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尤物雯雯同事聚餐

      CEO办公室。

      就只有两人,陆鸣直接揽着小女友的腰肢来到休息沙发坐下,忽然颇具柔恶趣味的坏笑道:“你说,你大哥要是知道他的亲妹妹现在就坐在死敌的大腿上会是什么感受?刺激不刺激?惊喜不惊喜?”

      惊喜?尼玛这是惊吓!

      安亦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片晌过后又带着幽怨的语气说:“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唉~~,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了。”

      “嗯,看来这些时日的调教,成果斐然,进步很大!”陆鸣笑呵呵的说道。

      “你还说!”安亦柔虎着俏脸直眉瞪眼。

      ……

      安氏集团总部。

      “天盛资本20%的持股比例到底对公司的控制权能产生多大的威胁?”说话的人是安氏集团的现任掌门人安祁隆,此刻公司的几名法务律师正在全面研究。

      “董事长,虽然安氏集团的公司章程规定,要达到30%的持股比例方能成为安氏集团的控股股东,但实际情况用不了30%也是有可能做到的。”为首的律师如是说道:“天盛资本有备而来,我相信他们在动手之前就已经吃透了安氏集团的公司章程漏洞。”

      外界都在传言,只要天盛资本第六次举牌成功,就能将安氏集团这家资产规模超过五千五百亿的巨无霸收入囊中。

      而30%的股份才能控制安氏集团的说法原于其公司章程第七十七条的引用,即,第七十七条,前条所称控股股东是具备以下条件之一的人:

      (一)该人单独或者与他人一致行动时,可以选出过半以上董事;

      (二)该人单独或者与他人一致行动时,可以行使公司30%以上(含30%)的表决权或者可以控制公司的30%以上(含30%)表决权的行使;

      (三)该人单独或者与他人一致行动时,持有公司发行在外30%以上(含30%)的股份;

      (四)该人单独或者与他人一致行动时,以其他方式在事实上控制公司。

      安祁隆顿时道:“继续说,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天盛资本手里的股权到底能对董事会产生多大的攻击力?”

      为首的律师翻阅材料文件,看了看之后便说道:“除了举牌到20%这部分股权,陆鸣手里还有天盛价值成长混合基金持有0.46%的股权,合计20.46%,如果理解它只是20.46%的权重以及影响力,则是表决权,特别是在累积投票制下的表决权的严重误读。”

      “股东会的表决权不是以全部公示股本作为表决基数的,而是以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股份作为表决基数的,加之与累积投票制,实际情况就更为复杂。”

      安祁隆一言不发的坐着闭上眼睛听着,律师不紧不慢详详细细的继续道来:

      “在判断天盛资本表决权分量时,我们已知的因素是投票人所持有的表决权,或者说所掌握的表决权数额,拟选出董事人数,而最大的变量就是股东大会的出席率,在此必须提及安氏集团自身股权的分散性,在我方与天盛如此接近的表决权争夺中,出席率是有着决定性作用的。”

      “通过安氏集团过往的历次股东大会的出席率一般在35%左右,不超过40%,扣除第一大股东以及管理层等关联方参会,其它机构股东散户参会率在15%到20%区间,这个数据也与一般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出席率基本一致。”

      “在天盛资本持股20.46%的情况下,本次攻守双方持有的股份总和略超过40%,以其他机构和散户参会率可以达到20%的峰值情况下,股东大会出席率最高可以达到60%,我们以60%上下区间的几个数据做出了相关的假设模型。”

      “我们假设所有非天盛资本持有的股份均作为天盛资本的对立方,那么在这种最大的不利情况下,对天盛持有的表决权、出席率进行了计算,”

      “从得出的权重结果可见,选举11名董事时,只要出席率在71%以下,天盛至少保证拿下4个董事席位。如果天盛再次举牌5%,则在65%出席率的情况下,天盛即可利用现有股份至少保证拿下5个董事席位,如果天盛能从市场预计将持股比例提高到30%,则在65%的出席率以下也能保证5个董事席位。”

      安庆路的脸色越听越难看,而律师又补充了一句:“此外,即使现在想要抛出‘毒丸计划’也不可能了,只要天盛的持股比例保证在18%以上,在65%左右的出席率以下基本还是能保证3个董事席位,何况‘毒丸计划’一旦提出来会直接把中小投资者这散户推向天盛资本,就算是天盛直接反对就能阻止方案通过,因为天盛已经超过两成比例了。”

      律师的解读让安祁隆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可以确定的是,天盛资本已经能够在实际上稳稳地拿下4个董事席位,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花费大价钱去二级市场拼那余下所谓成为控股股东的9.54%的股份?在不足30%的股份比例之下,既不受所谓的“控股股东”的约束,又能在场外悠哉控制,岂不快意江湖?

      安祁隆相信他能知道这些,天盛资本一定知道,甚至早就吃透了安氏集团的公司章程,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精心策划、思路清晰、有备而来的恶意并购,并且几乎已经在事实接近成功了。

      只要在下周,天盛资本再到二级市场扫一点货儿,把股东大会的出席率再上一份保险就完全足够了。

      安祁隆现在最怕听到的消息就是突然收到天盛资本的告知函,要求立即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并在大会上就重组董事会作出投票表决。

      双方之间争来争去的核心焦点,争的就是安氏集团董事会的控制权,只要控制了董事会,就控制了这家巨无霸集团。

      天盛资本现在的持股比例也许还不能轻松的做到在安氏集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安氏集团想要干点大事,比如定向增这种公司重大事项提案表决,天盛不点头就不要想通过提案,基本上算是拿到这家公司的一票否决权了。

      ……

      8月13日周四,今天安氏集团的股票开盘竞价以16.26元高开+3.49%开盘。

      开盘之后,其股价就一路震荡走高,安氏家族再一次被迫下场到二级市场扫货增持自己的持股比例,不到半个小时,日内分时线打到了今日定格的17.29元,涨幅+9.99%封死涨停板。

      安氏集团在连板跌停之后,迎来极端反转行情,根本就没有任何所谓的回调盘整,昨天直接就在跌停板上启动并封地天板涨停,今天再次强势的走出了第二个板。

      ……

      8月14日周五,开盘高开8个点后直接在五分钟内实现加速板涨停,涨停价来到了19.02元,涨幅+10.01%,安氏家族不惜代价的出手增持了。

      到了本周双休日,天盛资本完成第四次举牌之后,直接在周末表态,未来不排除继续增持的可能性。

      随着“安天大战”的控股权之争厮杀的愈发激烈,市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一些相关消息也被挖掘了出来。

      本周六爆出了一个大瓜就是天盛资本在今年上半年以8个亿的资金撬动接近30个亿的资金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获取了超过115个亿的暴利,引发资本市场和中小投资者一片哗然。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