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找女朋友用什么软件

      闻过野狼尿液的气味儿,就开始观察脚印。虽然大家都说记住了,但陈子荣敢保证,真见到类似的脚印没有一个人能分辨出来是哪种动物踩出来的。

      唯一表现‘突出’的还是彩雀,声称自己都记住了下次肯定能看的出来,只是她的话再次被大家给忽略了。

      对众人的表现骨狼和牙也说不上失望,道:“你们现在记不住没关系,我们也是用了好几年才学会的。”

      “但是有一点你们一定要记住,看到类似这种脚印一定要小心。只有大型猛兽的脚印是这种形状的,就算不是狼也会是别的猛兽。”

      众人连连点头,再次观察脚印,把这种形状牢牢的记在心里。

      后面骨狼和牙就不说话了,让一群小朋友自己观察脚印追踪。最开始这一段草木较少裸露的砂石泥土地较多,脚印明显大家还能追踪。

      大约五六十米后,来到一片灌木丛和杂草丰茂的地方,就失去了踪迹。

      陈子荣想根据杂草被踩踏的痕迹追踪,只是山谷里并不只有狼,还有许多其它动物。甚至因为猛兽都被部落的人给驱赶走了,这里的食草动物更多。

      草地上到处都是被践踏的痕迹,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哪个是被狼踩出来的。

      就在众人手足无措的时候,彩雀低着头不停的吸着气往左前方的树林里走。

      陈子荣一把拉住她,道:“你干吗去?”

      彩雀高兴的道:“气味,狼的气味往那边去了。”

      陈子荣没好气的道:“别胡说了,就算有气味也早就散了,别乱跑。”

      彩雀委屈的大叫道:“真的,我真的闻到狼味儿了,就在那边。”

      陈子荣并不相信,只是拉着不让她乱跑。

      一旁的骨狼和牙却露出惊讶的表情。

      骨狼来到她面前,问道:“你真的闻到狼的味道了?”

      彩雀重重点头道:“真的,就在那边。”

      骨狼道:“好,你现在带我们过去,走慢点,别散开了。”

      见到骨狼和牙的样子,陈子荣也惊讶了,这丫头不会玩真的吧?

      彩雀一点都不怯,带着大家往那片树林走去,每走一段距离还会停下来嗅一嗅调整方向。

      在临近树林的前方有一片砂石地,地表裸露着只有零星的几簇草丛。来到这里后彩雀欢呼道:“你们看,狼的脚印。”

      陈子荣赶紧走过来,果然发现了一排清晰的脚印,形状和刚才看到的狼脚印一模一样。

      如果说刚才他还是怀疑的话,那铁一般的证据摆在眼前,他不信都不行。还有骨狼和牙两个人的态度,无不表明她真的记住了。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惊讶,这丫头鼻子真这么灵?

      他忍不住会想起之前,自己每次穿错衣服她都能准确的发现,她自己说是气味不一样。他都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是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太熟悉的原因。

      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而是她真的有嗅觉方便的天赋。

      见到狼的脚印彩雀也更加的自信和得意,走路都一蹦一跳的,马尾辫甩的和风车一样。

      在即将进入树林的时候她又停了下来,左右嗅了嗅指着一簇灌木丛说道:“这里有狼的尿,味道比刚才那个浓。”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的嗅到那股尿骚味,陈子荣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他以为今天这场试炼将会是自己表演的机会,没想到彩雀先让他震惊了。

      骨狼和牙也非常的兴奋,看彩雀就像是看宝贝一般。只有他们这种整天和野兽搏杀的人,才能真正明白这种天赋意味着什么。

      牙沉吟了一会儿道:“现在回去还是继续?”

      骨狼说道:“继续,把狼找出来杀掉,让他们见识见识荒野的残酷,正好也看看彩雀的天赋有多高。”

      牙严肃的道:“但是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骨狼道:“就是一只老狼而已,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牙道:“我知道,但还是要小心。”

      骨狼道:“你跟在她身边保护她,我带着其他孩子。”

      两人商量好之后,骨狼再次宣布道:“现在我们就把这只狼找出来除掉,免得它祸害山谷。你们紧跟在我身边,千万不要落单。”

      听说要去杀狼,众小朋友都紧张起来,他们再无知也知道狼是什么东西。

      彩雀依然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举起小手道:“我带路我带路。”

      刚才在众人眼里她是傻大胆,现在则变成了勇敢无畏。只能说,优等生待遇是部分时代的。

      骨狼和牙也正想看看她的天赋到底有多高,当即就同意了,但两人也更加的警惕起来。

      牙单独跟着她,剩下的六个小朋友则由骨狼照顾,一行人慢慢的进入丛林。

      说是丛林其实就是一大片树林子,并不是那种高大的原始森林,里面的光线很充足。但这也带来一个缺点,灌木丛和杂草非常多。

      树木高大的原始丛林因为光线不好,灌木和杂草非常少,只有少数喜阴的植物存活。

      反而是这种不高不矮的树林地带,环境更加复杂,所以众人走的非常困难也非常小心。

      走了大约一两里,彩雀停了下来,捂着鼻子道:“好臭,这里的味道特别浓,气味儿往山上去了。”

      骨狼和牙点点头,道:“确实往山上去了。这里味道这么浓应该是狼经常活动的地方,它的窝应该就在上面,大家小心做好防范。”

      牙把彩雀拉到身边道:“你已经证明了自己,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了,你跟在后面别乱跑。”

      彩雀有些不乐意的点点头。

      骨狼摇摇头道:“玄阳你去看着他,别让她乱跑。”

      陈子荣尽管慌的心脏乱跳,但还是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彩雀顿时就老实了。

      牙一个人蹑手蹑脚的向山上走去,其他人则跟着骨狼留在原地潜伏。

      看着缓慢移动的牙,陈子荣更加紧张了,不一会儿手心就湿了。被她牵着的彩雀似乎很难受,使劲挣了一下。

      正紧张的陈子荣下意识的抓紧了她的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小丫头顿时就老实了,不过也委屈的噘起小嘴。

      很快牙的身影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等待才是最折磨人的。

      似乎是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一小会儿,忽然听到山坡上传来一声怒喝:“畜牲还敢偷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