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人田

      吱嘎——

      房门闭合,朱竹清缓缓扭过脑袋,望向紧闭的房门,几缕乌黑长发覆在脸上,使得娇俏的面容,多了几分哀婉。

      一声轻轻的叹息响起,“我……该怎么办?”

      天很黑,月光也是暗淡。

      朱竹清坐起身,胸前的硕大一阵波涛起伏,随手将枕头抱在怀里,背倚在床头,将脑袋埋进枕头里,两行清泪滑下。

      渐渐地,无声地哭泣变成抽噎,然后是嚎啕大哭。

      她想起了被族人排挤的日子,虽然身为朱家贵女,但因为那残酷的传统在,所有人都不敢亲近她,唯恐惹到麻烦。

      毕竟,她与戴沐白相差各自的兄长(姐姐)数年,看不到取胜的希望。

      谁会为了一个必将死亡的倒霉鬼,得罪未来的星罗帝皇与皇后呢?

      所以,孤单的生活养成了朱竹清坚强高冷的个性。

      但,戴沐白那个懦弱的家伙竟然撇下了她,独自逃往了天斗帝国……就连一丁点的勇气都没有吗?连现实都不敢面对。

      朱竹清仍兀自努力着,并未因此选择放弃。

      直到上个月,林家公爵向她的父母提亲,婚约的对象正是武魂殿圣子,可以让她摆脱宿命的机会,就这样到来。

      然而,个性独立的朱竹清不愿轻言放弃,而且清楚婚约未必能成。

      她很排斥自己向武魂殿圣子婉转求欢。

      “不过,现在的我,一旦被圣子发现背后的印记,就更无可能接受我的吧?”朱竹清的美眸望向镜子,看到满脸泪痕的自己。

      “但是,我还是想去看一眼戴沐白……也许,他仍在努力奋斗着?”

      朱竹清心知自己与武魂殿圣子再无可能,便立即回到现实中,思考该如何与戴沐白齐心协力,摆脱身上残酷的宿命。

      至于日后能否结合,就看天意了……

      毕竟,两人大概率仍是败亡。

      一整夜,朱竹清都在思考着未来,接受了背上的纹身。

      ……

      翌日。

      “老大,我看到城主府有几个魂师往咱们这边赶来?”

      黑格尔倒吊在窗棱上,阴恻恻的说道:“不如让我和高斯图解决了他们?他们肯定是为了那个小姑娘来的,嘿嘿。”

      高斯图在一旁啃着烧鸡,抹了抹油腻的厚嘴唇,连连点头。

      “闭嘴。”

      闻声,两人都老老实实地不再言语。

      过了片刻,林琅天听到一阵上楼的脚步声,从冥想中睁开眼睛,转目望向朱竹清的房间,淡淡道:“不要自误。”

      武魂殿与星罗皇室本就暗藏杀机。

      打杀一个皇室魂圣,林琅天并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实质性的责罚,不过为了少些麻烦,便出口警告朱竹清。

      咚咚咚——

      一道黑影如风般掠到门前,打开门,黑格尔目光不善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不给出一个解释,我们可不会饶了你等。”

      门口,站着三人,魂力充盈。

      他们都未掩饰自身的魂力,甚至有意突显出来引起众人注意……三个魂师,分别是一名魂圣与两名魂帝,都很扎实。

      绝不是什么平民魂师能培养出来的。

      为首者一头金发,面容狂野,与被林琅天干掉的戴姓皇室有几分相似之处,感受到黑格尔的恶意,眉头不由紧皱起来。

      还未等他开口,身后的一个黑发男人抢先答道:

      “这位先生,我是星罗一等公爵朱家的长老朱自浊,同时也是多兰城的上将,这位是戴衡亲王,这位是多兰城城主。”

      朱自浊不失礼节地欠了欠身,话锋一转。

      “冒昧打扰,是因为昨日守门的士兵发现几位与我的侄女一同进城。所以我才会登门拜访,不知能否让竹清随我回家?”

      多兰城最靠近星罗城,有朱家的势力不足为奇。

      更何况,他们每次进城都是光明正大,没有让朱竹清隐匿身份,因此被找上也是很正常。

      黑格尔转头看向林琅天,寻求指示。

      “不必了,我会带她去朱家拜访。”林琅天淡淡道。

      林琅天的打算很简单,带着逃婚的朱竹清,有理有据地到朱家退婚,接着便是前往林家,与那些“亲人”断绝关系。

      闻言,朱自浊微微一怔,眯了眯眼睛。

      他能感知得出来黑格尔与高斯图的大致修为,不是他们的对手,而说话的那个人,听声音就知年岁约莫在二十岁上下。

      如此对比,双方的实力差距很明显。

      因此,戴衡亲王收到朱自浊的眼神示意,冷哼一声,不悦道:“怎么?你们还敢挟持我们星罗贵族?好大的胆……”

      声音未完,朱竹清急忙从房间跑出。

      看了眼刚好起身的林琅天,脸色大变,又转头对朱自浊说道:“叔叔,不用担心我,就按照他的意思,跟他回朱家吧?”

      听到门口的声音,朱竹清吓得连忙出来转圜。

      要知道,那个可怕的家伙,可是当着她的面,将戴姓魂圣踩爆了脑袋!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但如此猖獗恐怖的家伙,如果被朱自清等人冒犯,肯定不会忍气吞声,难免会爆发大冲突。

      这是朱竹清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透过朱竹清慌张的神情,朱自浊也敏锐的发现了问题,对着林琅天抱了抱拳,微笑道:“那我们就在家恭候您的大驾了。”

      “放肆,那我族兄的下落呢?!”

      戴衡亲王却是不依不饶,冷眼瞪着林琅天,怒道:“族兄一直在暗中跟随朱竹清,怎么会下落不明?发生了什么?!”

      房间里,火药味十足。

      一个魂圣,放在任何一个组织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更何况,星罗皇室更是以血脉为纽扣。

      戴衡亲王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让他的族兄死得不明不白,而他心里最大的怀疑人选,就是挟持了朱竹清的林琅天等人。

      “这……我从未见过……有人出现。”

      攥紧粉拳,朱竹清轻声回道。

      朱自浊隐隐发觉了什么,但出于幽冥灵猫武魂的警觉,他并未出声,静观其变。

      “放屁!我族兄怎么可能……”

      戴衡亲王话刚说一般,忽然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仿佛被恐怖凶兽盯上了一般,令他气血流速都凝滞许多。

      这股危机感来得太过迅疾,又太过霸道。

      以至于他都未发觉到危机的源头。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朱自浊见戴衡亲王的神色变化,心中一惊,知道屋子里有一个顶尖强者,连忙告辞。

      退出门口的时候,他苦笑着问道:“还未请教先生名讳。”

      “林琅天。”

      轰!

      在场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林琅天,脑袋中嗡鸣不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