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视频app到电脑上

      半小时后,克莱恩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克莉丝有些诧异,没想到克莱恩竟然有这么正义的一面。

      “克莱恩,你真是让人出乎意料。”

      “先说正事。”克莱恩笑了笑。

      克莉丝点点头,感兴趣的问道:“那个人渣死了吗?”

      “死了。”

      克莱恩说道:“问题在于芭薪镇的镇长跟老鼠有金钱来往,怎么安排拉明和他的女儿才是关键。”

      “这个问题很简单。”

      克莱恩看向她,等待下文。

      克莉丝说道:“塞芭镇和芭薪镇相隔四十多海里,除了商贸上没有其他来往,而那两个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被你亲手处决的,只要改个名字重新生活就行了。”

      “好像有道理。”

      “克莱恩,老鼠上校根本不会在乎这种小人物的死活,就安排在酒馆吧,人多眼杂但也更便于隐藏。”

      克莉丝一针见血,不愧是商业女强人,克莱恩轻轻点头起身离开。

      客厅,三叶和四叶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等待。

      “等着。”

      三叶刚抬起手,克莱恩已经离开。

      克莉丝走出房间,展现出母性的一面,温柔的说道:“没事的,你们的父亲马上就会过来,要吃点东西吗?蛋糕和红茶很搭。”

      “谢…谢谢…”

      “要谢就谢克莱恩吧,他变化真的很大呢。”

      克莉丝想到初次见到克莱恩的时候,虽然长得很帅气,但气质轻浮不着调,眼神也色迷迷的,很无趣的一个男人。

      后来,她发现那个男人的气质变得越来越沉稳沉稳;她有些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

      现在,

      更好奇了。

      哗啦啦——!

      脚铐和手铐落下,克莱恩将处刑官的制服丢给拉明:“穿上,跟我走。”

      拉明满脸狐疑,但没有多问,果断穿上制服。

      “前辈,这种事为什么要带上我?”罗森问道。

      “这样你跟我就是共犯了,不是很好吗?”克莱恩认真的说道。

      罗森难以置信,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克莱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改天请你喝酒,好酒。”

      说完,克莱恩就带着拉明离开要塞。

      罗森叹了口气,没想到脱离了海上的追杀,又在这里上了贼船,我太难了啊!

      不过目送着克莱恩离开,得知保罗的死讯后,他内心是很舒坦的,偷偷摸摸的返回自己的宿舍。

      离开要塞后,拉明回头看了一眼:“喂,这样真的没问题嘛,你不是海军吗?”

      “废话有点多,你以为现在几点了,要不是你这桩该死的事情,我现在应该已经休息了。”

      克莱恩抱怨了一句,领着他来到酒馆后门。

      当看到后门口站着的两道娇小身影后,拉明身躯猛地一震,眼眶瞬间泛红,泪水决堤般的涌出:“三叶,四叶,是你们吗?”

      “爸爸!”

      “爸爸,哇——!!!”

      两名少女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飞奔而来,鞋子踩飞了都没在意,扑进拉明那宽敞的怀抱中。

      三人抱在一起嗷嗷大哭,好在这里全是酒馆,外面又没人影响不大。

      门口克莉丝露出笑容,今天风有点大,似乎有沙子进眼睛了。

      克莱恩叹了口气:“要哭到什么时候?”

      拉明松开怀抱,带着两名女儿朝着克莱恩跪下:“克莱恩先生,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你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

      “谢谢你,克莱恩先生!”四叶一把鼻涕一把泪,三叶险些哭晕过去。

      克莱恩没有躲开:“以后就在镇上好好生活吧。”

      “这样会不会给克莱恩先生带来大麻烦?”

      “你们是什么通缉令上的大人物吗?”克莱恩讥讽道。

      接着将接下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拉明完全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三叶准备在酒馆工作,四叶看她什么时候能走出来,拉明准备帮助克莉丝干活,从最底层做起。

      只要两个女儿还活着,他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酒馆有住的地方,送走三人后,克莉丝笑问道:“这样真的好吗,风险可是很大的。”

      “没什么不好的。”

      “我煮了红茶,给你留了些甜点。”

      克莱恩搂着她的腰说道:“我不太喜欢吃甜的,我喜欢咸的。”

      克莉丝脸蛋一红,两人上了楼去了。

      第二天一早,芭薪镇。

      小亨利·保罗在富人街被凶手刺杀身亡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芭薪镇。

      一时间,芭薪镇警卫厅重视起来。

      因为他们昨天收到了有可疑人物在街上游荡的消息,结果当晚镇长儿子就遭遇了不测。

      这其中肯定有联系!!!

      但是保罗的死讯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喜讯,甚至有人想放烟花庆祝一下,保罗在镇上的名声可一点都不好,骂声一片,作恶多端。

      只不过因为他有位镇长父亲,又跟黑帮牵扯,所以无人敢惹。

      经过查验,保罗身上有两处刀伤,一刀刺穿了胸膛,一刀封喉。

      警卫厅已经封锁海岸线,经过他们询问,昨晚在海边巡视的警卫说并没有船只初入,其实警卫说谎了;

      他跟另外一名巡逻的人正好喝了点小酒,所以偷了一晚上的懒,谁知道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但是,他们不敢说出来,得靠这份工作养家糊口。

      何况,保罗死了不是为民除害吗?

      镇长一家无比悲伤,哥哥从工作的镇上赶回来看到弟弟的尸体后脸上挂满了泪水,事后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对这个弟弟一直不满,只会成为家族的累赘,死了似乎也不错;这样一来父亲的精力会全部放在自己身上,帮助自己提升仕途。

      比起自己,父亲更溺爱保罗。

      他觉得,害死保罗的应该是父亲和母亲从小的溺爱和放纵,否则不至于有今天。

      镇长无比悲痛,下令一定要抓到凶手严惩,绝不能放过这样的恶徒。

      拉明两个女儿的失踪,反而被这件事给掩盖了下去。

      没人认为,保罗是她们杀的。

      因为保罗出门带着保镖,但保镖也不知所踪了。

      镇上的人都猜测,保罗是惹到了什么人可能是被黑势力给干掉了,这样的说法信服力更大一些。

      一时间,保罗的死亡成了镇上居民饭后喝酒时津津乐道的话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