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帝国

      回到麻柳街,顾向北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妻子商量去菜市场买菜,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刘翠莲也明白,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小镇上人心惶惶,平常出门戴口罩者不计其数。现在小镇虽然解封了,但出门在外的人似乎还在提心吊胆,就怕瘟疫病毒越来越适应镇上的气候,在越来越高的气温中产生抗逆性,肆无忌惮地随风传播。

      于是两口子结伴去街上买菜。

      微风吹来,吹落了不少的槐花。几个环卫工人正在清理街道。

      李槐花搭乘罗碧灵的顺风车去县城办事去了。

      据说她的第二任丈夫丁长发要回镇里发展,至于回来做什么生意,谁也不清楚。

      李槐花自己也搞不明白她丈夫在外面究竟做什么大生意。

      顾向北发现,每年过春节丁长发回家的时候,总是显得神神秘秘,沉着一张脸回来,沉着一张脸出去,有些拉长的脸上始终看不到笑容。

      对此刘翠莲就在私底下不止一次跟顾向北说,她怀疑李主任正在跟丁长发闹离婚。

      顾向北不太信,但丁长发的表情容不得他不信。

      从家里出来,刚到胡同口,刘翠莲忽然道:“向北,你看前面那辆车谁的呀。去年春节前我好像看到李主任的丈夫丁长发就开着那种样式的小车。不会是丁长发回来了吧。”

      顾向北顺着妻子手指的方向去看,果然看到胡同口靠边二十几米的一棵槐树底下,停靠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宝马。距离较远,看不清楚车牌号多少。

      宝马车头朝向他们,驾驶室里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不知道是谁。

      “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顾向北边说,边和妻子朝宝马车走了过去。

      距离越来越近了,顾向北看清楚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女人居然是李槐花。

      司机正是她的第二任丈夫丁长发。李槐花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丁长发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拿着香烟再抽。一个劲地抽。拉长如马脸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糟糕。脸上不但没有丁点笑容,眼眸里似乎还闪烁着凶光。

      “果然是丁长发回来了。”

      刘翠莲拉了一下丈夫的衣角。

      顾向北道:“李主任不是坐罗大美女的车去县城了吗?怎么会...”

      刘翠莲:“谁知道呢。走,我们上去看看。”

      李槐花看见他们了,赶紧凑到丁长发跟前说了一句什么。

      丁长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看上去那笑容十分勉强,不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李槐花打开车窗,探出半个脑袋盯着他们夫妻道:“翠莲,你们刚回到家就出去呢。”

      丁长发趴在方向盘上看着他们,掐掉手里的烟头,冲他们夫妻善意地笑了笑。

      这次笑的比较认真,给人的感觉不再那么虚伪了。

      刘翠莲道:“哦,我们去买点菜,回到家才发现菜没了。不得不出来一趟。”

      李槐花:“那你们去吧。我跟长发回家了。”

      刘翠莲点下头,搀扶起顾向北去了镇中心的菜市场。

      丁长发从反光镜里看着逐渐走远的顾向北夫妇,说道:“李槐花,以后我们在别人面前别装了好不好,多累啊。我知道你是街道办主任,要面子,可是我呢。我一个生意人也很要面子啊。我也知道你的心离我越来越远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能换回来吗?”

      李槐花道:“丁长发,你别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你在外面借做生意之名干了些什么,我李槐花心里清楚得很。但是丁长发我告诉你,想跟我离婚没门。除非我死了。”

      拉开车门下了车。

      丁长发开车从背后跟上去道:“李槐花,我也告诉你,想不跟我离婚可以,但你必须承认,如果没有我丁长发赚钱养家,你闺女李可欣就没机会去省城读书。从李可欣读初中时起,包括她的学费生活费,哪一分钱不是我丁长发掏的。”

      李槐花冷笑:“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还是合法夫妻呢。你作为我的丈夫,我闺女的继父。你有赚钱供她上学的义务。丁长发,你别跟着了,回去冷静下来好好想清楚。只要你回心转意,我李槐花和可欣欢迎你回家。”

      哧溜一声,丁长发把车停下,不再往前开了。

      前面就是胡同口了。

      李槐花回头盯他一眼,一脸冷漠的笑容,走了。

      “李槐花,等着瞧。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丁长发的眼神变得有些凶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