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H漫成漫h

      两人在酒店呆了两天,期间王凌发现自己不用睡觉,照着残卷提示,坐在床上冥想,效果比睡觉好,精神力也有增长。之前已经是7级了,再升级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惊喜,王凌心里有些小期待。

      第一天上午,洛小出去过一次,到下午时有一个身高体态跟王凌相仿的人来找她。

      来人脸色苍白浮肿,双眼凹馅,头发稀疏,像是医院里的病人。他来了就在酒店住下,洛小施偶尔会过去跟他说一下话,像是在吩咐什么。

      到第二天傍晚,一个美容师过来,去的是那人房间,待了大概一个钟就走了。

      第三天早上时,洛小施跟那人一起离开酒店,往西边的杯木镇去了。此时男人的脸变了,变得跟之前王凌易容后的脸一样,穿的也是他的衣服。

      两人离开不久,王凌则带着狙击枪从酒店后门出来,也匆匆往西边去了。他已经去了易容,恢复了原来样貌。

      广丁镇往西就是杯木镇,过了杯木就是东桂管辖区域了。两镇交界处,一条公路连通两镇,路边有一小亭子,官方修筑的,方便人们在此处歇脚和等车。

      洛小施和那人一起进了凉亭,靠着柱子坐下,模样甚是警惕,像是在提防着什么。

      凉亭后面一棵大树上,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趴在树枝上,浓密的树叶很好的遮挡了他的身体。手中狙击枪,已然瞄准了凉亭中靠柱子坐着的那人。

      他一路暗中跟随,见得前面两人进了凉亭,知道时机成熟,才爬上树枝准备狙杀。

      柱子挡了那人半边身子,只露出半个脑袋,但这对于胡子男来说不算事,对于自己的枪法,他很有自信。

      噗!沉闷的枪声不是很大,火光闪现,子弹已然出膛。

      噗!

      像爆西瓜那般,凉亭里的那人被爆头,红白之物飞溅,人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成了!胡子男满意的爬起来,准备收起狙击枪逃离。

      ‘不许动。否则打爆你的头。’另一棵树上,王凌大喝一声,手中狙击枪瞄准了他。

      ‘你是谁?为何找上我?’

      这一刻,胡子男心里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也知道自己大意了,有人在另一棵树上他都没发现。

      ‘他就是你的目标啊,你盯了一路,这么快就忘了?’

      洛小施走过来,一脸自信微笑,宛如女诸葛。

      到了这个时候,胡子男还不明白的话,那他就太蠢了。一切疑问都解开了,他突然掏出军刀扑向洛小施,他要挟持人质,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逃掉。

      他动作很快,但是王凌手中的狙击枪更快,经过符文增幅的子弹,直接把他的脑袋打得粉碎。

      王凌是想制服对方问些话,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可惜对手困兽犹斗,那就算了。

      原来,王凌和洛小施在酒店时就密谋好了,找了个大病将死之人假冒王凌,就是要引出藏在暗处的胡子男。

      在酒店时,洛小施还找了美容师,将大病之人化妆成王凌易容后的样子。胡子男第一次见王凌时,王凌是易容的,所以在洛小施和大病之人出来时,他没有怀疑。

      王凌则在后面远远跟着,寻找隐藏在暗处的胡子男。待到对方开枪那一刻,王凌才发现他的位置,便有了刚才那一幕。

      ‘引蛇出洞,这计谋好是好,就是没人性。用活人当饵,想想也心寒。’

      王凌收起狙击枪,从树上下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他自愿的,我可没逼他。’

      洛小施白眼一翻,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说服他的。’

      ‘他只有半个月不到的命,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给了他家人一笔钱。’

      ‘都要死了,要钱干什么?’

      ‘他家人生活会好一点没。’

      ……

      反正是必死无疑,早一点晚一点已经没关系了,只是放不下的还是家人。临死前还能让家人好过一点,何乐如不为呢。

      ‘危险算是暂时解决了,但公会那边杀我的任务还在,相信很快有人接手。这是个恶循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王凌很奥恼,自从父亲死后,各种麻烦问题接踵而来。如今更是沦落到要逃亡,漫漫长路,要逃到何年何月,何时得了。

      虽然一路向西逃,但是他压根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向西,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谋杀父亲的最大黑手还没找到,害他蒙受冤屈的人也没找到,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找。

      ‘你没事吧?’

      注意到王凌脸色不对,洛小施有点担心,从初次见面开始眼前这个男子都给人阳光开朗的感觉,从未见过他这般彷徨无助。

      ‘没事,我就是不想逃了。’

      ‘不逃会死。’

      ‘有没有不逃又不用死的办法?’

      ……

      这一夜,洛小施失眠了,王凌那一句‘有没有不逃又不用死的办法’在脑海中徘徊。其实他的愿望很小,对很多一般人来说,这个愿望很简单就能实现,可是他不行。

      也是这一晚,她在手机上查了一晚资料,直到快天亮时才睡下,只因为那一句‘有没有不逃又不用死的办法’。

      将他逼成这样的,少不了自己父亲的一份功劳,洛小施叹口气,更觉得自己决定跟着他是对的。

      杯木镇因是边缘镇,经济发展稍有不足,但因为人口密度大,街道上倒也繁华热闹,人声鼎沸。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王凌和洛小施选择落脚在闹市中一家小酒店。

      房间内,洛小施叫了王凌过来,甚是正式,整的后者有点蒙。

      ‘嗯哼,你之前问我,有没有不逃又不用死的方法。我想了一下,查了一下资料,方法还是有的。’

      洛小施清清嗓子,慎重其事的说着。

      ‘还真有?什么法子?’

      王凌愣了一下,继而大喜,那只是他一句恼骚话,想不到她当真了。

      ‘是这样的……’

      听着洛小施说,王凌也渐渐明白过来。

      现在的情况就是,官方会一直通缉他,直到他落网。对付王家的幕后黑手也会时刻关注伺机出手,佣兵公会方面会源源不绝的有人对付他。

      要想一劳永逸解决这些麻烦,他有两个选择。

      其一是隐姓埋名找个隐秘的地方安身立命,暗中发展势力,待到势力足够大,也就可以立足。能力大了,找麻烦的人自然会百般顾忌。只是这种法子耗时很长,另外暴露风险也大,成功概率也低。

      其二便是想办法瞒天过海,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经死了,死了就一了百了,自然不会再有人追杀关注。之后要做什么,自然也就能放开做了。这个方法好是很好的,但是要满天过海做的人不知鬼不觉那就很难了,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切入契机。

      ‘法子就两个,你自己选一个吧,无论你选哪个,我都会跟着你。’

      法子是洛小施想的,她知道哪个更好,不过要下决定的是眼前这个男人。

      ‘我两个都选。’王凌想了想,作了决定。

      两个都选?洛小施皱皱眉头,随即明白了过来,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也明白了他心里所想。无非就是先瞒天过海,再安身立命。

      ‘你倒是聪明,安身立命强大自己,才是立足之本。’

      ‘我只是觉得,强大了才能翻身杀回去,找到害我和我王家的凶手。’

      ……

      王凌回他房间了,洛小施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她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要是王凌真的壮大起来,杀回去对上父亲,那她又该如何面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