼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冲着大虎二虎说道:“我···不行了···送我去···城外···蜘蛛园···见鼎主···”

      大虎二虎点点头,两人流下了四行伤心的眼泪,泪珠晶莹,噼啪直滚。

      城外还有一个蜘蛛园?

      鼎主在那儿?

      自己掉入荒山石屋的时候,王鼎主正在和姜盆主在一起,看来,鼎主和通州木碗会一起转移到处州来了,这说不定还是鼎主的主意呢!那食堂惊堂木上的两句谜语说不定还是鼎主编的呢!

      “夕字抱卜字,并排三丫鬟,”这两句话的谜底就是“处州”两字。这么看,通州木碗会一定在城外蜘蛛园了,朱碗主和胖三跟金菊银菊说自己在蜘蛛园居住,看来他没撒谎。

      大虎给麻九小琴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在下是处州木碗会的大虎,这是我们的刘盆主,这是我的胞弟二虎,感谢两位少侠出手相助,要不是你们两次出手,刘盆主和我们兄弟两个早就遇险了,处州木碗会永远不会忘记两位少侠的大恩大德,现在我们就要去城外了,就不麻烦两位少侠了,咱们就此分手吧!敢问两位少侠都怎么称呼啊?告诉我们,我们有机会一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麻九正在心里酝酿说辞呢,就见小琴上前一步,抱拳说道:

      “我叫钱小琴,他叫麻九,大虎,你不用撵我们,我们还得跟着,麻九是通州木碗会的护法,他和木碗会失散了,想找通州木碗会的人,我们刚才听说通州木碗会的人在这个蜘蛛园,就来这里找人了,结果碰到了三个风族恶少袭击老盆主。

      天下木碗会本是一家吗,出手相助老盆主,镇压风族恶少,也是我们的职责,至于帮助你们打杀衙役捕快,就更正常不过了。什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就客气了,一家人吗,干嘛说两家话呢?听老盆主说要去找鼎主,我们必须要跟着了,估计鼎主他老人家一定知道通州木碗会的下落了,对吧?”

      这小琴也太好出风头了,人家麻九的事,自己不会说吗,干嘛你先来一嘴呢?

      这叫抢戏,知道不?

      听了小琴一番话,奄奄一息的刘盆主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对大虎说道:“叫···两少侠···跟着吧···他们的人···在城外···蜘蛛园···”

      老人没说完呢,就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