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的缓存路径

      再度睁开眼,依旧是熟悉的天花板。

      缓缓地从床上爬起后,唐泽看了看时间,发现依旧过了五点。

      大脑渐渐开始运转,逐渐让思维变得清晰起来。

      很快,唐泽便再度整理起了从昨天晚上到最近睡觉前的记忆。

      与清晰的大脑相比,熬夜后的脑袋时间越往后越迟缓,感觉回想昨天的记忆都有些模糊。

      “东洋火药库…好熟悉的名字…”唐泽皱着眉头嘀咕道。

      之前两次不是被外人打断,就是被困意缠绕,根本来不及去仔细想,而现在借助清晰的大脑,总感觉自己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不过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并不太好受,不过肚子传来的饥饿感让他不得不起身先去填饱肚子。

      不过就在路上他一边走路一边沉思之际,却突然听到了周围同事的谈论。

      “喂,你们听说了,米花町那边有个宅邸着火了,还有杯户町也有一个宅邸遭殃了”

      “听说了,而且听说起火的火势很猛啊,消防人员到达后火势都起来了,这年头真是不太平啊。”

      “先是炸药被偷,又是连续纵火犯,这下子咱们可要轮轴转了啊。”

      这些话语让唐泽不自觉放缓了脚步,而接下来却是佐藤美和子押着一位女犯人迎面走了过来。

      “哟,昨晚辛苦了,这是准备吃饭?”佐藤美和子见到唐泽后笑着打招呼道。

      “哎,昨天可真是够呛的,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唐泽叹了口,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个了,佐藤桑,你这边是…”

      “复仇。”佐藤美和子看着押送走的女人微微摇头,“她在黑川家宅邸杀人了,之后被毛利侦探找到了证据。”

      “原来是这样,那你忙,我先走了。”

      唐泽了然的点点头,告别佐藤后暗道,“毛利小五郎那就是个工具人,估计是柯南那小子找到的犯人吧…不过黑川家…”

      “黑川家!!?”

      下一刻唐泽猛然反应了过来,让他不自觉站住了脚步。

      东洋火药库、连续纵火犯、黑川家,这三点如同完全嵌合的齿轮,瞬间将唐泽那仅差了一丝的大脑激活运转了起来。

      这不是森谷帝二的案件吗!!

      东洋火药库不就是森谷帝二偷炸药的地方吗!!而黑川家的宅邸是开头柯南解决的一个案件,之后又被森谷帝二烧掉了。

      这下子终于想起来为啥东洋火药库那么熟悉了!!

      主要也是因为东洋火药库,就在剧场版的新闻里提了一句。

      大家都是看过后,知道有炸药丢了,八成是犯人干的的这个消息,谁会闲着没事去记丢炸药的地方啊!!

      而且第一部剧场版看的时间都很久了,这些背景板哪有主要剧情印象深刻。

      要不是唐泽二刷过这个剧场版,刚刚又有同事们无意间提到种种关键词汇,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将炸药被盗的事情,和森谷帝二联系到一起,

      还好自己提前想到了,不然的话就得等柯南挨炸后,铁路列车危机的时候,才能将这个案子和脑海中的记忆对上号。

      主要这是个现实世界,那些原来的背景板都会变成真实发生的事情,就比如搜查炸药派了上百号人马,在剧场版里也就提了一句话而已。

      但唐泽这边,可是切切实实的发生了,自然没办法跟那三言两语对号入座。

      不过既然知道了嘛,那就该好好谋划一下了,这可是一大笔奖励呢。

      想到这,唐泽嘴角不由一抹笑意。

      森谷帝二到时候是什么表情,可真是期待啊。

      ……

      “纳尼!!你有连续纵火犯的线索!!?”

      草草解决了晚饭后,唐泽回到三系立刻通告了这一消息。

      不是没想过上报搜查本部,但这些真实的情报,现在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的。

      所以仅仅是猜测,绝对是不会被重视的,这是所有体制都有的弊端,没法避免。

      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警部补罢了,人言轻微,还没有接手大局的资格,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指挥官也不可能任你指手画脚。

      当然,如果唐泽之后积累了强大的战绩后,还是会采纳他的意见的,至于现在虽然有名,但名望还不足以跨越这些限制。

      至少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服气,觉得唐泽只是走运的后辈罢了。

      人之常情嘛,社会就是如此。

      而三系毕竟属于嫡系人马,目暮警官他们对唐泽也天然有着信任。

      虽然连续纵火不像炸药被盗案件那么严峻,但同样也属于头疼的事件。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线索,也是求之不得的喜事了,目暮警官立刻召集了手下过来开会。

      “经过我的调查,其实被烧掉的宅邸是有规律的。”唐泽将吃完饭后,打印的资料发给众人。

      “这是…”目暮警官看到被烧宅邸的资料目光一凝,“所有宅邸的设计,全都来自于森谷帝二?”

      “对,被烧的水岛家、安田家都是森谷帝二的作品,这是两起纵火案件的共通点。”唐泽看向众人道:“我对设计也有些了解,所以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这件事。”

      “森谷帝二?你是说被烧掉的宅邸,都是那位霓虹数一数二的著名建筑师的森谷帝二教授的作品?”

      对建筑学有兴趣的白鸟任三郎立刻反应了过来,立刻开始翻看起资料,“这些都是森谷帝二早期的作品啊,和他现在的风格完全不同。”

      “对,所以才更值得关注。”唐泽点头道:“森谷帝二这样的著名建筑师,说是艺术家也不为过,但越是艺术家就在自身的领域有常人无法理解的偏执。”

      “你是说森谷帝二可能是纵火的犯人!?”白鸟任三郎一惊,旋即摇头反驳道:“怎么可能,世界上哪位建筑师,又会去破坏自己的作品呢?”

      “那可未必。”唐泽摇头解释道:“我研究过他的作品,早期的建筑都是不对称的,而到了后期却是统一的对称。

      这样风格的转化,导致他无法忍受之前作品,纵火烧掉的动机也说不定!”

      ————

      PS:水岛家、安田家应该就是之前被烧毁的宅邸,我在百科上看的,有错误请指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