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进行时

      “你难道听不懂我说的话么?我说让你尽快离开这里,如果你再不听的话,就不要怪我出手不客气了!”

      他的容忍也是有界限的,虽然对这爷孙俩恶感不深,但是这样几次三番的折腾冒犯,也让陆恒心中怒意微起。

      云仙儿被陆恒声音里毫不掩饰的冰冷厌恶给惊得浑身僵硬了一下,随即心中闪过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她根本就没有被男人这样对待过,从小到到大的美貌给她带来的便利自然是不用说的,男人对她自然是带着天然的宽容。

      尽管云仙儿很是厌恶这样的感觉,但是却是实打实的清楚自己的美丽。

      陆恒还是第一个完全不被她容貌所影响...

      想到这里,云仙儿忽然想到了自己今日白天见到那个美丽女子,眼中神色闪烁了一番。

      哪怕是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位女子的貌美,或许哪怕是自己,也要自惭形秽的。

      不知为何,云仙儿心中闪过一抹不自在和涩意,她咬着唇冷哼了一声。

      “你尽管不客气试试看!”

      陆恒看着眼前养着脑袋跟个小斗牛一样的云仙儿,心中也是无言以对,不过他的耐性本身就是很有限的,可以说是所以的耐心全都给了妻女,对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耐性。

      云仙儿抿着红唇,抽出腰间的剑,摆出剑舞的起手式,随即身形一旋,就朝着陆恒闪了过来。

      云裳剑舞的特点就是灵活,速度快,只要技巧的运用足够娴熟,对手就根本摸不到她的身影。

      云仙儿这套云裳剑舞本身就不凡,再加上后来被陆恒传功,技法上和精巧上更胜一筹,此时就更加是缥缈无踪。

      与之上次比起来确实是进步不少,如今这套身份用出来,恐怕普通的四境实力者都难以捉摸。

      云仙儿,确实很强!

      但是可惜,她挑选错了对手,她选择的对手,是陆恒,这就注定了她必败!

      陆恒双手淡淡的背在身后,脚步都完全不动一下,就在云仙儿心中喜色起来,剑舞即将到达陆恒身上的上一瞬间,忽然察觉到自己浑身凝滞难以动弹了!

      “怎么回事?”

      不等她回神,就发现仅仅就是这么一个交锋的功夫,对方就直接破了她的云裳剑舞,她已经整个人暴露了出来!

      陆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疾如雷电的出手抓住了云仙儿的手腕,微微一折,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来,随即云仙儿脸色一白,手里握着的剑也掉到了地上。

      陆恒居然是直接掰断了她的手骨!

      云仙儿脸色发白,在那一瞬间剧烈的痛苦猛地席卷了全身,但她却是死死的咬牙忍了下去,半声都没吭。

      陆恒见到她这样倒是微微有些惊讶,“你输了。”

      云仙儿咬着牙说道,“是,我虽然输了,但是我仍旧不后悔骂你,你这种对武学轻蔑的人,根本就不配学武!”

      “学武之人不对武学有敬畏之心,算是什么?”

      听到云仙儿的话之后,陆恒顿时笑了起来,神色淡淡,“武学算是什么?这话难道你不应该在找我之前先问问自己么?”

      “于我而言,武学确实不是什么需要敬畏的东西,因为他就像是我的朋友一样,我利用他来强化本领,保家卫国,有什么错么?”

      “我是兵,不是个哲学家,这些东西不需要我去考虑。”

      徐培森恭敬的行了个军礼,站的笔直笔直。

      云仙儿怔住了,呆呆的看着陆恒,“你...”

      陆恒随手放开了云仙儿,淡淡的说道,“走吧,走远点,今天这件事情我就当做不知道。”

      云仙儿看着陆恒神色平静的身影,脑海里面嗡鸣了一声,忽然就有着一股子羞耻感猛地涌了上来,这种感觉来的猝不及防,却是让人心中悸动无比。

      她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羞耻,仿佛自己来找陆恒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种深深的错误。

      井底之蛙?分明她才是!

      陆恒的强大早就超出了她能想象的范畴。

      七境?八境?九境?或者是更高的她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云仙儿不敢相信,但是她的脑子却是在告诉她,这是有可能的!

      ...

      次日。

      陆恒跟着苏雅婷一起到了竞标会的现场。

      为了避免跟父母撞上,苏雅婷还特意带着陆恒饶了路,跟父母分开不同的时间到达了现场。

      因为这次的竞标会是面向整个江城的企业,所以进入的门槛实际上并不算是特别高,难的是在最后的竞标之后作为顶级竞标者被请到包间里面。

      这才是最终意义上的真正竞标,能够走到最后那一步的人,都是有能力出的起价格,真的是冲着这个地皮来的。

      像是苏家这种家族,其实主要就是为了来参加这次的竞标,见识见识这场宴会罢了。

      苏父和苏母自然也是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资格。

      苏雅婷到了现场之后,还在暗中交代陆恒,“你记好了,这次来这里的人各种各样,你注意点,毕竟你之前的身份很敏感,难免会遇到那种人,能不起冲突的就不要起冲突了,万一惊动了竞标会的主办方就糟糕了。”

      晨晨早上就被送去上学了,随即两人才一起来了这场竞标会的现场。

      听到苏雅婷的话之后,陆恒无奈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陆恒的性格自然是人不犯我不犯人,别人如果不主动招惹他的话,他当然也是没那个兴趣搭理人的,但是如果别人触犯到了他的底线,他也不是软柿子,任由别人搓扁揉圆。

      苏雅婷哼了一声,怀疑的看了陆恒一眼,“你最好是这样,我告诉你,要是在这场宴会之中再惹出事情,可没人能救你。”

      陆恒摸了摸苏雅婷的脑袋,温柔的说道,“放心吧,我回来是来保护你的,当然不会需要你保护我了,该做的事情,我都会做到的。”

      苏雅婷脸色微微一红,抿着红唇,俏脸粉嫩,“走开,整天就会说这些话哄我开心,油嘴滑舌的,少贫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