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是想离婚

      小樱精神不振地回到家里,她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如果自己当时能够及时封印库洛牌,知世也不会失去声音。

      小可开始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身为守护兽,暂时不能守护主人的人身安全,那就守护主人的心灵吧!

      “小樱你要打起精神来啊,如果连你都消沉了,还有谁能帮助知世呢!总不能靠那个小鬼吧?”

      小可临了还不忘损了李小狼一把,却也成功转移了小樱的注意力。她打起精神,开始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

      “唔,关于声音的库洛牌,有静,歌,还有声牌。其中,静牌和歌牌已经被封印了,也就是说,这次夺走知世声音的是声牌喽!”

      小樱没往山崎说的声带猎手这个方向想,不过,就算真是鬼魂作祟,欺负到知世头上,她也不会放过鬼魂的。

      “嗯!”

      小可点头肯定了小樱的猜测:“声这个家伙有收集癖,凡是被它认可的声音它都想收藏起来。之前库洛在的时候还能管住它,现在库洛不在了,它也变得无法无天了。我想它就是喜欢知世的声音才把它拿走的吧!”

      “太过分了,它怎么能这样做!”

      “所以你要努力啊!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你得尽快封印它才行。”

      友枝镇李家,李若城琢磨着怎样再坑??再帮助一下李小狼。

      “小狼啊,我昨天夜观天象,发现??”

      李小狼无情地打断了自家大哥的话:“昨天晚上是阴天!”

      “无知!谁说阴天就不能观天象了,星辰只不过被遮蔽了,又不是没了。”

      李小狼也懒得和自家大哥争辩,直入主题:“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喏!”

      李若城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从虚空中夹出一颗光团。

      “我预感你明天需要这个东西,所以提前给你了。”

      “这是什么?”

      “死神的低语,记录了某位小学生的歌声。”

      李小狼很清楚自家大哥的性格,好捉弄人,好捣腾一些稀奇古怪的小道具。偏偏在人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让人不得不接受。

      “那么代价呢?”

      “这个没能收录到另一个孩子王的歌声,便宜点算你三天家务好了。”

      李小狼:“??”

      “哥,再轮到你做家务是下个月的事了,还嫌不够么?”

      “这不还有莓铃吗?你这个当哥哥的,帮她做点家务怎么了!”

      李小狼幽幽叹道:“你也是我哥啊。”

      “住口!让你帮自家妹妹都推三阻四的,我没有你这样自私的弟弟!”

      李小狼:“???”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李小狼最终还是没能斗过自家大哥,乖乖接受了李若城的条件,收起了死神的低语。

      四年二班,小樱看着空出来座位怔怔出神,李小狼看着怔怔出神的小樱怔怔出神。莓铃没有怔怔出神,她打听后知道了知世昨天突然发不出声音了,现在正在家里修养。

      时间一晃而过,一天的课程很快就上完了,小樱一人来到昨天知世出事的音乐教室,教室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望着少女的背影,李小狼出声:“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狼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满溢的关怀脱口而出:“因为我担心??”

      李小狼终究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是因为害羞病犯了,而是因为他的声音消失了,像知世的声音一样突然消失了。

      他张了张嘴,确实没听到自己的声音。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似乎有道莫名的气息一闪而逝,看来,声库洛牌又造访了这里。

      “小狼君,连你也失去声音了吗?”

      少女再一次陷入自责之中,自己的好朋友接二连三的出事,而这一切,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只要自己能及时发现声的踪迹。

      小狼一向不擅长安慰人,更何况现在也说不了话,他只能发挥自己的种族天赋了。

      众所周知,狼喜欢搭肩,李小狼同样也喜欢。现在,他双手搭在小樱的肩上,让少女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别怕,你绝对没问题的!”

      虽然没了声音,但李小狼还是张着嘴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小狼君!”

      李小狼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小樱,手指比划着走的姿势,又张口重复说着大道寺。

      “小狼君是要和我一起去看知世吗?”

      李小狼点头,肯定了小樱的猜测。

      两人来到了知世家,发现莓铃也在这里,原来是百里听听说自己的歌友出事了,便让莓铃带自己来看知世。

      知世的妈妈大道寺园美出面招待众人,乘着众人寒暄,知世决定逗一下小狼,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刷刷刷写了起来。

      “你一直看着小樱,你是喜欢小樱吗?”

      被人道破心思,李小狼下意识地开口辩解,结果张了半天嘴没有说出话。他又疯狂摆手,似乎只要手摆的足够快,知世就会相信他,殊不知有个词叫欲盖弥彰。

      “小狼君,你们在做什么?”

      面对小樱的疑问,李小狼垂头坐下放弃了挣扎。而知世则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对她来说,小狼的段位还是太低了。

      寒暄过后,园美退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了四人,李小狼为了缓解尴尬,拿起罗盘,开始寻找库洛牌的气息。

      “小狼君,你现在还能使用罗盘吗?”

      李小狼指着罗盘点头,又笔划着葫芦的图案摇头。

      一旁的莓铃为小樱解释:“只要不是若城哥制造的道具法宝,说不说话影响不大。”

      小樱仔细想了想李小狼身上的法宝,宝葫芦需要咒语,幽兰剑也需要咒语,就连送自己的如燕坠也需要。

      “咒语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没有!”

      莓铃无比笃定:“这只是若城哥的恶趣味罢了。”

      一阵华丽的特效之后,并没有其他事发生,李小狼摇头,表示库洛牌不在这附近。

      “再这样下去,会有更多的受害者的!”

      小樱着急了,朋友失去声音的痛苦她已经领教够了,她不希望别人再失去声音了,也不希望再有人承受这样的痛苦了。

      “请打起精来!”

      知世写字,鼓励着小樱,而李小狼走到百里听面前,施了一礼。

      百里听两只耳机背在后面,屏幕一闪一闪的,十分得意,然后播放起了《奇迹再现》。

      虽然小樱不通中文,但前不久刚听李小狼唱过日文版,倒是理解了这首歌的意思。

      “鼓起勇气,坚定向前,奇迹一定会出现!”

      小樱读懂了李小狼传递的一半心意,她开始努力回想所知道的线索。

      “小可说过声牌有收集癖,会夺走它认可的声音,知世和小狼君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它盯上的,如果我唱歌,能不能把声牌吸引出来呢?”

      小樱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却遭到了三人的强烈反对。他们倒不是认为小樱的声音不足以吸引到声牌,只是担忧小樱的安危。

      “歌库洛牌!”

      李小狼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想法,凭借一年来建立的默契,小樱猜测到了李小狼的意思。

      “小狼君是让我用歌库洛牌吸引声吗?”

      李小狼点头,然后指了指知世,又摸了摸喉咙。

      “对啊,歌库洛牌中存储着知世的歌声,如果用歌牌的话,一定能吸引到声库洛牌的!”

      百里听举起一只耳机,应和着莓铃,表示自己可以和歌库洛牌合唱。

      四人敲定了作战方案,便开始实施起来。首先是小樱召唤出了歌库洛牌,按照计划,歌库洛牌与百里听合唱《夜之歌》,四人躲在暗处,等待声牌的到来。

      四人的钓鱼战术还是很成功的,一人一牌的合唱进行到一半,房间里就多了只探头探脑的萌物,粉红色的头发,洁白的翅膀,水灵灵的眼睛中满是疑惑。

      看到鱼儿已经上钩,李小狼挥手飞出几道符纸,把整间房间封禁了起来,断了声牌的后路。

      “风啊,形成禁锢的锁??”

      小樱举杖吟唱,却被一旁的小狼按着手打断了施法。

      “唔欸?”

      莓铃解释道:“小心走漏了风声!”

      声库洛牌被堵在房间里,起初还很慌张,但转念一想,自己就是一段声音,眼前这帮人好像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便肆无忌惮了起来。

      它肆意打量着房间里的存在,歌库洛牌它很熟,只会鹦鹉学舌,声音没什么价值。随身听和包子头女孩隐隐透露着一股惹不起的气息,它选择了从心。

      至于男孩和麻花辫女孩,他们的声音已经被自己拿走了,也可以忽略了。

      声牌把目光放在全场看起来唯一好欺负的存在身上,以它专业的目光看,这个绿瞳女孩的声音虽然比不上麻花辫女孩,但也算中上,是不可多得的藏品。

      眼看声牌冲着小樱的位置飞来了,李小狼那还坐的住,这一刻他只好选择相信李若城,屈指弹出昨天透支未来换去的道具“死神的低语”。

      面对飞来的光团,声库洛牌并没有放在心上。它看得出光团的本质就是一段品质上乘声音,在它的理解中,这是敌人示弱的表现,想通过这种方式收买它。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声牌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信口吞下飞来的光团,然后继续朝着小樱的方向疾驰。

      等它飞到小樱身前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表情痛苦,怒目圆睁,翅膀死死指着李小狼。

      “你居然在声音里下毒!”

      声牌的心声终究是没能说出口,它万万没想到有人能唱歌跑调到这种程度,也没有想到有人能缺德到用这种声音对付它!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库洛牌,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

      小樱瞅准机会,封印了库洛牌。按道理讲,李小狼在这次战斗中起到了一槌定音的作用,声牌本该归李小狼的,但声牌抵死不从,小樱只好自己收下库洛牌了。

      在小樱的命令下,声牌归还了自己掠夺的声音。

      “小樱!”

      “什么事?小狼君。”

      “没什么,能说话真是太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