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师傅和师兄轮着弄

      在这惨绝人寰的景象中,苏泰真勉强还能坚持,只是心底十分压抑而已。

      苏酥却是保守折磨,痛苦的捂着耳朵跪坐在地上。

      厉鬼的惨嚎与尖叫宛如一根根锋锐的针扎进了她的大脑里,另她恨不得找块石头敲碎大脑,立刻死去才好。

      苏泰真见状顿感不妙,在这种环境下他一身实力能发挥个七成就不错了,更别说还要顾着苏酥。

      对方准备齐全,甚至布置了阵法,在此地斗法绝对半成胜算都没有。

      但如果能逃出去就不一样了,没有了阵法的加持,鹿死谁手还尤为可知。

      想到这里,苏泰真一把抓住了苏酥的手:“走!”

      别看他身体老迈,但此刻的速度堪称健步如飞。

      急冲到大门前,正要冲出去。

      可本来敞开的大门却砰的一声合上,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蝌蚪状的符文。

      苏泰真的手触到上面,感觉一股令灵魂都感到冰冷的阴气钻进了手臂,顿时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哈哈哈,我为了这个阵法足足准备了三天,岂能让你们逃脱。”

      “当你们踏进这个院子时便已插翅难飞,乖乖认命吧,省的在死前多受一番折磨。”

      老妇怪笑一声,在苏泰真刚来城里的时候,她就盯上了他。

      但心理自知没有必胜的把握,便出城将所有资源换成了这个阵法。

      不仅可以大幅提升自己的战力,而且能让孙子更好的吞噬苏泰真两人。

      否则修为相差过大,吸收的血气也有限。

      以免夜长梦多,她咬破手指,在手掌上画了一个诡异的文字,厉喝道:“去,杀了他们!”

      随着她声音落下,漂浮在天空的厉鬼们双眼霎时间变得血红,发出凄厉的咆哮,疯了般朝苏泰真两人扑去。

      “不好!”

      苏泰真神色大变,从储物袋中拿出最珍贵的一张防御性符箓,注入灵力后,一个椭圆形,碗状的金色护罩将两人倒扣在了里面。

      厉鬼疯狂的撕咬,抓挠护罩,虽然让护罩产生了波纹般的震颤,但很快就被后续的灵力修补。

      只可惜这张符箓最多也就能持续十几息的时间,结束的话,两人还是要成为待宰的鱼肉。

      “哼,垂死挣扎,我看你又能坚持到几时!”

      苏泰真自然也明白这样不过是慢性死亡,而且还会空耗灵力。

      反击还有一线生机,等待绝对是坐以待毙。

      他并不怕死,但却不希望苏酥这个还有大好青春的晚辈陪他共赴黄泉。

      可又没有太好的办法,也许这就是修士的命运吧。

      苏泰真不再多想,盘膝坐在地上,用御物术从储物袋中唤出了一把异常锋锐的飞剑。

      抱着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的心情,操控着飞剑急射向老妇的胸口。

      这是一个同阶修士临死的含怒一击,老妇并不敢大意。

      施展术法,令沿途的阴气缠绕在飞剑之上。

      虽不能让它停滞,但腐蚀的属性令飞剑损失了大半威能,到达老妇身前速度已经变得十分缓慢了。

      “雕虫小技而已。”

      老妇正要用手段将飞剑拦下,并将其占为己有。

      这时苏泰真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狠辣,右手一握,大喝道:“爆!”

      轰的一声,这把价值三四十块灵石的飞剑直接爆炸开来。

      炙热的火光席卷,树木断裂,青砖破碎,甚至将老妇身后的大堂炸掉了一半,成为了一片废墟。

      “死掉了吗?”

      苏泰真的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期待,但这抹期待很快就消散了,变成了浓浓的失望。

      烟尘散尽,老妇的身影重新显现了出来。

      虽然她的衣服变得破烂不堪,像个叫花子,并且左手臂被几块飞剑碎片刺破。

      但并没有生命危险,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

      是她胸口前巨大的盾牌灵器救了她一命。

      而她牵着的孙儿身形却变得虚幻了许多,老妇见状露出浓浓的怨毒之色:“该死,该死,该死!”

      “你这老东西,我一定要让你死前遭受百倍的折磨!”

      苏泰真叹了一口气,眼见金光罩就要失去效力,他直起身子,准备在临死前给老妇在来一下狠的。

      老夫这一生已经活够了,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娃。

      苏泰真痛惜的摇了摇头,就在这时,身后的大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咚”的一声,上面的蝌蚪状符文发出了剧烈的震颤,木门也出现了一条条裂缝,但还是没有破碎开来。

      “咦?”

      屋外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咦声,随后又是一记重拳。

      这次木门难以招架了,直接摔成了一地的碎屑。

      一个体态匀称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带着不解的神色,揉了揉手腕道:“这木门是怎么回事,还挺硬的。”

      此番变故令苏泰真和老妇都露出了见鬼般的神情。

      他们仔细的探查了一下年轻人的修为,神色变得愈加诡异了。

      开灵七层。

      这年轻人居然也是开灵七层!

      他是怎么修炼的,褐廊城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如此妖孽的天才!

      这是苏泰真漂泊半生也没见到过的。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他回过神来,大声呼救道:“道友助我!”

      “这毒妇心狠手辣,罪恶滔天,在褐廊城至少害死了数百人的性命。”

      “如果放任她继续下去,不知还有多少百姓要死于非命,我辈修士又岂能置之不理乎?”

      苏鸿此刻带着冰蚕面具,所以苏泰真认不出来。

      不过两人本来就没见过面,因此就算没戴他也认不出,只是苏酥会知道就是了。

      苏鸿微微一笑,用截然不同的嗓音道:“前辈莫慌,晚辈来此正是为了诛杀这魔头,她跑不了的。”

      “哼,大言不惭!”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老妇也是慢慢的放下心来。

      在阵法里面,就算是与两个同阶修士斗法她也完全无惧。

      更何况其中还有个半废的苏泰真。

      不过是多来一个送死的罢了,能多诛杀一个开灵七层的修士,这阵法布置的绝对血赚。

      老妇阴森森的对孩童笑道:“乖孙,今日奶奶就让你尝尝天骄的血到底是什么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