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掉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

      “主公,末将无能,不但未能擒杀吕布,反而折了自家锐气!请主公惩处!”曹仁和曹洪灰头土脸的回来向曹操请罪,虽然二人本身没受伤,但两支万人大军,十倍于敌反而被人家给击溃,这让两人感觉很屈辱也很憋屈。

      “尔等作战不利,两万大军被那不足两千人杀败,留尔等何用!?”曹操面色也很难看,看了看两人,摆手道:“拖出去,斩!”

      “主公!不可!”曹操身旁,程昱以及夏侯惇等人连忙起身拦住冲进来的亲卫,程昱看向曹操道:“主公,今日之战,两位将军虽然有过,但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曹操回头,看着程昱,指着两人道:“两万大军,吕布有多少人,两千人都不到,就算一人吐口唾沫都能将那些人给淹死了,别跟我说吕布有多骁勇,今日出城作战的并非陷阵营,被人家不到两千人给击溃,吕布就算再厉害,他能杀十人、杀百人,我让他杀千人,两万大军涌上去,他也早没了,我若是他们,早就找地方一头撞死了!还有脸回来!”

      “子孝将军,方才在下观望阵型时,那吕布回转攻打子廉将军时,将军前军为何突然溃乱?”说到这点,程昱也有些不解的看向曹仁,毕竟是领兵多年的大将,经历的战阵也不在少数,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先生有所不知。”曹仁叹了口气道:“那吕布并未如何冲阵,但却颇为刁钻,今日一对阵,便疯狂以弩箭射杀我军中将领,军侯、屯将、队率甚至什长他都杀,他马背上背了一大堆强弓,生生拉断了十几张,马腹两侧更是背着箭架,那吕布撤离之际,前军将领几乎被他射杀干净,末将就算有心追杀,前军没了将领指挥,已经乱成一片。”

      “荒唐,吕布他就一个人,怎么杀得了那么多人!?”曹操不信,要靠杀这些基层将领,那得杀多少?拿什长来算,一支万人军中,什长便有千人,队率两百,屯将一百,军侯五十,就算被吕布杀了一成,那也得一百三十五人,但混乱前军,恐怕还不止这些,吕布箭术再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杀这么多人!?

      “主公,末将绝无半句虚言,今日我与子廉军中,光是将领便折损了近三百人。”曹仁无奈道:“而且今日随吕布出城的那些士兵也颇为邪门儿,虽然不如陷阵营精锐,但却一个个悍不畏死,杀到最后不足百人,犹能死战不退,恐怕便是那陷阵营,也不可能做到这点,这些将士似乎不知恐惧为何物。”

      想到吕布带出来的那些兵,曹仁和曹洪现在都觉得有些诡异,一般这种野战中,别说折损大半,死个一两成还能不退的,都算得上是精锐了,吕布带来的那些兵,却硬生生杀到只剩最后那么几十个,都没有半点退缩。

      尤其是那些弓弩手,竟是直接用命去挡曹洪冲锋,给高顺赢取了不少时间,若非如此,就算军中大乱,那吕布自己能逃走就不错了,更别说还带了几十个人回去,现在想想都觉得这些将士邪门儿的很。

      “主公,吕布麾下那些士兵,的确一直杀到了最后。”程昱也想到之前在车辕上看到的景象,就如曹仁所言,那些将士竟然跟随吕布一直杀到了最后,只剩那么几十个,这已经完全违背了常理了。

      曹操有些烦躁的点点头,他自然也看到了,这几天吕布吃错药了吧,以前已经很凶了,这次更凶。

      瞪了曹洪和曹仁一眼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记十杖,罚俸一年,尔等继续戴罪立功!”

      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将自家两员大将斩杀,抛开同族不说,打败仗就砍头,那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麾下大将得先被自己给砍光了,以后还有谁敢为他征战?

      “喏,多谢主公!”曹仁和曹洪连忙道谢。

      曹操回到自己的帅位之上跪坐下来,看着众将道:“连败两阵,我军士气低迷不说,那吕布经此两战,城中士气已经得以挽回,此时再战,损耗必巨,诸位可有妙计破敌?”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一时间相顾无言。

      若吕布单纯只是不肯出城作战的话,那就想办法逼他出城,现在的问题是,吕布若出城……他们打不过,今日一战证明,似吕布这等猛将放下脸面不再针对大将,而是去欺负那些军中基层将领的话,那对一支军队来说同样是灾难。

      军中不能没有大将,但那些基层将领一但伤亡过重,对军队来说也是灾难,就如今日这般,而且还得防着吕布突然发疯,如上次一般不顾一切的闯阵斩将,曹操身边有异士庇佑,但不是所有大将身边都有这种奇人异士保护,以吕布前日表现出来的凶残程度,斩将夺旗对他来说真的不是太难。

      “主公,吕布虽勇,然如今下邳已是孤城,虽然急切间难以攻克,但城中粮草必然不足持久,我等可围而不攻,等他出城来战,不出数月,这下邳城恐怕便要兵尽粮绝,届时我军便可趁势夺城,下邳必破!”程昱迟疑片刻后,沉声道。

      这其实并不算什么高明计策,大多数攻城战其实都是这么硬把对方耗死,就是时间长点儿。

      但眼下下邳城士气高昂,若强攻,能不能攻破不知道,但曹军折损必巨,吕布出城来打,虽然也危险,但至少兵力损耗上,双方差距不会太大,唯一需要防备的,就是吕布突然想要斩将夺旗。

      “还有一法。”郭嘉抬头,看向曹操。

      “哦?”曹操闻言,目光一亮,看向郭嘉道:“奉孝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招降!”郭嘉看着曹操道:“吕布智勇双全,当知此时形势他已再无回天之力,此时若招降,那吕布多半会应,主公也能得一员大将。”

      曹操闻言,颇有些意动,若吕布能投他,那对曹操来说,便是如虎添翼,按照曹操的计划,接下来便是与袁绍争夺北方霸主之位,若能得吕布相助,还怕什么袁绍?

      “不可!”

      就在曹操准备答应之时,很少插手军务的韦护突然开口,皱眉看向曹操道:“司空,吕布天命至此已尽,而且此人命格克主,司空可是忘了丁原、董卓之事?”

      “这……”曹操皱了皱眉,不是担心吕布克主,而是对韦护这般插手他的决断有些不满。

      郭嘉微笑道:“上仙,如今局势上仙想必也清楚,若主公不能尽快败了那吕布,待袁绍破掉公孙瓒之后,必然挥师南下,届时我等被吕布拖在此处,必然为袁绍所败,而吕布之能,上仙想必比我等更加了解,无论作战还是斗将,军中无人是此人之敌,若不招降,敢问上仙还有何计破他?”

      说起来,吕布其实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之事,所谓天命,郭嘉不懂,但他只知道此时招降吕布,绝对比在这里跟吕布死磕强百倍千倍,既然你说吕布必死,那你来解决,反正我们是没办法了。

      韦护皱眉看了郭嘉一眼,思索道:“按天命所示,吕布如今命数已尽,阳寿也该终结,司空且稍待,我虽不能直接出手杀他,但可入地府,请阎君查看生死簿!”

      说完,也不等曹操等人回答,身形一晃,已经没了踪影,留下帐中众人面面相觑,没有多少高兴之色,曹操面色更是阴沉,人间诸侯,感觉更像这些上仙的玩物一般,一个所谓的天命,就能随意消人阳寿,哪怕最后吕布真的如同韦护所言一般死了,曹操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哪天自己那所谓的天命到了,是不是也会被对方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