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宅男福利

      昕玥想都不想就打断春桃,“别忘了我们今儿出门是干嘛来了,是给爹爹祈福的,赶紧走吧!”

      “哦,知道了。”春桃嘟着嘴,小脸满是失望。

      几人上了马车,继续往昭明寺赶路,虽说正阳街堵得厉害,但出了街尾就快多了。

      “好了傻桃子,等会儿到昭明寺,我给你买糖葫芦吃。”

      昕玥看春桃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春桃才十三岁,听到有糖人吃,眸光一亮,但很快的,小脸又再次垮了下来,“姑娘你没钱……”

      “……”

      好嘛这下轮到昕玥笑不出来了。

      一串糖葫芦能花多少钱?

      她好歹一长房嫡女,穷得连几个铜板都没有吗?

      春桃像是听见昕玥心声似的,呆呆望着她重重点了下头。

      “还是奴婢请姑娘吃吧!”

      说完还解下腰间荷包翻了翻,很快抬脸看向她惊喜道,“奴婢有六文钱,能请姑娘吃三串!”

      昕玥,“……”

      怎么办,她也好想调头回去找狗了。

      太心酸了。

      昕玥止不住的在心底吐槽。

      可今天出门机会难得,她是一定一定要去昭明寺一趟的。

      错过这次机会,指不定就没下回了。

      但那是一万两啊……

      诱惑力太大了。

      也难怪沈昕梦她们敢铤而走险。

      方才只是春桃蔫蔫的,现在多了个昕玥。

      沈昕然和沈昕如被这主仆俩的表情给逗乐了。

      “没事,今儿你们想吃啥,我请!”沈昕然抖着肩膀直笑。

      掩去些许笑意,沈昕然又接着道,“大姐姐那日被救上来之后,大太太去找祖母,说你寻短见之举是忤逆长辈,等你醒了定要按家规处置,不依不饶的,闹得最后祖母只能妥协,罚了你三个月的月例银子和抄医书。”

      昕玥听了无语。

      三个月的月例加起来不过三十两银子,值得周氏那么不依不饶的吗?

      不过比起身无分文,昕玥宁可去祠堂跪半天。

      路上沈昕然和沈昕如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她昏迷那两天府里发生的事,她听得有些心不在焉。

      马车紧走慢赶的,终于到了昭明寺所在的山脚下。

      昕玥的心跳渐渐加速。

      昭明寺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间,蜿蜒的石阶上来往着许多香客,大多是些妇孺女眷。

      待几人爬到寺前,已是气喘吁吁。

      昭明寺很大,除了错落有致的几座大殿外,寺外还吸引了许多小贩来摆摊,卖的东西除了香烛纸钱外,还有许多小吃和小玩意儿,宛若一条小集市。

      三姐妹进了大雄宝殿,恭恭敬敬地上香拜神给沈宗望求平安。

      当然昕玥没忘了给原身已逝的亲娘叶氏点了座长明灯,还是最小的莲花灯。

      毕竟她没钱,向沈昕然借的五两银子请的。

      她在心里默默向叶氏祝祷,眼下只是暂时借用她女儿的身体,等寻到机会一定会换回来,回头等有钱了再给换个大点的长明灯,希望她不要怪罪云云……

      办完正事,接着就是她们的自由活动时间了。

      沈昕然她们说要去逛逛小集市,昕玥婉拒了,说是要看看周围的风景。

      其实她现在最急着去的地方,就是天王殿。

      沈昕然只当她囊中羞涩顾及脸面,也就没有强求。

      天王殿和大雄宝殿离得不算远,走上小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殿门,昕玥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能不能回去就看这一遭了。

      春桃也感觉到不对劲了,觉得她家姑娘今天有些怪。

      姑娘居然让她在殿外等着,不许她跟就算了,还让她盯着牌匾不能动。

      昕玥深吸一口气,回想那天她是怎么走进天王殿的,好像是先迈的左脚……

      对……先迈的左脚……然后去跟小和尚领三支香点上……再跪在蒲团上拜拜……完了再起身把香插上……

      一切都如那天所发生的重演一遍,除了殿中那尊弥勒大佛相较于现代颜色暗淡质朴了些,没什么不一样。

      接着转身往外,迈过殿门……

      然而,昕玥跨出门槛,看到台阶下春桃在望着她,呆呆的,没有预期的紧张,惊呼,她瞬间心底凉了半截。

      直到走出殿门外台阶边,也没见着有什么东西从上掉下来。

      昕玥火了,抬头瞪了那牌匾一眼。

      一遍不行就再走一遍!

      可接下来昕玥进进出出地跨了好几遍门槛,都没有什么情况发生。

      最后气得她腿都不迈了,干脆蹦着跳着来几下。

      春桃,“……”

      派香的小和尚,“……”

      殿内外目睹的香客,“……”

      春桃满脸黑线,心想姑娘是疯了吗?

      这举动要是被老夫人知道了,铁定又要被罚。

      昕玥也被周围人的视线盯得脸火辣辣的,耳朵红的都快滴出血来。

      心底极为郁闷。

      算了,应该是机缘没到,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试了。

      就是不知道现代那边如今是什么情况,老妈会不会伤心,冬梅有没有找到她藏的零食......

      就在昕玥打算放弃,趔趄着脚步想要赶紧走出去的时候,她看到春桃双眼大睁,表情骤变,不由得心下大喜。

      “姑娘小心!”

      “哎呀我的天爷啊,那是什么东西!”

      “那玩意儿会动!”

      “吓死人了!”

      ……

      “呜……姑娘再不醒过来可怎么办呀……呜呜……谁能把它弄走啊……”

      “别看我,我可不敢。”

      “呜……姑娘太可怜了……”

      “快看!大姐姐她动了,要醒了!”

      昕玥感觉晕沉沉的,耳朵里钻进的嘈杂声让她感到很烦躁。

      大礼拜天的是谁在哭。

      突然脸上一阵熟悉的温热的触感拂过,接着凉丝丝的。

      “唔……冬梅别闹,让姐姐再睡会儿……”昕玥闭着眼下意识地摆了摆手,打算继续睡过去。

      “姑娘你可别再睡了,姑娘!醒醒啊姑娘!”

      “大姐姐!大姐姐!快醒醒!”

      昕玥感到自己被人一阵大力的摇晃,不由得抓狂大喊,“妈你烦死了,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嘛……”

      她气闷地睁开眼,便看到一双黑漆漆,圆溜溜的大眼睛。

      “汪呜~~”

      熟悉的奶叫声,熟悉的毛茸茸,熟悉的吐舌哈气。

      昕玥愣了一下,再狂喜着一把抱住眼前的小黄狗打了个滚儿,“太好了冬梅啊,姐姐终于回来……”

      了字还没说完,昕玥便意识到不对。

      一群人正目不转睛盯着她,身着古装,古色古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