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破解版下载给生活添点色下载

      回归自己的身躯之后,维其略感到一阵轻松,捏了捏拳头,仔细感受着体内涌动的全新能量。

      灵能如同一股细流一般自心口流出,按着一种奇异的脉络流遍全身,最终又回归于心口。

      站在原地闭目体验了一会儿,随后他睁开双眼,弯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传道书》,当他再想把这本书打开时,却发现自己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打开。

      维其略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看来目前自己是无法打开这本书了,应该是要符合什么条件以后才能再次打开。

      “会是什么条件?目前看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我还没有达到接受下一页知识的能力,所以才会无法打开?要不然不至于刚开始的时候能够打开,现在却无法开启。”

      琢磨了一阵,将这种猜测放在心底,维其略谨慎地抬头看了眼王座之上的诡异符号,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任何不适,就像是看着一个普通的符号。

      虽然还无法明白这个符号的含义,但是,维其略可以确信自己直视这个怪异的符号不再会受到负面影响。

      “唯一的变化就在于--灵能力量,也就是说,想要不受它的影响必须是拥有灵能力量?这一点的话待定,回到现实以后找个机会研究一下。”

      收回看向符号的目光以后,维其略转而重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一如他进入此地时,并无任何改变。眼见如此,维其略便不再打算停留,因为不知道时间的关系,万一现实中过去了很久,那么他就不太好向家人们解释清楚了。

      拿起了挂在脖子上的银钥匙,将体内的灵能力量注入其中。

      随着带着自己意志的灵能不断注入钥匙,其上开始不断地闪烁起光芒,当他感觉自己的灵能都快要被榨干的时候,手中的银钥匙产生了某种变化,维其略的灵性知觉被触动,某种宏伟的力量降临在这个世界,降临在了他的身上。这是他未体验过的,或者更准确的说他体验过,但他从前却无法察觉到这股力量。

      当维其略试着握紧《传道书》将其一起带出到外界时,却发现根本无法成功,一阵光华闪过之后维其略消失在原地,孤零零的《传道书》跌落于王座之前的草地上。

      等到维其略脑中的眩晕感消退,他发觉自己已经回到了他的房间之内,脑海中一阵阵抽搐,灵能枯竭让他的感受并不是太好。窗外的世界依旧一片黑暗静谧,维其略看了一下挂钟的时间,发现从他离开到回归并未经过太多的时间。

      “也就是说,两边的时间流速不一致,显然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要比那边慢的多。”维其略坐在床边慢慢思索起来“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传道书》无法带出来?应该不是无法携带物品穿越的原因,否则我这身衣服早就留在卧室内了。等恢复了之后,还是得实验一下能不能返回那个宫殿。”

      “还有一点,那些诗句肯定是代指着什么,得弄明白。嗯,首先得熟悉刚刚获得的灵能,再然后就是要找一个能够接触到这些超自然力量知识的圈子。官方的肯定不行,我自己的小秘密太多,那么就只有那种半隐秘或者地下的了。”

      想清楚了接下来将要怎么做以后,维其略便不再多想,因为灵能消耗过大的原因,现在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急需睡眠恢复精力。

      躺在床上的维其略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沉沉睡去,甚至可以听见轻微的鼾声,白月的光辉照进这幽静的屋内,轻轻地拂去旅人的疲惫。

      ……

      同一时间,同一片白月之下,奥特兰斯区,一处破旧的贫民窟内,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正艰难的向着门口挪动着身子,痛苦扭曲的面庞上满是鲜血。

      杂乱不堪的头发之下,嘴唇微微张合的喃喃:“好痛……好痛……妈妈……黛妮好痛呢……”

      而女孩的母亲此时却已经无法给予她回应了。

      一双冷漠的双眸自女孩身后的黑暗中浮现,一个面容冷峻的男子站在黑暗中,手里像是拿着什么。听到女孩弥留之际的喃喃自语,这男子面庞抽动了一下,默然不语,然后他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到女孩面前,将手中的事物放在女孩面前。

      这是一个有着奇怪纹路的墨绿色陶瓮,开口布满了紫褐色的诡异肉瘤,仿若无牙的口器,正在缓慢的蠕动着。

      男子俯身蹲在小女孩身边,他抚摸着女孩那肮脏杂乱的头发,嘴里轻声说道:“睡吧,睡吧。”

      女孩无神的双目看着面前之人,忽然,她怪异地笑了,这笑容混合着恐惧、痛苦、害怕,还有一丝期望。

      男子看到这个笑容,他知道这女孩的期望是什么,她在期望死亡能够给予她安眠与平静。但是,可能么?

      当小女孩呼出最后一缕气息之后,只见女孩面前的陶瓮猛然变的巨大,将她的身躯吞入,让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自诡异的陶瓮内传出。当一切咀嚼声在这宁静的夜里回归沉寂之时,原地只留下了混合着鲜血与碎肉的稚嫩骸骨。

      墨绿色的陶瓮嗡嗡作响,它在渴望着更多痛苦的血肉,就像是一个贪婪的豺狼,不知满足,不知疲倦的想要索取更多!

      男人从衣兜之内取出一个瓶子,从瓶中他拿出了一枝粘着些许水珠的翠绿嫩枝,将这嫩枝粗暴的塞进进瓮口内,陶瓮开始剧烈地震颤起来,瓮口的污秽肉瘤也猛烈地收缩进瓮内,不一会儿便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见陶瓮恢复安静,男人面无表情的抽出自己的沾满血迹手掌,接着他拾起地上的陶瓮,随后慢步走出这破旧的小房屋。借着从屋顶漏下的月光,在男人的身后,隐约可以看见两堆泣血的骸骨,一大、一小。鲜血自他的手掌指尖滴落,点点滴滴坠落于地面,就好似女孩和她母亲那点滴坠落的痛苦泪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