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夜律的直播平台

      “我呸,爬上去我呸,还没爬上去就已经在烧烤架子上,等着被涮,到最后不知道谁吃谁,要不你去和那群巨蚁抢食物去。”傅兴安一听我无法操控,他自身也是慌了。

      “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怕的,爷陪你一起烤,再晚一点,山洞里面的氧气也会没的,到时候爷们也会变成香香的熏猪肉。”梦魇也不是小瞧他们,可毕竟说的也都是事实。

      傅兴安万万没想到,这话里有话明显有套啊,这件事还必须得听他们的。先想办法一起逃上去,等出去后自己再找机会逃掉,岂不是自己又会少几年牢狱灾。而再看鲍明诚那个蠢家伙,让他进去再关几年没事。

      傅兴安立刻态度发生极大的转变,眉毛略微上扬,露出他那经典邪气一笑,说,“你们得先把我和鲍明诚的绳子先解开。”

      “解开?”我也是好奇的一笑,“你们怕不是想找个理由跑掉!”

      见我不怎么相信,开始察言观色。

      “你们不把我绳子解开,那我怎样上去,难道还想把我丢在这里不成?”傅兴安油嘴滑舌的天赋又上头了,赖皮的又说,“丢在这里可不成,如果丢在这里,就算是我饶得了你们,可丟在这里的亡灵,怎样都不会轻饶得你们,反正一个字,我是赖上你们了。”

      我们也是很无力反驳,本以为这人很好对付,结果是我们大意了,比我们想象中要聪明一些。

      梦魇也只好顺带解开他们的绳索,宋明喆依旧在想出去的办法,一直处于沉思状态,毕竟这样完整的计划,得必须保证每一个人的安全。

      “这样吧!”宋明喆用掌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心中还略微迟疑,嘴巴可比自己老实的多,说。

      “用刀刻,在树上挖一个洞,然后借着洞的大小爬上去,实在不行在洞里面插个树枝,脚直接踩在上面也行。”宋明喆也是思考了半天,毕竟这无疑就在寻死,简直就跟无保护攀岩无差呀,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就会掉下摔死。

      我们也在那儿争论了很久,根本就无法解决。偶然发现那群虫子中,还有一部分在缓慢往上爬,应该是火抗吧,不然也不会冲出火堆。

      挪动?我看他它们是被催眠了。

      偶然片刻,那股催眠的远古乐声,又从树梢之上响起,而这次似乎比以前更加浓烈,效果也颇为比较震撼。

      我们双手捂住耳朵,根本就无法保证自己没有办法听不见。

      我们迷茫了,就感觉像被催眠了那样,拥有了像巨蚁那样的超凡爬行能力。

      我们无法控制脚上行动,就好像被操控了一样,是个傀儡。

      前面的火焰依旧在燃烧,朦胧中火焰居然熄灭了,记不清楚具体状况,只依稀感觉身体被一根根线给牵着走。

      我们随着神秘传来的镇魂曲爬上了巨树,随着巨蚁大军同往上爬,此时此刻我们没有意识,但可以模糊看清前方。

      就这样简单而又频繁的重复一个接一个动作,不停的往上爬,身边全是黑压压的一片。就连那前面,天空中恍惚间漂浮着的飞蚁,也随着方向向上不断漂浮向上。

      天空飘浮着零零散散的重影,没人想到这就是巨蚁的进化体—飞蚁,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催眠控制,我们根本就束手无策。

      不断的向前走着走着,在穿过一片漆黑又漆黑的地方,感觉往上是深不见底,往下便是地狱烈焰。

      感觉到树面很平整,就像走在路面,是模糊的没被撞到东西。试图有所挣扎,可却挣扎的不了,像是有根针扎在大腿以及全身,模糊的只剩光眩。

      下次缓过劲来,已经只剩下黑黑一片,没过良久,又被催眠入其中,犹如睡梦中的睡美人一般,醒来也是转瞬即逝。

      大约爬行了30分钟,依旧才觉察走了过半,远古神秘乐章催眠是每隔几分钟来一次,每当快要朦朦胧胧醒来时,却又被深深的种上了一道催眠。

      我很想找回自己,但又找不回自己的这种迷失情绪,恨不得立刻拍打脑门,把自己从这残酷的噩梦中拉出。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几个小时后抵达的顶端。他猜测的果然没有错,巨树连通着上坡地面,而地面的正上方却是之前被摧毁的道路中心。

      似乎是好久没见过阳光,把我的眼睛照射的很痛、很刺眼。

      在交通要塞的道路中心,好像被破坏的明显,一个巨大的深坑,把周围都吞并了很明显。直径很长,看不到有什么区别,不过更像是悬崖峭壁。

      但只有一颗连着地下近千米的巨树鹤立群雄,而在巨树的边缘,却是巨蚁连成的桥,让路人叹为观止。

      只可惜路面早已没有了当初的繁华,该撤走的人已经撤走,城市几乎是空城状态。路道上也许还有打翻垃圾桶的野猫野狗,但却没有乱扔垃圾的人类。

      拔地而起、不明而立的巨树,树梢上也是枝繁叶茂,此时我想应该是次日中午。

      我深深的被这阳光给唤醒,我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应光的存在,也许是这阳光唤起了我。

      也许我与这阳光有点故事,不过就我一人被换醒……其他人呢!

      我睁开双眼,从上而下俯瞰城市…

      我站的角度有点高,也不知脚下踩着什么,却稳稳的站在原地。

      此时场景很有震撼力,城市早已经沦陷为一片废墟。交通也早就在昨日下午,正式开始宣布瘫痪,旁边还有被异兽击飞的公交车,似乎被撞得有些惨烈,外壳还有一些灼伤。让我值得意外的是公交车保存略微完好,没有引燃油箱爆炸。

      有种想开玩笑的感觉:这车肯定是防爆车!

      旁边正巧有只巨蚁从我的背部抓住我,我顺势被他给压倒。我抬头一看,被眼前的巨蚁吓得肉麻。一个不可怕,可怕的是千万个,一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此近距离的观看,眼睛都比我的手大,我僵硬的狞笑了一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