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道

      程假在赵然住的公寓楼道下,接上赵然和赵懒懒,预言的物品有两样,需要使用两次小预言术。

      为这事,早晨上学的时候,小红娘汪汪汪闹了一顿脾气,和赵懒懒吵,和赵然撒娇,最后被赵然给硬劝着去上学。

      “赵然,真是巧啊,我没想到我刚发布任务,立马被你接受了。”

      程假假笑着道。

      “哦,是嘛。”赵然笑的意味深长。

      “肯定的嘛,我又不知道你会小预言术,之前还看你用过分身的超凡能力。”程假解释道,在接赵然之前,早已经想好了说辞,毕竟总不能说自己怕被抢积分。

      听到程假的解释,赵然眼睛一亮:“看吧,说漏嘴了吧,你怎么知道我的预言有关的超凡能力叫小预言术,是殷桃和你说的吧。”

      程假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嘴巴上,这都能说漏嘴,你是猪啊。

      “没有的事。”这事绝对不能承认,不然以后被超管局的人知道,算计新人,还怎么在超管局里混。

      “真没有,那我可要和殷桃求证一下。”赵然掏出手机,假装拨打殷桃的手机号码。

      程假一把抓住赵然拨打手机的手,尴尬的笑了笑,说:“是,我承认是有算计你,可哥们这不是有难言之隐嘛。”

      “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赵然收回手机,好整以暇,等着程假说他的难言之隐。

      “这不是上次和你一起挫败扑克会的阴谋,可最后倒好,好处都被你一个人得了,哥哥我也缺积分,这不没法子,才想到这个点子。”程假苦笑道。

      “你不早说,早说我也分你一点。”

      “一点是多少?”程假问。

      “你还是别知道的好,我怕你会后悔的,不过,你这个资深的超凡者,竟然也缺积分?”

      “你以后会知道的,超管局的积分比你想的有用的多,而且你知道的,我有孩子要养,除了瑶瑶,我还有一个儿子,他们都是服用过一份灵气的超凡者。”

      “你嫂子,我老婆韩章,还是一个普通人,每次让她服用灵气,她总是说‘你用了吧,灵气对你比对我有用的多,等你变强了,以后赚取积分的机会更多了’。”

      “就这样,一次次的,我现在都是服用过六份灵气的超凡者了,这次等攒够了积分,换了灵气,无论如何都要孩子妈服下灵气。”

      程假一口气说了很多,这些话藏在心底许久。

      赵然羡慕了,也想有一个这样的贤内助,怪不得常听人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韩章就是程假背后默默付出的人。

      “积分会有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吧。”赵然拍着程假的肩膀,安慰着他,又接着说:“先说说,这两件要预言的物品,究竟与案件有什么关系。”

      说起案件,刚才还有一些情绪波动的程假,脸色立马恢复到正常的状态:“这两样的东西是在凶案现场发现的,关乎一宗灭门惨案。”

      “被杀的是一家三口,父亲是死在门口,被捅穿了心脏,应该是在开门的一瞬间被杀的,死前瞳孔放大,像是遇到什么特别恐惧的事。”

      “母亲死在厨房,被凶手悄悄接近,抓起灶台上的菜刀,一刀封喉,死前挣扎有接触过凶手,狗毛就是在她手中发现的。”

      “女儿死的最惨,死前曾经被毁容,脸上都是被利爪抓出来的触骨的伤痕。”

      程假甩给赵然一份他小队成员拍下的案发现场照片,照片里死者死状其惨,照片旁边服附有程假幕后小队成员的猜测总结。

      凶手不是人类,更像是超凡宠物或者超凡动物,而龙城是城市,犯罪的更可能是超凡宠物,从现场的爪印来看,凶手是一种大型的超凡宠物,身形与狮子相当。

      调取的监控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但考虑到超凡宠物的身体结构,让他们能够不走寻常路,总能避开监控。

      一条路不同,只能从另一条路走,程假的手下把目光对准龙城的超凡者,他们在超管局有过登记,可一番查询下来,没有发现有与凶手体型相当的超凡宠物。

      事情一下子陷入死局,想破案不能靠寻常的破案方式,程假一下子想到利用超凡能力破案,这事早有先例。

      于是,这案件落到赵然头上,程假想借案发现场遗留的菜刀和狗毛,预言出与他们有关的东西,他们与凶手脱不了关系。

      换句话来说:他们就是凶手。

      车子停在龙城的市中心商务处,赵然没想到超管局在龙城的驻点竟然藏在这些高楼大厦,白领云集的地方。

      “开始预言吧。”

      程假把凶手遗落在现在的两样东西拿出来,摆在赵然的面前。

      赵懒懒今天的预言还没用于练习,她拿起桌子上的菜刀,启动小预言术,投影在墙壁上。

      墙壁上是一片马赛克。

      赵然知道这种情况代表着菜刀的主人已经死亡,他拿起那一小撮狗毛,启动超凡能力,同样投影在墙壁上。

      这一次终于有画面了。

      程假和他下手的目光,赵懒懒的目光,赵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画面中,凶手终于是要露出真面目了,然后他们看到一群流浪狗在垃圾堆里刨食。

      凶手竟然是流浪狗,如果他们信,不就是在说程假和他的手下精英是白痴。

      程假当时就凌乱了,被骗了,这是凶手故意留在现场的物品,以达到混淆视听的效果。

      他做到了。

      程假几次抓起喝水的杯子想砸在地上,但都忍住了,他是这群人的主心骨,他不能乱。

      就在这时,程假的手下小队有人闯进办公室,喘着粗气说:“又有一户超凡者被杀了,接到报案,我们去调查,发现死状与前一桩案子极其相似。”

      “有没有搜集到什么证物?”程假问。

      “有。”

      “是什么?”

      “一小撮狗毛。”

      程假一掌拍在杯子上,杯子终究是被保住,被拍的粉碎,与它一起粉碎的还有会议桌。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戏耍超管局,别让我抓住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