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泽えみりtokyohot

      “提督提督,来,啊。”大海之上,翔鹤心满意足的给齐开进行喂食play。

      由于这次远征的突然性和仓促性,齐开的船上根本没有带够足够的补给。淡水还好说,船上还有剩余,用完了还可以稍稍偏移一下航线,去某些无人岛上弄一点,但是食物就很难办了。

      在大舰队整体还在大海深处航行的这段时间,齐开所有的食物都只能由翔鹤料理。料理的手段也非常的简单粗暴,刺身,各种刺身。

      由一众大战中两头跑,啥也没干成的潜艇们辛苦下海打捞,然后再由翔鹤大厨辨别,料理,仅仅十天的时间,齐开就感觉自己已经吃刺身快吃吐了。

      期间虽然偶尔有一些鲸鱼路过被刮下来一两块肉做过路费,但总体来说都是鱼。

      都是鱼。

      就算是哺乳类的鲸鱼那也是鱼。

      齐开开始讨厌吃鱼了。

      “这次的鱼可是我精挑细选的大金枪鱼的中腹,虽然没有酱油做调味有些可惜,但是这样才能体现出他原本的美味啊。”翔鹤说着,笑眯眯的把一小块腥红的鱼肉递到齐开面前。

      起初真的还可以,即使齐开不懂什么鱼啊,什么部位啊,什么肉质啊巴拉巴拉,但是这肌肉和脂肪相辅相成的美妙口感齐开还是吃的出来的。

      但是连吃十天,齐开开始怀疑自己的胃是不是要出问题了,等到了纽约让彼得那的医生检查一下吧,看看胃有没有问题,顺便有没有寄生虫什么的。

      “行了,提督已经吃饱了。”在翔鹤背后,阿尔及利亚面无表情的说道。

      翔鹤脸一黑,嘴巴微微一撇:“提督有没有吃饱,我这个厨师最有资格发言。”

      “你可拉倒吧。”一旁的大青花鱼哈哈笑了笑:“你回头看看提督的脸。”

      有一说一,齐开的脸色确实很差。

      晕船,晕船药,之前和高桥奈奈子战斗留下来的伤,还有肩膀上被马飞开的洞。

      齐开现在可以说真的是伤痕累累,而且还好巧不巧的因为饮食的原因,营养不良,伤势愈合的非常缓慢,就拿齐开最开始被高桥打肿的眼睛来说,到现在淤青也没有消退,甚至还隐隐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样不行,恐怕得先找个地方落落脚。

      齐开有些虚弱的摆弄着蝠鲼背上的屏幕,想着给大舰队寻找合适的落脚点。

      可是哪里合适呢?

      自己这次出门,虽然大部分黑海舰娘都暂时和自己分开,回港入渠修整,但是绝大多数低级黑海都被他带了出来。

      这放在历史书上,可是可以和东岛保卫战等齐数量的低级黑海。就他们这样一个规模,走到哪核辐射污染到哪,别说上岸,就是稍微靠近,沿海被人类净化的蓝海也要重新涂上黑色。

      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上哪找落脚点啊......

      齐开头疼的想着,意识开始模糊。

      由于长时间坐船,齐开可不准备一直硬挨晕船,所以晕船药几乎没停过,这也就导致他的精神状况极度不好,虽说不是24小时全天都在睡觉,但是睡个15个小时左右还是有的,而且即使是清醒的时间,齐开的精神也是昏昏沉沉的,极度萎靡。

      更可怕的是由于长时间,大量的睡眠,齐开开始头疼。

      为什么睡觉睡多了也会头疼啊。

      听着耳边翔鹤和大青花鱼的斗嘴,齐开的头更疼了。只是这痛苦的折磨,在萨拉托加轻轻一个眼神的示意过后,也就消失了,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不敢打扰齐开。

      或许说不敢有些不准确,因为舰娘们内心中真实的感觉其实还是不忍心。

      齐开捂着自己的额头微微苦笑了两下,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继续躺在萨拉托加怀里,一动不动,默默地忍受着,偏偏在这个时候,蝠鲼显示有通讯接了进来。

      齐开眼皮微微翻了翻,身子朝下挪了挪,从躺在萨拉托加怀里,变成躺在腿上,然后点开了通讯接听的按键,片刻后人类美洲最高负责人亨利·克林顿的脸就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原本以为自己至少能见到齐开的人影的亨利,看着屏幕中萨拉托加的上半身愣了愣,左右张望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在吗?”

      “我在。”齐开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我记得你的孙子快周岁了吧,怎么有空给他的杀父仇人通消息?”

      老亨利的脸色变了变,但随即就缓和了下来:“保证你的生命,让我的孙子将来可以手刃仇人,也是我这个做爷爷的责任。”

      齐开挑了挑眉:“哦,这么说,你是来资助我的?”

      亨利并没有回答,而是垂眸操作了一下,随后一张地图就出现在齐开这边的屏幕上:“这是一艘游轮,他正要从巴拿马出发,沿着南美西部海岸线向南前往秘鲁的首都利马进行修整,然后载满游客进行一场环南美洲的航行。”

      齐开闻言原本无精打采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意:“嘶...让我想想...你们应该是和七海对着干的是吧。”

      “七海是世界政府的下属一个编制,你的说法很有问题。”亨利很官方的回答道。

      “那我换个说法,七海是世界政府下辖最为庞大的一个体制,没错吧。”

      “是的。”

      “而你们一直试图致力于对七海体制进行改革?”

      “是的。”

      “那么为什么你们要帮助我,去完成的对七海有利的事情呢?”

      “你如果无法理解,可以暂时想象成如今的大海是一个三方混战的战场。”

      “我知道。”齐开点点头:“七海,黑海,政府。”

      “不,不是。”亨利摇头否定:“没有政府。”

      齐开眉心一跳,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头:“没有政府?”

      “没有政府。”

      行吧,终于知道为什么七海敢和整个世界政府叫板了,没想到自己的家族这么叼的,照这么说自己也算是名门之后了?

      七海,黑海,家族。

      这三方势力瓜分大海,而作为势力最为弱小的政府想要登上棋盘,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左右逢源,相互打压,借机上台。

      想到这里齐开不仅苦笑一声,转头看了眼大青花鱼。大青花鱼虽然看起来很小,但其实鬼精鬼精的,心理年龄比雪风她们都大,所以几乎一个眼神就明白了齐开的意图。

      在稍微靠近一下,记住了那艘豪华邮轮的位置之后,她就带着一批低级黑海航母转身朝着东方开始挺近。

      一旁的u557倒是有眼色,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第一时间就跟上了自己师匠的步伐,而u556则要迟钝许多......不对,她那不叫迟钝。这丫头被齐开当狗撸,舒服的已经四脚朝天睡着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做完这一切齐开才正眼看向亨利,脑海中不断盘算着什么。

      “你似乎对我的礼物有些不满意?”

      “换做是谁,被一艘游轮就给打发了都不会满意吧。”齐开耸耸肩,当然,亨利根本看不到:“之前东海的事还好说,你们好歹也算是付出了大力气,但这次你们想就用一艘游轮就让我帮你们把盘踞在美洲的这个东西给做了?”

      “伊莲公主号可是一艘价值超过10亿美金的朝豪华邮轮,他上面搭载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齐开翻了个白眼打断了亨利的自吹自擂:“就算我要邮轮,我也要一艘专门设计出来给几十号人用的,而不是这种设计出来给几千号人用的,如果有这规模你干嘛不送我一艘军舰?我觉得你们的奥丁盾级驱逐舰就蛮不错,送我两艘。”

      亨利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但最后还是耐着性子说道:“这艘轮船我们已经事先改装过,是专门为了服务世界最顶尖的富豪订制的,并不是那种面向贫民的邮轮。”

      “哦,来了来了,资本主义的丑恶嘴脸。”齐开继续嘲讽:“明明大海都不是你们的,还特意设计出这种只能供几十号人享受的船,该说你们是不知死活好呢,还是死不悔改好呢?”

      “但是据我所知,阁下也是这种制度的收益者不是么?”

      “对不起,请你不要这么侮辱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齐开出言纠正道:“我这叫暂时为广大的人民群众保管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等战争结束我会将他送还人民?”

      送还?送还一艘被黑海盘踞多年,从上到下全是核辐射的邮轮给谁用?

      亨利继续耐着性子,拼命忍耐:“船上我们事先已经用帮忙送货的理由,塞上了很多生活必须的物资,还有一些各个方面顶尖的人才,比如医疗......”

      “算了吧,这些人去了夏威夷根本活不过一个月。”齐开翻了个白眼:“给他们留条活路吧。”

      终于,亨利叹了口气,决定放弃政府安排给他的,最理想的结果:“所以,您想要什么?”

      见亨利终于准备把这次交易的低价掏出来,齐开才笑笑准备接话:“一口价,我要十艘奥丁盾,一艘最新的阿福核动力航母和......”

      “这不可能!”亨利立刻出言否决:“不说军舰是否出售,阿福级航母政府也仅仅服役三艘!”

      “那不还有一艘刚刚结束栖装的企业号么?你们也别训练了,直接拉夏威夷去吧。”

      亨利的脸当场扭曲成了一团,要知道任何一个型号的核动力航母那都是几百亿几百亿美元砸,前后砸了几十年才砸出来那么十艘左右,齐开这倒好,当场就要走一艘,而且还是基本建成的一艘。

      “我不同意。”亨利摇头坚定的回复道:“就算我同意,政府也不可能同意。”

      齐开撇撇嘴,反正无论政府是不是出钱,他都要去百慕大,怎么捞都是捞,不如捞一手狠的,更何况自己现在最头疼的问题已经解决,剩下的怎么着都无所谓了。

      “一口价,十个奥丁盾,一个阿福,买百慕大那群人类的命。”

      “这不可能,你我都清楚你百慕大之行势在必行,我们只是......”

      “我无所谓啦。”齐开打断了亨利的话:“反正对我来说,打退他们就好,弄不弄死,沉多少舰娘,都是顺手,想的话完全可以和前不久的联合舰队一样,让他们毫发无伤的回去。”

      “你......”亨利一滞。

      “就这样,挂了。”齐开说完,不等亨利回话就关闭了通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