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周年阅兵视频完整版

      “躺在你学校的操场看星空

      教室里的灯还亮着你没走

      记得我写给你的情书

      都什么年代了

      到现在我还在写着”

      如潺潺流水一般的歌声在南二环的天桥底下流淌着,来往的行人来来往往,偶尔有着三两成群结伴而行的妙龄女孩被歌声吸引,驻足在原地倾听。

      等看到演唱者干净帅气的长相后更是倾心不已,鼓足了气力给予演唱者最大的掌声。

      表演结束

      许东旭对着冻僵的双手哈了口气,朝着周围围观的观众鞠了一躬。

      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道:“谢谢大家,大家有…有什么想点的歌吗?”

      说着许东旭不动声色的将琴盒摆在了身前,里面零散的几张纸币意思不言而语。

      围观的观众一看,纷纷散了去,年纪稍大一点的还打趣许东旭:“大冷天的谁还待在外面听你唱歌啊。”

      也有几个小年轻,心许是嫉妒许东旭长得俊俏又弹得一手好吉他,当着旁边几个已经站了好久的漂亮女生当面大声讥讽道:“你看我就说吧,他待会肯定是要收钱的,我看这歌唱的也就还行,我有个学声乐的同学唱的比他好听多了,更别说比原唱了,差远了!走了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这个小年轻就招呼跟他一起同行的几个伙伴作势离开,好似生怕别人看不到他闹得动静一样。

      许东旭听到只是讪讪的笑了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样的事情他见多了,有的人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喜欢指指点点,等到让他非要出点力的时候这种人又蔫了。

      而他也早已经过了那年少轻狂的年纪了,现在的他只想在保持自己底线同时讨口饭吃,而这些观众则就是他的衣食父母,所以许东旭态度十分诚恳的对着每一个给予他打赏的人表示感谢。

      旁边,从许东旭一开始表演就一直观看的三个女生见许东旭没有再继续表演,一齐走向前,中间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女生,只见她摇晃着手机大胆的开口问道:“你唱的真好听,可以留个练联系方式给我吗?”

      女生说罢就遭受到旁边两个闺蜜的调侃,可以看出三个女生关系很好,短发女生被两人调侃的一脸娇羞,照她闺蜜的说法,搞得就像她明天就要和许东旭成亲。

      两闺蜜在见姐妹春心萌动,还在一旁帮腔打趣许东旭道

      “帅哥,你可得抓紧机会了哈,我们欣欣可从来没有对哪个男生这样主动过。”

      “就是就是,但不得不说帅哥你长的真的蛮帅的,而且歌唱的也好听,要不是欣欣是我姐妹,帅哥我们说不定也可以交个朋友哦。”

      “你们干嘛?讨厌死了。”

      被两个闺蜜夹在中间的欣欣娇嗔道,轻拍了下打趣自己的闺蜜。

      看着许东旭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期望。

      许东旭看着打趣的三人,礼貌的笑了笑,显然这样的事情他遇到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女人耍起流氓来还真没男人什么事。

      许东旭爽快的跟短发女生交换了练习方式过后,看着琴盒内那微薄的收入就已经心生退意,准备打道回府了。

      前面那人说的的却没错,大冬天的谁愿意受冻看他许东旭表演啊,他又不是个腕儿。

      和寥寥无几的几个观众告别后,许东旭谢绝了三个女生区咖啡厅里做做的邀请。

      一路上许东旭背着琴盒拖着音箱,连打车钱都舍不得花,是他真的不愿意跟三个青春靓丽的漂亮女生区咖啡厅里聊天吗?

      错了

      是他根本付不起几十块一杯的咖啡。

      摸了摸空落落的肚子,许东旭抬头看了眼两侧的饭馆和美宜佳超市,摸了摸空落落的裤兜,许东旭叹了口气还是埋头走进了超市,拿了一个面包一瓶水。

      他也想在冬天吃顿热乎的,但是条件不允许。

      叮咚~

      手机的提示音忽然响起,正狼吞虎咽的许东旭急忙喝了口水将干涩的面包咽到空腹中去,从兜里掏出手机看消息,前几天他联系了不少酒吧当驻唱,这些天他一直在等回复。

      但结果却让许东旭大失所望,定他睛一看原来是刚加上的那个短发女生发了个200块的红包过来。

      许东旭会心一笑,即使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领的打算。

      他也说不上什么,就是觉得有些膈应,或许还是他那该死的自尊心在隐隐作祟吧。

      很快那个漂亮的短发妹妹欣欣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刚刚走的太匆忙了,我还没来得及给你打赏呢。”

      “谢谢你唱了我点的那首《等你下课》,作为一个小小杰迷真的觉得你唱的很好,唱的有自己的味道,所以我擅作主张拍了视频,小小薄礼还请收下呐~嘻嘻OvO。”

      这也许是许东旭在今天之内感受到最暖心的时刻了,许东旭有些小骄傲的翘起了嘴角,他自认为他比网络小视频上的作秀歌手不知道好上多少,他觉得自己只是缺少了机会。

      说白了许东旭心底是有一点自命清高的,所以他不屑于舔着脸去委屈求全,像其他流浪歌手一样演出还要在自己琴盒上贴两张二维码。

      在他看来那像什么?像拿着碗的乞丐。

      就算他许东旭自认为是个流浪歌手,他也保持着流浪歌手的洒脱的风度。

      将最后一块面包塞到嘴里,许东旭坐在路边回复道。

      “我也是个杰迷所以就唱了这首歌,说起来应该是我谢谢你,谢谢你的认可,但是有一点就是红包还是算了,相逢既是缘分,当认个朋友了。”

      没一会儿,女生的消息就很快回复了。

      “哼~干嘛不收啊?”

      “你都说是朋友了,亲兄弟之间都是要明算账的,那我们既然是朋友了那你更应该收啊。”

      看着女生言语中透露着的傲娇还有那不合常理的诡辩,许东旭就立马打消了跟女生狡辩的念头,跟漂亮的女生你是讲不清楚道理的,跟聪明又漂亮的女生那你是不用讲道理的。

      所以在欣欣察觉到许东旭回复很敷衍的时候,善解人意的她就急忙转意了话题。

      “算了算了,下次我等你表演当面给你充电(某站用语)好了吧?”

      “对了,这个视频我想上传到网上可以吗,你唱那么好没有理由让我不跟别人一起分享啊?”

      许东旭答应了下来,对于漂亮女生的小请求他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

      女生在许东旭回家的路上不厌其烦的发着消息,许东旭也乐意在路上打发无聊的时候,和女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

      女生很聪明,但是在许东旭这个老狐狸面前却还是无所遁形。

      一番聊天下来,许东旭差不多相信前面这个女生闺蜜说的,她应该的却是有很多人在追求,但为人比较稍显高傲。

      和许东旭的交谈中,许东旭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属于这个女生的骄傲。

      通过聊天许东旭了解到,这个女生原来是附件某高校一名大二学生,恰巧正逢圣诞节,所以跟两个要好的闺蜜出来游玩。

      许东旭想了想,觉得这个叫欣欣的短发女生被很多人追求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能考上名校是个高材生,而且长的还漂亮。

      这种美女高材生谁又不喜欢呢?

      许东旭自认“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不现实的,电视剧能爱的海枯石烂的那种感情他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所以在欣欣问起他下次表演地点给他捧场的时候,许东旭则含糊不清的回复道:“还没想好,看心情吧。”

      这可把人女生给气坏了,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冷落啊。

      于是接下来这个生着闷气的女生欣欣都没有再跟许东旭聊下去了。

      而这个叫欣欣的女孩怎么也想不到,她下一次再见到许东旭的方式是有那么出人意料。

      因为最近天气的转变,许东旭依靠街头卖唱的收入已经微乎其微了,根本无法再继续维持他的生活了。

      为了生活,许东旭也不再寄希望于那虚无缥缈的酒吧回复,准备这次回家之后就好好准备准备,问朋友联系个工作,先渡过这段难关再说。

      至于这个叫做欣欣的女孩,许东旭也只是把她当作是自己滚滚人生中的一个过客罢了,他谢谢她的认可,仅此而已。

      过了最后一个红绿灯,许东旭就要到家了。

      挤在拥挤的人群中,许东旭抬头看着红色的指示灯在读秒,心里只求时间能够走的快一点,这样他就能够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然后躺在被窝里了。

      因为今天的气温着实让衣着单薄的许东旭难以忍受,他体质本来就不怎么抗冻,就等待红绿灯那么一会儿,许东旭都被冻的浑身打哆嗦,脸被冻得通红。

      南方的冬天不似北方的冬天来的那么大开大合,而是像刮骨刀一般一层伴随着寒风,让人从骨子里都觉得阴冷。

      “咿呀咿呀~妈妈”

      “这个大哥哥怎么脸那么红呀?嗬嗬嗬”

      许东旭闻声望去,一个扎着对麻花辫的小姑娘穿着大红色的羽绒服,正抬着肉嘟嘟的小手放在嘴边,看着许东旭傻敷敷的问道。

      牵着她小手的年轻妇人不好意思的对许东旭笑了笑,蹲下身刮了下小姑娘的琼鼻宠溺道:“那是因为大哥哥看到了鼻涕虫呀~”

      “哈?谁是鼻涕虫啊~”

      小女孩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着自己妈妈天真的问道。

      许东旭看着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笑了笑,从口袋里掏了张餐巾纸递给小女孩妈妈。

      准备用手一把,把小女孩鼻涕擦掉的妈妈看着许东旭递过来的纸巾一滞,随后礼貌的道了声谢。

      “鼻涕虫就是不懂得说谢谢的坏小孩啊,还不快跟哥哥说声谢谢?”

      “哈?”

      “谢谢,哥哥。”

      小女孩抬头看着比自己妈妈还高好多的大哥哥迷糊道。

      许东旭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一旁的小女孩妈妈看着这温馨的一幕也是泛起了温柔的笑容。

      指示灯由红变绿

      拥挤的人群顿时倾泄出去。

      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一辆失控的三轮车逐渐驶来。

      许东旭有意的放缓脚步走在小女孩身边,以免小女孩被拥挤的人群撞到。

      “散开!散开!”

      “散开!散开!有车来了!”

      不知是谁在大声喊叫,被挤在人群中的许东旭扭头一看,一辆颠晃的三轮车正朝着他撞来。

      拥挤的人群瞬间变得杂乱起来,被挤在人群中的小女孩和年轻妇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到人散了,三轮车距离母女俩也已经近在咫尺了,已经脱离了范围的许东旭猛然一回头,发现小女孩还在原地。

      许东旭他也不知道他那已经被冻僵的手脚哪里来的气力,还来不及想,他就下意识的冲了过去。

      “砰!!”

      许东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他眼前的一切如破碎的玻璃一般逐渐消逝,变得黯淡了起来。

      他只感觉好困啊,困到连睁开眼皮的力气也没有。

      呼~

      呼~

      呼~

      次日清晨

      陵城的早间播报插播了一则交通新闻。

      于昨日晚八点,南城区东升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据悉肇事者倪某因疲劳驾驶一辆载货的三轮车撞向等待正红绿灯的人群,造成一死两伤。

      据悉了解,死者许某在危难关头为救一对母女英勇施救最终伤者只是受到轻微擦伤而许某脑部遭到重创,最终抢救无效。

      让我们向英雄致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