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大神千人斩在线观看

      从地位上来说,陈子轩是根本无心去专门算计一个小小的伙计,那样显得不大度,金棒槌砸蚂蚁,有失身份。

      但一口气不得不出,同时呢,又有杀鸡吓猴的意思。

      动你靖海商行的一个伙计,明着整你,你却无可奈何,自己就该明白彼此间能量的悬殊吧。

      然后要你让一点份额出来,识相的,就该自动退让,免得遭到更大的损失。

      这是为人处世该懂的道理,靖海商行的东家听说是白手起家的海商,经验丰富,不会不明白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子轩认为,自己这边肯定立于不败之地,家里差遣的任务,很快就会完成。

      在香山县衙动手抓人之后,他停顿了三天,想看看靖海商行会不会找上门来服软,求自己这边息怒放人。

      结果并不令他十分意外,黄程在试探性的用银子碰了碰衙门里的关系之后,很干脆的弃子了。

      这一点令陈子轩很欣赏,觉得姓黄的果然是个老手。

      果断利落,毫无人情味,这才是商海老鸟立足的根本。

      他站在驿馆的房门前,滴水檐下三尺开外,一株海棠花开正盛,红灿灿的满庭飘香。

      手里拿着一柄新的折扇,扇面展开,陈子轩手书的“志在乾坤”几个字赫然醒目,字迹酣畅淋漓,颇有大家之风。

      扇子轻摇,凝视着海棠花,耳畔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

      调门熟悉,正是汉乐府的曲子。

      陈子轩踏出两步,站在庭院里,仰首向左侧望去,竖起耳朵细细的听。隔墙就是马湘兰的住所,弹琴的,必然是这位秦淮河头牌歌姬无疑。

      琴声悠扬,声声入耳,陈子轩脸上浮起矜持的笑容。

      听自己的诗词编上曲调从美人口中轻轻唱出,总是令人愉悦的。

      陈子轩心中一阵瘙痒,仿佛有虫蚁爬动,刚吃过不久的早饭在胃里带来舒服的饱食感,老话说,饱暖思那啥,自己是不是该过去墙那边了?

      这些日子以来,从南京到香山,鞍前马后砸金送银,花在马湘兰身上的钱财起码几万两了,却连一晚上都没摸进美人的闺房过,连拉拉手摸摸腿,都被对方巧妙的避过,那巧笑盼兮欲拒还迎的模样更令陈子轩抓耳搔腮不能自拔。

      马湘兰是清倌人,江南才子都想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却偏偏谁也不能得手,像一朵盛开在蜂蝶群里的娇艳牡丹,可观而不可得。

      陈子轩瞧不起那帮狂蜂浪蝶,也欣赏马湘兰出淤泥而不染的风范,觉得能摘下这朵花的,唯有自己。

      既然要摘,当然不能用强的,那样太没风度。

      要靠魅力,靠实力。

      陈子轩一直按捺压抑着,等马湘兰投怀送抱。

      他在墙根底下转悠了两圈,琢磨着今天该带美人干些什么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抬头一看,陈道同穿得像个财主一样,躬身进来。

      “少爷。”陈道同眼见头戴方巾、白衣胜雪的陈子轩如仙人一样摇着扇子长身而立,刺目得简直不敢靠近,于是间隔几米远就停下脚步,拱手道:“我已经联系好了,明日澳门红毛鬼总督可以跟我们见面,就在澳门大炮台里。”

      “好,非常好!”陈子轩笑道,扇子摇的频率快了几分:“有香山县衙和分巡道的信函,想必红毛鬼必然会和我们好好谈谈的。”

      “少爷说的是。”陈道同拍马屁:“少爷出马,指定马到功成!”

      “呵呵。”陈子轩眼望蓝天,闭目嗅一口花香:“微末小事而已,你若是肯动脑子,一样想得到。红毛鬼万里而来,所为不过利,只要利润依旧,他跟谁不是做生意?澳门说到底还是大明朝的,红毛鬼总督算得了什么?用朝廷来压他,他敢不听?”

      “是,是,少爷说的是,少爷七窍玲珑神机妙算,常人不及也。”陈道同竖大拇指。

      “行了行了,你我知道就行了。”陈子轩笑着道,迈步朝外走:“你下去吧,准备准备明天的礼物仪程,不要丢我们陈家的脸。”

      “少爷放心,东西都备好了,不会出错。”陈道同正欲退下,突然想起一事,促狭的笑道:“对了少爷,我来的时候听说纪大人今天开堂审案,犯人正是靖海商行那姓聂的伙计,少爷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哦?”陈子轩笑了笑,把折扇一拍:“纪知县动作却是快,你那里手脚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陈道同明白他指的什么,轻声道:“那两口子都得了好处,也知晓反水撒谎下场如何,绝不会在堂上乱说。”

      “话都教会了吗?”陈子轩提醒道:“过堂审案,堂威浩荡,别一哆嗦什么都忘了。”

      “不会,两人无赖之徒,早就习惯了,少爷放心。”陈道同道:“我在县衙对面的茶社定了个二楼雅间,等会去瞧瞧热闹。”

      “瞧热闹……”陈子轩把折扇在掌心里摩挲两下,侧头看看围墙,犹豫半息。

      “纪大人说,靖海商行没有服软,今日开堂就要当场判罚,打得那姓聂的小子屁股开花。”陈道同笑起来双肩颤抖:“场面一定很好看。”

      “走!去看看!”陈子轩将折扇一展:“带路!”

      陈道同忙不迭的伸手引路,两人一前一后兴冲冲的出门而去,庭院里海棠依旧、琴音未了,也顾不得欣赏了。

      过了半响,隔壁琴音渐渐消散,有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子脑袋在门口晃了晃,瞧见这边院里无人之后,又缩了回去。

      少歇,琴音又起,不过却低了很多,似乎弹琴的人在刻意压制。

      音色豪迈,竟是《笑傲江湖》的曲调。

      ……

      县狱里,颜思齐目送被牢头押送出去的聂尘背影,目光定定的皱起眉头。

      他看到,跟聂尘一起被带走的那个妇人,软踏踏的仿佛没有骨头一样,一点也没有前些天和牢头叽叽歪歪的活力,蓬头垢面,连脸都看不清。

      好像不对啊。

      颜思齐摸着胡子,不禁思量起来:没有杀人,聂尘的人偷摸进牢房干啥来了?留着妇人的活口,今天过堂不是照样会被定罪判刑吗?

      这年轻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