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看黄下

      “上车。”

      一辆纯黑色高级轿车缓缓停下,美人儿秘书氷見面色冷淡的降下车窗。

      她今天穿着纯正的女子西装。纤细健康的身体在修身服饰下显出异常惊心动魄的曲线。

      “真巧,氷見小姐,又见面了。”

      泽村治一笑,走过去,露出两排干净的牙齿。

      “前日一别,甚是想……”

      “进来吧,夫人有些等急了。”

      氷見雏妃皱了皱眉,打开车门,不着痕迹的看向前方。

      “好的,那就开车吧。”

      氷見雏妃态度很嫌弃,但泽村治却并不生气。

      因为熟悉,知道这位秘书小姐一直都如此膨胀。

      除了远坂葵能随心所欲的指挥她外,其余人……估计就连远坂凛的命令她都不听。

      “系好安全带。”

      泽村治落坐之后,氷見雏妃突然提醒。

      “什么?”

      “呵。”

      氷見雏妃没有继续解释,但一股看不见的气场却猛烈燃烧了起来。

      娴熟的踩离合挂挡,将右转了方向盘,氷見雏妃重重一脚油门。

      轰隆隆——唰!

      黑色高级车蓦的发出档位不匹配的空响,随后就在冬日的黄昏开启了职业赛车手炫技般的飙车操作。

      疾驰的车轮卷起雪花,掠过一道残影。将冬木市执勤的交警都大吓了一跳,以为是军区的飞机在市区低空飞行。

      更由于黑车速度太快,连十字路口拍照的摄像头都没捕捉到她车牌的信息。

      “只用了七分钟,你现在可以稍稍整理下着装了,泽村先生。”

      黑色高级车一个摆尾,摔进了远坂大厦的地下停车位。

      过了飙车瘾的氷見雏妃看看手表,态度舒缓了一点。

      甚至好心开了门,让状态完全不行的泽村治慢悠悠爬出来。

      “我……艹!”

      泽村治面色苍白的爆了句粗口。

      “你身体好像很虚啊,泽村先生。”

      氷見雏妃看了泽村治一眼,冷漠的脸上很不明显的微微嘲讽。

      “需要我搀扶你吗?”

      “……”

      泽村治没说话,他腿脚在打哆嗦。

      从远坂大厦到柳洞寺,即使是新干线也要开三十五分钟……这个女人足足将时间压缩到了五分之一。

      “见到夫人不要做傻事,我会一直盯在旁边。”

      氷見雏妃先是警告,然后按了电梯,带泽村治到了远坂葵的豪华办公室。

      此时的远坂夫人正带着黑方框眼镜,默默伏案处理公务。

      “夫人,泽村先生到了。”

      氷見雏妃敲了敲门,让沉浸的远坂葵抬起头来。

      “哦,氷見啊,”

      远坂葵看着强撑的泽村治促狭一笑,将戴着的方框眼镜取了下来。

      “嗯,麻烦你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如果有事,我再叫你。”

      “是。”

      氷見雏妃点头,修身西裤下的高跟鞋不经意间走出了T台模特般的“一”字风情。

      “看上氷見了?告诉我,我送给你啊。”

      远坂葵看了泽村治,不动声色般一笑。

      “氷見还是处女哦。”

      “呵。”

      泽村治淡淡一笑。

      “你以为我是贪图美色,实际上我在看她的来路。”

      “你看出来了?”

      远坂葵一惊。

      靠在椅子上的背梦的正坐,襦白的抹胸往下,显出细腻雪白的锁骨。

      “哼,当然!”泽村治眸光一闪,但旋即掩藏下去,佯作不知,“她明明穿着高跟鞋,在地砖走路却一点声音也无……说吧,哪儿来的高级女仆?”

      这不是完全没猜到嘛!

      远坂葵大松一口气。

      不过也正常,毕竟氷見雏妃的易容术属于顶阶,即使这两人以前见过,现在也不可能认出。

      “对,没错,氷見是我从皇家女仆队挑选出来的战斗助理。”

      “同队的还有贝法,天狼星和黛朵。”

      “不过这几个胸太大,重心不稳容易平地摔,所以我最终选择了氷見。”

      远坂葵同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叮铃铃——

      就在两人互相胡说的时候,远坂葵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北欧那边打过来的?”

      远坂葵一愣,突然就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的看了泽村治一眼。

      “看来是找你还情债来了。”

      “交给你了,不要说我在就行。”

      泽村治啧啧嘴,也不在意,自己找个椅子坐下。

      ——女人的麻烦事,还是交给女人做来的好。

      “摩西摩西?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小侄女吗?”

      远坂葵掩嘴,客套的笑声热情却促狭。

      “啊,什么?”

      “……是妹妹?”

      “哦~!真是对不起,忘记了爱丽其实是妹妹的事实……毕竟爱丽吃的是我女儿那辈的奶粉嘛。”

      远坂葵不动声色的赢下一局。

      但那位北欧的夫人也不是善茬,不可能甘愿落后,几乎瞬间就发动了反击。

      “也没关系,毕竟对丈夫是欧巴桑,我们晚辈也要有足够的怜悯心……”

      “……欧,欧巴桑??!”

      “这,这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

      远坂葵神色一变,有些难以启齿的狡辩。

      “轻熟女!熟女的事……能叫欧巴桑吗?”

      “再说了,思想出轨不能算出轨……”

      ……啊,估计这辈子都过不去了……

      “再说了,我和时臣是政治联姻……”

      “喂?喂!”

      “竟然挂掉了……”

      远坂葵很不爽的把电话摁回桌上。

      “占了便宜就跑,爱丽丝菲尔这家伙。”

      远坂葵恼怒的碎碎念,心里想着下次必然报复回去。

      然后将桌上的按钮按了几下。

      穿西服的氷見雏妃很快走了进来。

      “什么事,夫人?”

      进屋的氷見雏妃看见情况不对远坂葵的表情立即沉重,神色冰冷了起来,看着泽村治的表情隐约有所敌意。

      显然是将泽村治当成了远坂葵情绪低落的罪魁祸首。

      “是他欺负你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