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av

      测试场地中。

      第二台半药量的火箭发动机,在试车平台上的表现,则明显比第一台好很多。

      尽管喷口也出现了熔化迹象,却没有第一台那么严重,没有出现面目全非的情况。

      第二台发动机,在测试中的比冲,达到了860附近。

      这个比冲,是在配重下测试的结果,所谓的配重,就是在测试过程中,替代战斗部、航天舱、卫星的重量。

      黄修远和一众院士讨论一天,从目前的测试数据来看,以氮20为基础的固发,基本具备研发的价值。

      毕竟固发的造价便宜,而氮20燃料价格也不高,和液氢成本相差无几。

      更加重要的事情,是固发的技术比液发简单,众人的讨论意见,是近地轨道、中层轨道单级入轨;高层轨道固液联合。

      利用氮20的高比冲大推力,将大质量的航天舱,送入近地轨道300~1500公里,那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而到高层轨道,甚至登月任务,那液发还有一定优势,毕竟固发基本一点火,就是停不下来的节奏,除非研发出可控固发,不然固发在登月任务之类,基本没戏。

      18号下午,黄修远完成交流,离开了测试场,从秦岭深处返回长安。

      又是一路三十多个小时。

      一回到长安,他也没有心思浏览这个千年古都,看完蒋海霖的准备报告,便倒头就睡。

      11月20日。

      长安,凤城八路的城市运动公园东南角,也是政务中心的大楼。

      受邀过来的28个城市代表,以及鲁省的张广河,还有从北平赶过来的北控水务代表郑建国,都如数到场。

      尽管长安是东道主,但是这一次座谈会的主角,可不是长安方面,而是燧人公司一方。

      黄修远、蒋海霖、黄国同等人,在会议大厅的讲台上。

      由长安的庞浩然,代表东道主致辞,说十几分钟套话,才将话题转给黄修远。

      调了调话筒,黄修远也没有带稿件什么,就直接开口:“非常荣幸邀请到各位,我就开门见山了,这一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城市与水资源。”

      他先粗略介绍了华国各地的水资源现状,着重阐述了华北、西北、东北的情况,以及对于水资源的未来预测。

      “当前北方地区的水资源,已经出现了明显短缺,而各地自来水的水质,也因为工业污染、水源地减少,而导致净水成本高涨。”

      “作为一个华国企业,燧人公司研发了高效低成本的净水技术,给每一个民众提供干净健康的自来水,是我们一直在贯彻的理念。”

      现场众人尽管心里面不以为意,但是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还是响起了热烈掌声。

      黄修远将在场的表情尽收眼底,只是他仍然面露微笑,继续发言:“华国太大了,世界也太大了,单凭燧人公司,还是显得力有不逮,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让每一个人都可以使用干净的自来水。”

      “因此,燧人公司打算在国内授权两个公司,使用燧人公司的专利和设备。”

      现场为之一静,庞浩然、张广河、郑建国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毕竟拥有独门绝技的燧人公司,根本没有必要授权其他公司。

      就如同国内那些互联网大厂,恨不得垄断一切,干死所有的对手。

      “各位别高兴太早,我方是有条件的。”说完,他给了蒋海霖一个眼神。

      收到信号的蒋海霖,立刻带着几个下属,将一份份方案递给在场所有人。

      一时间,会议大厅内,只剩下纸张翻动声,除了燧人公司的人,其他人都在仔细浏览手上的计划书。

      其中心情最复杂的人,当属北控水务的副总裁郑建国了,北控水务和燧人公司可是竞争对手,他上个月,还亲自到了汕美、鮀城考察。

      根据内部消息,燧人公司和鲁省水务总公司的合同中,海水淡化工厂的自来水出厂价是0.3元每立方,这个价格绝对可以击垮所有的自来水厂。

      他仔细浏览着计划书。

      在计划书中,燧人公司将授权两个公司,获得相关的专利和设备,条件是每立方纯净水向燧人公司缴纳0.2元专利费,期限为10年,这称为专利一期;10年后,每立方纯净水缴纳专利费0.1元,期限同样是10年,称为专利二期。

      在这二十年的专利期限内,燧人公司的净水设备,通过租借的方式,提供给两个授权公司。

      燧人公司根据净水设备的年产量收费,收费标准为每百立方1元,无论设备是否生产,都要缴纳年租。

      另外两个授权公司,对于净水设备没有管理权,设备由燧人公司安全部统一管理。

      当二十年到期,燧人公司将允许两个公司购买这些设备,也不再需要缴纳专利费。

      不过在补充条款中,燧人公司有权知道授权公司的股份成份,授权公司的股份变动,必须事先通知燧人公司,获得燧人公司同意,才可以进行股份相关交易。

      如果授权公司,未经燧人公司许可,擅自变动股份,燧人公司有权利,单方面中止合作,撤回所有的设备和人员,并要求赔偿违约金。

      尽管条件苛刻一些,但是拥有自主经营权,这个诱惑相当大。

      郑建国一盘算,就算是这样,加上自来水厂本身营运成本,估计出厂价可以做到0.4~0.5元每立方,比起之前的技术,成本也低了一大半。

      只是他有些疑惑,现场的水务公司,就他们北控水务和燧人公司,根本没有第三个,那第三个合作的授权公司是谁?

      举起手来的郑建国:“黄总,我需要打一个电话。”

      “没问题。”黄修远笑着点了点头。

      急匆匆跑到隔壁的房间中,郑建国现在需要和集团总裁讨论这件事,尽快促成合作,拿下燧人公司的授权。

      北控水务,北平总部。

      总裁办公室内,正在处理内部事务的总裁张通,一旁的座机铃声突然响起。

      “喂!建国,你不是在长安参加座谈会吗?这么快就结束了?”

      电话对面传来:“张总,座谈会还没有结束,我是有要事需要和你商量。”

      “你说,我听着呢。”

      “是这样的……”对面的郑建国长话短说,将燧人公司的方案,以及几个重要条款的详细内容,描述了一遍。

      张通有些不敢相信:“你确定?”

      “燧人公司的创始人黄修远亲自承诺的,张总,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沉默中的张通,脑海中快速权衡利弊起来,这个合作有利有弊,总体而言,是利大于弊。

      同时他也多少猜出燧人公司的一些想法,立刻授权郑建国全权代表北控水务,尽快和燧人公司达成合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