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的鲍鱼P

      王直几人也被爆炸的余波震的跌到在地,还好几人离爆炸点较远,没有受伤。

      看着前面倒在地上满地的尸体,几人来不及庆幸自己还活着,急忙起身绕过街道中心,迅速跑向大使馆。

      在距离大使馆不远的地方,王直和冷锋又救了几个被困的贫民和华夏游客。

      来到大使馆门外,就见到五六个红巾军站在一辆翻到的汽车旁,堵着进大使馆的大门。

      王直对冷锋说道:“马上就要进大使馆了,我现在的身份不好进去,门外的红巾军我来收拾,你们进去。”

      说完话,王直见冷锋似乎想和自己一起行动,于是伸手按住他说道:“我去、你留下!”

      冷锋犹豫了半晌,才将手里的枪和弹匣递给王直,冲他点头说道:“小心点!”

      王直接过手枪、弹匣点点头笑道:“没事,几个小杂鱼而已!”

      说完,快速冲出躲藏地点,跑向侧面远处。

      以现在王直20米/秒的移速,几个红巾军只看到人影一晃就看不到人了。

      一会间,左手边三十米处就传来枪声,最左边的黑人就连中两枪倒地身亡。

      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枪声响起,一名女红巾军和另一人也先后倒地,最后两人吓得抬枪冲王直的方向一阵扫射,可惜王直已经转移了藏身地点。

      “咔”、仅剩的红巾军低头去看手中的枪,想要换弹匣的时候,远处传来连续四声枪声,他两也倒地死亡。

      这时大使馆里冲出一队黑衣驻军,各自占领好狙击点,一个中年人随后出来,正要说话,却看到几个红巾军倒在地上,来不及多想,忙叫躲在车后的冷锋众人进入大使馆。

      冷锋站起身朝王直离开的方向看了看,才转身进了大使馆。

      心里默默的祝福道:兄弟,祝你好运!希望有再见到你的一天!

      “叮,完成支线任务*2,获得技能点*1。”

      而此时离开大使馆的王直迅速撤离了交战区,在路边找了一辆越野车打开导航向‘圣佛兰华资医院’开去。

      为了救陈博士他们,王直只得提前于‘老爹’雇佣兵到达前埋伏好、杀掉那几个雇佣兵才行。

      来不及吃东西的王直、只得在车上郁闷的啃面包。

      一个来小时后,终于来到一片贫民区,这里住着大量的贫民和感染‘拉曼多’病毒的患者。

      王直没有进去,在通往这里的公路旁将车子停好。

      在车上考虑良久的王直、决定在公路边到草丛里埋设诡雷,自己就一个人,还不是大群雇佣兵的对手。

      只能想办法解决掉一部分人后,在利用自身常人2倍的身体属性慢慢磨死这群人。

      想好办法,王直从背包中取出手雷开始布置诡雷。

      对于拥有中级特种作战技能的王直来说,布置诡雷这种简单的操作自然是手到擒来。

      花了半个小时,诡雷布设好。天也黑了下来,看来雇佣兵要明早才能来了。

      布置一个简单的预警装置,王直倒在车座上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黎明时分,睡足的王直从车上醒来,下车伸个懒腰,活动一下僵硬的身体,拿出——面包和矿泉水吃起早餐来。

      于此同时,在撤侨舰船上,冷锋接下了保护陈博士一行华人和华资工厂华人安全撤离的任务。

      而‘老爹’也知道了陈博士的下落,双方不约而同的出发向‘圣佛兰医院’而来。

      早上10点过,坐在车前盖上的王直看见远处公路上扬起的漫天灰尘。

      王直迅速振起身,从背包里取出狙击枪架在车前盖上,瞄准前方的公路。

      虽然自己只有30米精准射击,但自己只是要阻止他们前往医院,只要打中车辆,为了安全他们也只好先消灭自己才能前往医院。

      很快,瞄准镜中,已经能看到前面越野车里、开车的红巾军士兵。

      深吸口气,王直瞄准开车的红巾军脑袋扣下了扳机,“啪”枪声响起,子弹击碎汽车挡风玻璃,击中司机旁的另一个红巾军的胸口。

      王直小声的咒骂一声:

      尼玛、这也差的太远了吧,瞄准敌人脑袋,却打中旁边人的胸口。这和冷锋比起来差距太大了吧!

      来不及多想,迅速连续拉动枪栓,扣动扳机将弹匣里的10发子弹、发射一空。

      取下空弹匣丢进空间背包,换上新的弹匣,继续瞄着他们。

      汽车在第一声枪响后就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乱哄哄的红巾军士兵毫无章法的下车躲到车后,后面车上的几个雇佣兵却打开车门,速度极快的隐藏到车后,举枪瞄着王直的方向戒备着。

      王直这会才开始仔细瞄准、露在车体外的敌人,瞄准,射击。

      “啪”、打中了汽车的后视镜,不气馁,在瞄准,开枪,打中车门。

      无奈的叹口气,王直念叨着“还是技能等级不够啊!还差一点就能升到高级了!”

      将阻击枪收进空间背包,取出M4拉上膛,继续躲在汽车后面瞄准敌人。

      几分钟后,雇佣兵们见敌人没有在继续开枪阻击,立即喝令红巾军士兵散开包围向敌人的方向。

      几个红巾军士兵战战兢兢的散开,端着枪猫腰向王直冲来。

      800米没遭到攻击、700米无事、600米还是没有听到枪声,几个红巾军立即大起胆子奔跑起来。

      很快,冲在前面的人触发诡雷,被炸上了天。剩下几人急忙停止前进,爬在地上。

      见红巾军被诡雷阻挡,几个雇佣兵对视一眼后,猫着腰向这边跑来。

      几个雇佣兵扑倒在草丛中,慢慢匍匐前进搜缩地上的诡雷陷阱。

      王直看着他们的动作,无奈的嘀咕道:雇佣兵就是专业,排雷的技能都点满了的。

      半个小时后,王直埋设的诡雷都被排除,距离自己的隐蔽点只有200米了。

      雇佣兵见诡雷被排除,吼叫着用枪口逼迫红巾军继续进攻。

      红巾军虽然怕再被诡雷炸死,但迫于雇佣兵的枪口,无奈起身继续向王直冲来。

      100距离,王直开枪射击,没有精准射击的加成,只能凭感觉射击,好在还是有三人被子弹打中倒地的。

      剩下的红巾军用同伴的死亡掩护,终于接近到王直50米的距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