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校花爱上我

      看着小贩大哥脑门子上插的那根儿灰白色的肋骨,小雨遍体生寒,僵立当场!

      这.....这怎么可能呢?金簪子变成了白骨?这比死人亲嘴儿还夸张啊!

      他脑瓜子“嗡嗡”直响,猜测着各种可能!甚至.....都怀疑,这老太太是胡说八道,其中另有隐情。亦或者说.....簪子被人给掉包了。

      胖道士盯着死者眉头微皱,伸手拔出了那根儿肋骨,捏着它在阳光下仔细的端详.....

      肋骨拔出后,黑红色的淤血从小贩大哥脑门的窟窿眼里隐隐的往外渗,情形惨不忍睹.....

      “道长.....这怎么可能呢?肋骨尖尖,是脆软的骨头啊,怎么可能刺穿人的脑门儿呢?脑门最硬啊!”旁边有个乡亲一脸骇然,不可思议的问。

      “无量天尊!”胖道士高念法号道:“施主,世间妖邪,法相种种,不可以常理循之.....此骨已受妖气所染,精于变化,自然与寻常的骸骨不同!”

      说罢,他将那“金簪子”装入了自己的褡裢纳袋之中,又取出了一张黄符,揉搓成小纸团,塞进了小贩大哥脑门儿的窟窿眼里。

      “诸位乡亲,莫贪不义之财,不受无功之禄,非是己之所有,切勿觊觎,妖邪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贪念每每作祟,以至如此啊.....!”胖道长摇头叹息。

      “真人啊!我们这个镇子的人,命好苦啊!这些年来,家家破败,户户凄惨,虽然说.....赶上了兵荒马乱的年岁儿,哪里也不太平,但没有一处像我们这儿这么倒霉的,孩子早夭养不大,老人们得怪病,有一大半儿的人家都绝户了,以前我们这儿可不是这样儿,人丁至少是现在的五六倍!”

      “是啊!明明风调雨顺的年景,庄稼却越打越少,日子越过越穷,人心也都变坏了,虽然说.....外面兵荒马乱的,但他们打他们的,也不滋扰我们啊,官府也没有加税,可我们这个镇子就像是中了邪一样!肯定是被妖孽给缠上了!”

      “咳!从钟馗庙闹吊死鬼后就开始了......”

      “嘘!不要提那个.....”

      ......

      乡亲们七嘴八舌,说啥的也有,无外乎是抱怨,碰见了这胖道士,看起来.....像个高人的样子,忍不住诉苦唠叨。

      “无量天尊!”胖道长一脸凛然正气,说道:“贫道在潞阳城内,就听说你们这儿闹了什么钟馗鬼庙,已然吊死了上百号人,此次前来.....正是要驱除邪祟,铲灭妖鬼,还地方一个太平!此人.....虽非死于悬梁,也定然是这镇中的妖鬼所为!今番既然来了,定会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见胖道长如是说,乡亲们一个个鞠躬作揖,感恩戴德,像是碰见了太上老君一般!

      实际上这些年来,没有一个道士或者和尚愿意来这里除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地方真的有妖怪,而且凶恶至极,几乎粘毛赖,绝非闹着玩儿的!江湖上那些骗人的家伙,即使想骗钱,也都掂量掂量后作罢了。

      “死者的尸体,不可入殓,先在灵棚里摆着,什么时候.....我说可以入殓的时候再入殓!另外.....夜里,任何人不许靠近灵棚,偷看也不行,如果有谁丢了命,可别怪我提前没叮嘱大家!”胖道长拍拍棺材沿壁警告众人道。

      “一定...一定!”

      “我们绝对不敢偷看.....”

      .....

      乡亲们吓的面色惨白,全都颤声唯唯诺诺。

      “呃呃呃,他的母亲,也不要在这屋中居住了,你们作为街坊邻里,要多照顾照顾她,接到别处,暂避些时日.....无量天尊!要多积善因,方可有善果!”胖道长不放心的又叮嘱道。

      “真人啊,您就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老婶子的。”

      “是啊,是啊!都是乡里乡亲的。”

      .....

      “那便好了!”胖道长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昂首挺胸,迈着大步,朝着院外走去!

      “真人啊,您要去哪儿?”院子里的乡亲们见胖道长直接扭头走了,且越走越远,心里有些没底,大声问道。

      “无量天尊!贫道要去那钟馗庙,会上那钟馗天师一会!”胖道长高声喝道。

      一听这话,院子里的十几个乡亲们吓得腿都软了,不敢再吭声。

      钟馗庙.....那是何等的所在?鬼门关啊!这胖道长虽然“仙风鹤骨”,逼格满满,勇气可嘉,但他.....真能斗得过已经“变坏”的钟馗吗?

      乡亲们面面相觑,有些摇头叹息.....一个个都露出了糟心的眼神。

      小雨站在院内,反复玩味着,觉得这胖道长挺有意思的,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人。虽然长得有些丑,但十分热心肠,是个好人。

      跟上他,咨询请教一番,说不定很多谜底也就解开了.....

      镇子里人多眼杂,不是说话的地方,小雨决定先一路尾随,等出了镇子再说。

      然而.....跟着这个胖道长出了镇子,小雨吃惊的发现,这家伙.....并没有朝着钟馗庙的方向走,而是.....直接向北而去,俨然要进山的架势。

      他心生疑窦,感觉有些不对劲儿,继续悄悄的跟在了后面,想要看看.....这胖家伙到底什么来历?

      那金簪子,就是在山里捡的!直娘贼!难不成说.....就是他设的“地雷”?害完人了,再把凶器给拿回去,继续坑过路人?不是没有可能!

      经历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变故,小雨早就不是那个刚穿越来的萌新了,他心思细腻,头脑敏锐,已经联想出了各种的可能!

      要说.....鬼物行事,不能以人理揣度之,有些很无厘头,甚至很变态!就像《山村老尸》里演的那个楚人美一样,以前一直很照顾那个叫小强的人,后来.....还是把他引到一处建筑工地旁,用一根钢钎把他戳死。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那钟小妹表现的温情款款,善解人意,但小雨依旧高度紧张的谨慎对待,很多脏东西的想法和做法,不能拿人类思维去衡量!

      果然,这胖道长进山了,沿着山坡儿.....无规则的走着,绕来绕去,绕来绕去,走了好几里路,不知道他到底要去哪儿?

      小雨始终和他保持着100多米的距离,躲在暗处,小心跟踪,他在想......这家伙,不会是一头野猪成精吧,把自己吃过的人的骨头,凝练成了一根“金簪子”,扔在半道上,等候“有缘人”。

      一旦有人捡起,将其拿回家后,就会自己插自己脑子,吸收脑髓!然后这野猪精,第二天再去人家家里,忽悠着把金簪子给取回来。

      方才,就在他拔出那小贩大哥头颅上的“骨钉”之时,伤口窟窿眼处,只是隐隐的往外流出了些淤血,却没有看到脑浆之类的“黄白之物”,小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这家伙.....十有八九,真的是山里的妖怪!

      不行!不能一直这样跟着他,得撤!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有限,遇见突发情况搞不定,这胖道士往山里越走越深了!

      然而,就在小雨调转回头,准备下山的时候,突然发现.....那胖道长竟然已经在自己身后十来米处,一棵大树旁,一脸阴险坏笑的看着他了!那母狗眼儿翻愣翻愣着,露出了一嘴糟槽牙,着实丑恶无比!

      靠!小雨紧张的身子一哆嗦!懵逼的直眨眼,就在方才,他还一直跟踪着人家,在相隔100多米远的位置偷看呢!

      何以现在.....这家伙竟然一下子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像是会瞬间移动一样!

      “苍啷”一声,胖道士拔出了自己的宝剑,狞笑着.....一步步的朝着小雨靠近,架势如同打劫的山贼一般。

      小雨也不含糊,抽出了自己的长刀,严阵以待!

      他寻思着,姑且不说武功高低,这家伙就算会爬树,如此体大深沉也爬不上去吧?自己进可攻,退可守,怕个毛,跟丫拼了!

      “无量天尊!孽障啊!孽障!今番看你往哪里跑?”胖道士高念法号,大声嚷嚷道。

      “你少来这套!你他娘的才是孽障!老子是人!”小雨呲牙回应道。

      “哇呀呀呀!看剑!”

      这家伙嗷嗷怪叫着朝小雨劈剑砍来,小雨不慌不乱,抬起长刀,准备和他过上两招儿,然而,就在小雨一抬胳膊的刹那间,突然!一道黑影儿像是黑色的闪电直接从他的右臂上飞出,直直的朝着那胖道士的面门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