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黄瓜视频等下载

      魏筝刚刚对南皇子只字不提,只是问过我会不会信任他。

      原来在魏筝心中也是怕我受伤,如果把这青色粉末放进剑里的事情真是南皇子的意思,那我必定要遭受一次背叛之痛。所以魏筝只是担心我不信任他,又担心这我会受伤到心灵上的伤害……

      不过,这件事情不是还没有证据吗……

      要是这把剑里的青色粉末,只是西域的铸剑师所为……若是那个铸剑师听闻南皇子需要定制一把宝剑,只是想要加害于二哥,而二哥只是恰好把剑送给了我……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只是推断而已。

      我长叹一口气,不论是何种结果,我都会接受。只不过此时,我就像是一孤身一人站在悬崖边,吹过来一阵风,凉遍了我的全身。

      何事都要充满希望,在我走进偏房之前,我想着一定要还给二哥一个清白,事后一定会让抓来那个西域的铸剑师,令他五马分尸。

      偏房里的年迈医师已经在等待我了。他看着我的神色有几分担忧,想必怕我中毒时日已久。

      我淡淡的笑了笑,仿佛安慰医师说:“你还没有给我看病,怎么就一脸担忧?万一我的身体素质很好,中毒也只是小事一说呢?”

      “先让我给您看一看吧。”医师帮我把脉。

      我有些忐忑的看着他,他的胡子都有一些花白。这位医师也是曾经给阿爹看过病的,我认得他。

      过了一会,他把手从我的经脉上移开。

      “怎么样?”

      “北公主涉毒不深,毒性好在只是影响您夜间的休息和脾气,伤过的身体,我给你开一些药就好。”医师的表情明显好转了一些。

      我也松了一口气,大概真的是西域的铸剑师想要害二哥。

      “谢谢,你把药给魏筝就好。”我交代医师,他冲我点了点头,和蔼地笑了笑。

      “请问……最近阿爹还好吗?”我对医师用了“请”字。

      “仪王最近的身体还算好,吃着调养身心的药,身体的确是加速衰老,所以最近常常嗜睡,让他多休息休息也有好处。”医师无奈的回答。

      加速衰老已成定局,不知道还剩几年的寿命……

      不过没关系,我一定会在之前找到别的彼岸使者……

      我谢过了医师就离开了,刚走出偏房,就看到了魏筝。

      “魏筝,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挂着笑容,并告诉他我的身体并无大碍,吃些药,到时候再给我的房间里加些安神香就好。

      “那就好。”魏筝脸上紧绷的神情也终于放松了一些。

      “快去给我把西域铸剑的名师抓来,一定是他干的,还妄想害南皇子!”我的笑容立马消失。

      “你怎么知道是他?”魏筝满是不相信。

      “既然医师说我中毒中得不深……”我的理由有些牵强,我想了想又对魏筝说:“阿筝,南皇子送我的那些首饰也别拆了,我有些舍不得。”

      “不拆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毒粉末?”魏筝在这件事上,语气加重了些许。

      “拆了就可惜了,就算有的话,我也不戴,对我有何伤害?”我满嘴都是侥幸。

      “是因为花空楼吗?”魏筝问。

      “什么?”我疑惑。

      “北公主,你变了……”魏筝失落。

      “哪里?”我叹息。

      “你教给侍卫们的道理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想要站在最高的位置上,就必须心狠手辣。你这些年给自己带上的面具,让众人叫你魔鬼,难道想要功亏一篑吗?”魏筝好像有些生气了。

      最近好像人人都因为我和花空楼的事情生气,难道真的是他改变了我的性情而我不自知?原来遇到爱情,也是一件坏事吗?

      “好了。”对于魏筝都微微生气的情况,我必须仔细思考。能让魏筝生气的事情,那就真的可能是我做错了。他只会想着让我好,不会想着让我坏。

      “我去叫人拆开那些首饰。”魏筝用呈命状对我说,然后微微低着头退下。

      魏筝哪里容得下有伤害我的东西存在……

      “唉……”我叹息了一声,踩着自己的影子,往寝殿里走去。

      近日确是梦境繁多,大概真是这青色粉末的影响。整夜总是一个梦接着一个梦而来,有温馨的、有可怕的……最奇怪的是,我昨夜竟然梦到了仪辰星。

      这个人早已经被我从心里拿掉了,可在梦境里,他还是小时候的样子,而我已经长成了现在的模样。我看着他拿着一个小型的皮球,在西殿的门口跑来跑去,脸蛋非常可爱,小小年纪就能看到未来十分俊朗的样子。

      在梦中,我甚至还有一点想要去逗他玩的心情。

      可正当他在西殿门口玩着小皮球时,他的身后延绵变成一片火海。那片火海离他越来越近,仿佛快要吞噬掉他,可是他的笑容还是明朗,对我一直笑着……最后他向我递来那个皮球,我还没有接过,他的身上就燃烧起了熊熊烈火,最后在我面前被烧成一堆白骨……

      我就冷眼站在西殿的面前,看着小时候的仪辰星被烧成了一堆骨头,又变成了灰烬……飘上了高高的天际……

      我不记得自己是否在梦中救过他,只记得他小时候十分可爱的模样,梦里我和他之间仿佛隔着一个屏障……仿佛在梦中我和他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那个屏障是透明色,隔着这个透明的屏障,我们就再无法相触。

      稀奇古怪的梦,一个接着一个。我苦恼地辗转反侧,清醒后又翻身起床,多点了些安神的熏香。

      天空刚破晓的时候,我就已经彻底醒来了。

      “失火了!失火了!西殿失火了!”我听到有人喊,听到有很多脚步慌慌张张跑过的声音。

      我以为我在梦境,掐了掐自己的手,却是现实疼痛的感觉。

      西殿失火了?

      ……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把那个一直想除掉我的人烧死不就好了吗?

      ……

      我听到有人喊失火的声音,又故意爬到床上去睡。可是翻了个身后,我又想起了夜里的梦……梦见小时候的他玩着皮球,在我眼前被烧成白骨灰烬的样子。

      “魏筝!西殿失火了吗?魏筝你在哪!”我朝着门口大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