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污:

      在一个指挥大厅中,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正对着之前监听天眼教众的胖子和瘦子训斥着,他旁征博引,从各个角度将两人贬低,由于言辞略幽默,这导致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听了,都对两人指指点点,发出笑声,把他们当成了紧张工作间的笑料。

      若只是这样还就罢了,他们两个在这里混了那么久,面皮也没那么薄,关键就在于笑他们的人中甚至有这两人暗恋的女孩,这让他们痛苦无比,无地自容。

      “行了,少说几句,证明手下人一无是处,能显得你很能?”一个中年人带着几个跟班走了过来,他左手后背,右手耍着一枚硬币,说话间,它像个银色精灵一样在他指间滚动,“这种事就不应该怪他们,无相者本来就不可能被普通人对付,他们只是派过去预警的而已,你不能因为保险丝烧了就怪它不结实,不是吗?”

      之前训人的领导,面对这中年人又变成了另一幅样子,只见他脸上带着三分严肃,七分恍然大悟,一副认真听取,积极改正地模样,“原来是这样啊,局座您说得真好,您不说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真希望以后能经常听取您的教育啊。”

      中年人觉得跟这假模假式的人说话很扫兴,两句话将他打发走后,招呼胖瘦两人跟上他。

      随着中年人经过,周围时不时传来热情地招呼声,他也微笑着点头回应着。

      “局长好!”

      “你也好。”

      “局座今天这身很有型!”

      “敷衍,我昨天还不是穿的这身?”

      最后他们来到一个会议室内,房间里的人在讨论着什么,十分热闹。

      一群没穿制服的人,对穿着安全局制服和警察制服的人们指手画脚着。

      “七古老大,您终于来啦,赶快帮我们拿个主意吧,外事部的人在捣乱,他们都说跟天眼教有协议所限,不让我们动手!”一个安全局的干部说道。

      “唔,虽然他们给了一些稀缺资源,让上面批准了他们进入国境,但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当初合约上说好,若对方遵守规矩,并在监视下行动,那我们不能对他们的行为有丝毫阻碍,还必须提供便利,但他们要是不原意遵守法律法规,脱离了监视,那必然就是要作乱,按协议,我们动手是理所应当的才对。”七古对一帮没穿着安全局服装的人说道,“现在我们这里有正式要忙,就不多招待大家了。”

      “替我送送客。”他对旁边人吩咐了一声,拍了拍那人肩膀,随后不再理这边,走到一帮在跟监控视频战斗的人身边问道:“怎么样了?”

      一个警察回答道:“原来那五个人没找到,但我们通过摄像头找到了五个体型相似的外来陌生面孔,我们把他们的长相跟档案库中的照片比,发现但凡长相相似的,都没有一个在三山市,所以这五个很有可能是伪装。”

      七古右手一攥,把那个银色硬币握在手心,“那还等什么呢,就以他们五个为目标找吧。“

      没一会儿,安全局的人们就找到了这五人从出现到消失的所有监控录像。

      当他们发现这五人的行动路线是围着南区兜了一圈后,跑步去了市中心时,在场的都紧张了起来。

      要知道,大爆炸惨案才刚发生没多久呢,他们生怕这几个邪教徒在这个敏感时期中,又在市中心搞出什么新的大事件出来。

      最终,在他们发现邪教徒钻进了一个居民区后,在场的警察们,有不少都长出了一口气,由于人数多,这些细小的声音会聚,变得很明显。

      “怎么,这小区有什么问题吗?”七古问向带着手下协助安全局行动的卡拉警长。

      “额,或许我们不用担心他们伤害市民了,相反,我们要做好他们全都死在里面后,怎么跟外事部门解释的准备。”卡拉警长下表情轻松。

      “这话怎么说?”

      “因为这个小区里住了一个第三博物院的人,能毫发无损生擒一队全副武装地三十多个佣兵,甚至面对‘历史真相’由‘收藏家’组成的安保队时,也能全身而退,他比天眼教的人更像是怪物。”

      ……

      东平转神戒备,仔细观察着逼近的三个敌人。

      这三个怪物中,左边的那个浑身覆盖细密的黑色甲片,头顶还往前支出了两条尖角,它没有手掌,手臂前方连接着的是两把笔直地臂长骨刀。

      右边的那个浑身红毛,身高两米多,强壮到畸形,手臂肌肉比东平腿还粗,跟遥比起来那就是比腰还粗了,整如一个大猩猩般。

      最后一个身上是白色的骨板,它看起来很合身,贴合身体弧线略作起伏,它的手部是两把大钳子。不过这个家伙最神奇的地方还不是钳子,而在于它原本眼睛的部位只剩两个窟窿了,也不知道它现在凭什么辨别方向。

      东平刚刚灭了他们的两个同伴,所以三个怪物现在对他很谨慎。

      但由于没看到具体细节,所以它们三个除了通过观察现场,知道东平力量很大外,并没有获得其他的有用信息。

      在这三个怪物小心翼翼逼近时,东平从容地从地上捡起两个五公斤的哑铃,当做武器。

      这次是敌人先发动攻击。

      左边那个怪物突然加速,化作黑影突进,当先左手一刀向东平的面门刺来,零点几秒后,右手刀在左手刀的掩护下,以更快的速度以短促之力直刺向他的腹部!

      由于东平一直开启着【专注】,所以立刻发现对方左手一刀是假动作,于是他头部只是大胆地微微一仰,让过刀尖,而左手则用哑铃挡在了对方右手刀之前。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在发现攻击失败后,根本没有拿刀尖跟哑铃没硬碰硬,一下就停止了攻击动作,闪身后退,显得进退自如。

      趁着东平应付骨刀怪物时,长得像猩猩的怪物也紧随其后,从右边一拳锤了过来。

      东平左边哑铃刚一挡刀,右手也握着哑铃迎向对方的拳头。

      骨刀刺哑铃会被物理“挫锐气”,而用血肉之躯跟金属碰撞只会更惨。

      这猩猩怪也确实没那么不智,只见他拳头突然张开,一只大手啪的一声包住哑铃的一头,然后用力拖拽,试图夺走武器。

      但由于哑铃的头比较光滑,不好使力,所以东平一拉哑铃就让猩猩怪脱手了,抢夺并不成功。

      东平也不是光挨打,在连挡两下后,他对着正前方探出钳子,试图攻击的白甲人就是一个正蹬。

      白甲人怕东平攻击的力量太大,立刻收回试图攻击的钳子,挡在腹部。

      这防御做对了,这一脚力量确实很大,蹬得它连退几步,直面鞋底的手臂外骨骼裂开了缝隙。

      随后,东平利用惯性,将两个哑铃像流星锤一样飞快甩了起来,两手忽左忽右,交替攻击着这三位,让他们找不到机会反击,只能不断后退躲避。

      在这几个怪物看来,他这种行为不过是浪费体力而已,根本无法做出有效杀伤,于是也就放任他胡来,不再冒险进攻。

      东平仗着体力好,持续了进攻了一分多钟,撵着它们在屋里团团转,最后突然瞅准它们分散较开之时,一左一右瞄准骨刀怪和猩猩怪,同时扔出哑铃,然后立刻冲向白甲怪。

      此时两个同伴正在躲闪哑铃,白甲怪孤军对敌,它伸出两个钳子,一前一后向东平抓了过来。

      东平一侧身,让过钳子,然后伸手抓住右钳后开裂的小臂外骨骼,用力一拧,那外骨骼上的裂缝立刻咔啪一声扩大,直至断裂。

      在一阵惨叫声中,东平直接拧下他的一只钳子!

      随后东平将钳子倒了过来,握住手臂,一钳子下砸到了白甲人脑袋上!

      钳子和白甲人的头部骨甲同时碎裂,白甲人顿时倒地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