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局中局

      在确认两人离开之后,老者对女接待员吩咐道:“以后如果再发现有仇家之人来此务必好生接待,这个仇家一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他又充满期待的暗自说道“如果我们能跟仇家打好关系,仇家崛起之时,可能会给我们重返家族的契机。”

      “恭喜长老,回族有望。”女接待员一脸诚恳的恭维道。

      “您交代的吩咐,我都已经记下了。”女招待员连忙点头答应道。

      城东,仇府中仇永乐看着仇永晨充满无奈的说道:“晨弟,这次你有些鲁莽了。”

      仇永晨不解的看着自己这位族兄问道:“永乐哥,我觉得成为星河商会的客卿对我们来说利大于弊。”

      仇永乐摇了摇头说道:“当初族长突破筑基之后星河商会曾经送给族长一枚普通会员令牌,那枚令牌现在就在太苏族叔手中,想要打折,你不必非要成为客卿的。”

      “这个普通会员令牌是什么,他能打折吗???”

      “对,会员是星河拍卖会拉拢的一种手段,根据一些高等修士修为的高低给予一定的折扣,总体分为普通、青铜、白银、黄金,四种令牌分别对应修炼境界筑基、紫府、金丹,而黄金令牌的发放则有两种方式。”

      “第一种,你的修为至少达到紫府期,累计消费2000万灵石以上。”

      “第二种,只要你修为达到元婴期,星河商会就会迫不及待的将黄金令牌献上。”

      “不过至今也只有苍天宗和星极门两大势力拥有黄金令牌。”仇永乐解释道。

      “乐哥,那我这客卿的令牌与会员有什么区别吗?”仇永晨好奇的问道。

      “客卿令牌分为普通客卿、高级客卿、客卿执事、客卿长老四个等级,与会员的主要作用是相同的,那就是商品打折。”

      “对应四个等级,分别给予九折、八折、七折、六点五折优惠。”

      “卧槽,我居然被忽悠了。”仇永晨闻言立马醒悟,怒骂道。

      仇永乐也皱了皱眉无奈的说道:“本来我们从据点中拿着族长的令牌也可以起一样的作用的。”

      “不过晨弟你也不要气馁,客卿有一重要功能是会员所没有的。”

      “星河拍卖会的客卿一般是一些炼丹师、炼器师、法阵师等,这类人空有一身修为战力不会太强,所以这人会成为一些修士打劫的对象。

      因此星河商会规定,当客卿平时特别是遇到麻烦时可以向星河商会申请雇佣保镖,不过也要付出相应代价的。”

      仇永晨面色一喜问道:“我可以雇佣紫府境的保镖吗。”

      仇永乐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可以了,你只是普通客卿最高只能雇佣筑基期初期修为的保镖。”

      “那价格方面的问题呢”仇永晨忍不住再次好奇的问道.

      仇永晨认真的说道:“不同修为的修士价格方面有很大的差异,总的来说先天期修士雇佣一年的价格在1000~2000灵石之间、筑基初期在6000~8000灵石、筑基中期在8000~10000灵石、筑基后期在12000~15000灵石、筑基大圆满价格在20000灵石左右,至于拍卖会雇佣的极限是紫府初期修士、价格一般在80000块灵石以上。”

      仇永晨听到价格不由心中一惊,感叹到家族一名先天修士一年的俸禄才600多块灵石而在这里却翻了两倍不止。

      同时暗自下定决心不到最危机的时刻绝不会雇佣保镖。

      仇永乐见状说道:“这些星河商会的客卿都有一技之长,支付这笔灵石并不算困难。”

      仇永晨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

      突然仇永晨仿佛想到了什么,对着仇永乐一副贪婪的笑着。

      仇永乐被他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

      立马一脸怪异的说道:“晨弟,你这是想干什么?”

      “永乐哥,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呀!拿出来跟小弟分享一下。”

      仇永乐想了想自己还真没有能让自己这位族弟看的上眼的东西,不由眼神疑惑的看着仇永晨摇了摇头。

      不明所以的说道:“有吗,我怎么会回不知道。”

      仇永晨指了指那只正在自己怀中睡觉的血瞳银狼。

      仇永乐恍然大悟道:“你说的是这个呀,我在拍卖会特意没有拍卖,留下来准备给红目的。”

      说着便把金刚狼的二阶上品灵核拿了出来递给仇永晨。

      “谢谢,永乐哥”

      仇永晨一脸欣喜的接过灵核,揪了揪红目的耳朵。

      “呲呲呲……”

      红目在睡梦中被仇永晨揪醒了,一脸不满的朝着仇永晨呲牙咧嘴表示它强烈的不满。

      仇永晨拿着金刚狼的灵核在他面前晃了晃。

      红目看到灵核一脸欣喜的跑过来用身体蹭了蹭仇永晨的腿讨好到。

      仇永晨笑着对红目说道“小家伙想不到你还是很通灵人性啊!”

      “不错、不错”

      说着便把灵核丢给了它。

      红目一口吞下金刚狼的灵核便重新跳回仇永晨的怀中开始炼化了起来。

      仇永晨用手摸着红木的毛发,对仇永乐笑骂道:“这小东西吃了睡睡了吃,比我们过的轻松啊。”

      仇永乐说道:“晨弟太宠着它可不是一件好事,有时间得让它出去见见血,不然把它养成一只肥狼,你就失去了最初培养它的意义了……”

      在两人说话的功夫,红目身上的气息开始拔高,屋内灵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它的体内。

      两人瞬间一脸紧张的看着红目。

      突然红目身上的气息陡增达到一阶上品时步时固定了下来,

      身体也长大了半尺。

      “嗷、嗷”

      红目欢快的破过来开始围着仇永晨转了起来。

      仇永晨大喜摸摸红目的脑袋,对仇永乐充满感激的说道:“乐哥,红目突破这次多亏了你,谢谢你了。”

      仇永乐连忙无所谓的摆摆手。

      看着红目对仇永晨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并没有完全炼化兽核有一大部分被他藏在了体内,过个半年等它修为稳固了就可能水到渠成的突破二阶。”

      “那太好了”仇永晨抱着红目一脸欣喜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