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根会撑坏的

      月黑风高杀人夜。

      原本今夜的余杭郡,本该被一道剑光所照亮……

      让百姓在看一眼剑气烟花。

      只可惜,

      许仙在临近深夜的时候,就被一只和尚给领走了,并未来得及出剑。

      而这种情况的出现,自然让某些藏在暗中的人,不得不被迫暂停计划。

      可从另一种角度来讲。

      海空和尚的出现,同样也让某人兴奋不已……

      毕竟这秃驴也是打乱他计划的罪魁祸首之一。

      于是乎,

      一个半路截杀的计划,就再一次的出现了。

      至于都找到许仙家里,为何不来点阴谋,例如绑架什么的。

      啊这,兴许就是三殿下为人的最后底线了。

      尽可能的祸不及家人?

      例如他杀了太湖龙王不说,还把尸体给卷走了泡酒喝,却又好心放了其子嗣,让其能记恨自己一辈子……

      对此中骚操作,

      宋先生也是无能为力,他就是个谋士,又不是决策者。

      当然,

      宋先生其实也不想找许仙家人的麻烦。

      因为他只想单纯的想杀许仙,抢走上古仙剑,企图换来能破境的宝物。

      这其实真的没关系。

      毕竟你许仙别说有意无意……终究是断了我的前程,那我杀你夺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也十分正常。

      可若要对凡人出手,却多少不符合这座江湖的潜规则。

      尤其对于那些头顶上有师承、宗门的人来说,人家兴许认为自家徒弟死了是自身没本事,可你还祸及家人,那必然会选择报复。

      若这天下的修士人人都来这么一手。

      那恩怨可真就没完没了了。

      总的来说。

      祸不及家人,是减少惹下太多因果的手段之一。

      尤其对于许仙那位不知名的师父,宋先生多少还是有点虚的……

      他一个从稷下学宫逃出来的棋士,头顶上实在没人罩着,比不起。

      ………………

      山路难走。

      许仙两人才刚刚来到山脚下。

      夜空就已经阴云密布,电闪雷动。

      没过一会的功夫,妖风阴雨就已经下得不停,其妖风不仅越刮越大,阴雨也越来越冷。

      若是寻常中三品的修士来此,

      不说直接‘病’倒在路上,也要开始打起退堂鼓了。

      显然,青山寺的妖怪知道他们要来了,打算先用一手呼风唤雨镇住他们。

      “呵,这群妖怪是想让咱们知难而退。”

      海空冷笑一声,不在乎体内伤势被阴雨进一步摧残。

      总的来说,就是能撑!

      而许仙不曾多说什么,他只是撑着伞,当雨滴落在伞面后,还成片成片的淋在和尚的秃头上……

      这让海空时不时挑起眉毛,似乎想跟他说点什么……

      例如,你能不能别跟我并肩上山?

      例如,贫僧是没说让你帮我撑伞,可你不能主动点吗?

      例如,你特么能不能别太过分啊?

      贫僧上前一步,你就跟着上前一步,要不是贫僧打不过你,早削你了嗷。

      可惜。

      许仙并不知道海空在想什么。

      他只是有点怕……

      他曾经打的都是鬼、僵尸什么的。

      他杀过最猛的妖怪,也是一只玩棍子的小脑虎。

      如今山上有着满寺庙的妖怪……

      甚至还会呼风唤雨,这让他多少有点心虚。

      那他和海空这样的高壮猛男并肩而行,

      企图找一些安全感,这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吗?

      至于帮忙撑伞?

      啊这,

      抱歉。

      许仙生而为人,从不给男人撑伞。

      与此同时。

      当青山寺众妖看到两者依旧往山上赶来的时候。

      这群妖怪着实有些怒了。

      当然,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甚至都不敢表达出来。

      它们主要看方丈的脸色行事,

      大王怒了,他们才能真的怒。

      而青山寺的方丈,也就是那位将海空打的抱头鼠窜的那只大妖。

      或者说。

      圆昆方丈本是一个半妖,并非是真正的妖怪。

      他外貌看起来慈眉善目,每当睁开双眼之时,同样精神矍铄,若非身着的紫金袈裟过于俗气,看起来到也算是一位得道高僧。

      此时,

      圆昆盘坐在蒲团上,手里不断敲着木鱼,嘴上念念有词。

      可没人能够看见,那木鱼有着不可见的丝线,能连接着天空中的阴云,也正是这种手段,才会让青山寺之外,下阴雨、刮妖风。

      “老衲本看在同门之情才放你一条生路,竟还敢前来此地,还带上一个……剑修?”

      圆昆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

      他在这青山寺修炼已久。

      平日里,近乎从未和其他寺庙的和尚打过交道。

      总的来说。

      圆昆本身还是很低调的。

      他甚至还限制一众妖怪,不可去造杀孽。

      当然。

      造孽不行。

      造娃可以。

      想到此处。

      圆昆眼中闪过一丝怨念。

      他本是一位村妇与白猿之子……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只能说他那老爹没生育能力,

      娘亲却背了黑锅,时常遭到被婆家人咒骂和埋怨……

      直至某次她受不住了,就跑到山里想大哭一场,哭完再回家做饭、洗衣服、种地、干活……

      恰巧。

      一个化形不咋滴,还剩根尾巴的白猿俏公子,说要帮她满足怀子的心愿。

      圆昆他娘也是心中一狠,就决定跟这个俊俏的公子哥做一次……

      哪怕其有着尾巴也没事,关键脸好看……

      嗯,兴许不止一次。

      可圆昆也不知道他娘到底上山多少次,反正传闻是挺多次的……

      如此这般。

      一年后,小圆昆出生了。

      而从小开始,他体内的白猿血脉虽说不显,可样貌就已然有些怪异了,在人类眼中就是一个丑八怪。

      当他长到八九岁的时候,身上不仅长出白毛,屁股后面甚至还生出一条尾巴。

      总的来说,他就是越来越像妖怪……

      平常村庄里的小孩不和他玩,时常用棍子、石头打他、骂他。

      村落里的大人也在暗中嘲笑,说圆昆是个野种,他野爹就是个妖怪。

      圆昆有妖族血脉,手脚灵活,耳朵灵敏,记性也好。

      但他认为自己是人,心里委屈,到也不敢怎么样……

      可他爹却忍不住了,对他娘连打带骂的不断逼问。

      最终,

      那位当母亲的说了实话,再经过婆家人的诸多谩骂和殴打以后,隔夜就跳河自尽了……

      而那位头戴绿帽的老爹,自然要找个出气筒。

      他拎着擀面杖对着圆昆一顿好打,足足打断了他好几根肋骨,丝毫不理会圆昆的苦苦哀嚎,便给他打出村庄,让其自生自灭……

      可圆昆作为半妖,哪怕年龄很小,却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并靠山林的野果充饥为生。

      只是他心头对人类的恨意,却已然根种下来。

      而不经历的那一切……

      很难想象从小早熟聪慧的圆昆,到底都忍受了些什么。

      这不是他的错……

      为何一切后果都要让他来承担?

      三年后。

      圆昆碰到了一位老和尚。

      老和尚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曾沾染业障,就想带着他一心向善。

      可惜。

      这位老和尚在某次除妖之旅,不幸深受重伤。

      他还未教导圆昆几年,就早早圆寂了。

      就这样。

      圆昆继承了师父的一切。

      再其经过一番闯南走北以后……

      他还是回了老家,

      并在曾经的青山上……

      建了一座,

      妖怪庙。

      目标:让人间充满半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