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圆圆 搜索

      陈耀东凌晨两点到的景安,一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想了老多,直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一觉睡醒时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也不想起床,点了根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思考了会人生,琢磨了会爱情,才起来洗涮涮,然后到小区外面随便对付了顿午饭。

      吃过午饭回到屋里,继续卧床上,今天不打算去店里了。

      一点精神没有。

      真想关了电话,美美的睡上三天再说。

      可惜下午三点左右,陈二哥就打来了电话。

      “回来没?”

      “回来了。”

      “回来咋不来店里。”

      陈二哥问:“咋有气无力的,难道失恋了?”

      陈耀东吐槽道:“二哥你可真俗,一听就没谈过恋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们是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永远把爱情留在心里,不让爱情被俗世玷污。”

      “狗屁!”

      陈纪东咬着牙:“念了几天书本事没学到,也敢跟我掉书袋,我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还多,跟我说爱情,爱情是个什么东西,赶紧到店里来。”

      陈耀东惊讶道:“真的假的,哪天我问问嫂子。”

      “滚!”

      陈纪东骂了声,就把电话挂了。

      特么的真是黄世人,一天都不让休息的。

      陈耀东狠狠吐个槽,很不情愿的爬起来出门。

      他算看出来了,跟陈二哥这种没文化的家伙讨论爱情这种纯洁的事务,简直就是对爱情最大的玷污,就好比跟夜店女郎讨论女子的贞洁一样,压根就是对牛弹琴。

      特么的有钱就了不起啊?

      等哪天哥比你有钱,再好好教你什么是爱情。

      哎,刚才怎么忘了录音。

      录个音哪天不爽了拿出来威胁一下陈二哥该多好,敢不听话就拿给嫂子听,看陈老二还敢不敢再嚣张,还玩过的女人比自己见过的都多,特么世界首富也不敢吹这种牛B啊!

      刚到楼下骑电摩上,陈爸的电话又来了。

      陈耀东看了下,忙接起来:“爸!”

      “回来了没?”

      “昨天就回来了。”

      陈建斌道:“刚接到村上的通知,时间定了,后天抽穗子,你提前跟纪东说好。”

      “知道了!”

      陈耀东心想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刚回来抽穗子的时间就定了。

      挂了电话,就骑上电摩去了新区。

      到了新区店里,陈纪东正无聊的坐在门口晒老二。

      陈耀东一边停电摩,一边问:“二哥嫂子呢,怎么是你在看店?”

      陈纪东道:“你嫂子娘家有点事回娘家去了,你学校事办完了?”

      “完了。”

      陈耀东道:“毕业证也拿到了,以后再不用去了。”

      陈纪东起身拍了拍屁股:“完了就好,你看着吧,我走了。”

      “……”

      陈耀东心里吐个槽,连忙道:“刚我爸打电话了,后天抽穗子。”

      “我草,赶的真是时候。”

      陈纪东一听郁闷了,人还没招上,新区的店得有人看,他可不想再看店了,坐在门口晒太阳发呆这种事早就受够了,跑又不能跑,没有自由的感觉实在太草蛋了。

      即使这店是自己的,也不想再体验那种被绑在店里的感觉。

      陈纪东转了个念头,道:“你别回了,在这看店,我给小叔抽穗子去!”

      陈耀东很怀疑:“二哥你知道玉米穗子长啥样?”

      “滚!”

      陈纪东很恼火:“我给你家抽穗子抽的还少了?”

      陈耀东嘿嘿嘿:“不是我小看你,二哥,就你这一身肉,抽上一天穗子保证你第二天床都下不来,我记得前年抽穗子你连嫂子都不如,可别把你累出个好歹。”

      陈纪东觉的特别没面子,咬着牙道:“我找上几个人去,你老老实实呆着看店。”

      陈耀东无所谓,不用干活更好,道:“我没意见,你给我爸说去!”

      陈纪东拿出手机打电话:“小叔,我,纪东,抽穗子你别让耀东回去了,他去了能顶多大用,店里离不得人,让他看店,我找上几个人上去给你抽穗子……”

      挂了电话,扬扬手机:“搞定了,老老实实看店吧,别想着乱跑。”

      陈耀东没意见,看店虽然无聊,但也比干农活强。

      干自家的活更不能偷懒,一天下来估计又得累瘫。

      相比之下,还是卖罩罩轻松些。

      况且陈二哥找上几个人去帮忙,再不济也比自己一个人强。

      怎么算都划算。

      既然陈二哥想吃苦,那就去吧,让这种不事生产的人劳动改造一下,体验一下农民的辛苦也是件好事,省得他连庄稼是咋种出来的都不知道,可不能脱离人民群众。

      陈二哥一分钟不想多呆,交待完就准备走人。

      当了这么些年老板,别的都能忍受,最怕的就是被绑在店里哪都不能去,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就算是偶尔干点农活体验一下辛勤的汗水,也比被绑在店里看店强。

      陈耀东看到旁边的烟酒铺子没开门,多少有点儿纳闷,随口问:“老赵咋没开门?”

      陈纪东道:“那老阴货也摊上事了,被打了一顿,估计在家躺着呢!”

      陈耀东愣了下,问:“咋回事?”

      “还能咋回事!”

      陈纪东道:“就是那老阴货捅了老商一刀,不然何静梅男人咋知道老婆出轨,昨天老商来了,把老赵干了一顿,又被警察带走,特么的一天天的这都是些什么破事。”

      “……”

      陈耀东张张嘴,不知道说啥了。

      这真是想不到。

      竟然还有这回事情。

      老赵怎么会捅老商一刀?

      难不成两人有什么龌龊?

      记得那天何静梅老公干老商的时候,老赵还跑上去拉架呢,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没想到捅了老商一刀的恰恰就是这货,特么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看着笑眯眯的,成天一副老好人样!

      却没想到是个阴人,这一刀子不但把老商给捅成重伤,连何静梅也被殃及池鱼。

      虽说何静梅也不是无辜的,但是被老商牵连也是事实。

      若不是老赵捅老商,何静梅老公不一定能发现她婆娘出轨的事情。

      反正岁数都不小了,什么也不知道稀里糊涂这辈子也就过下去了。

      知道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家庭破裂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哎,都不是善茬啊!

      周围的邻居个个都是老阴币,想一想小心脏都得连跳三下。

      以后得小心点,可别被这帮老阴币给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