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意大利

      这边可不止有两个村的村民,还有不少游客,这些人几乎都在用手机拍照,然后发朋友圈,一时间是越来越热闹,

      那辆冷冻车开来后有些尴尬了,竟然不太够长,无法最后只能把鱼尾给切下去了,鱼尾没什么价值,切下去也没什么,

      在天洋星开始放血,在地球这边又放了一个小时,血算是放干净了,肉质保持的很不错,就是不知道这条金枪鱼怎么卖,卖给谁了,不过这条超级霸王蓝鳍金枪鱼的消息已经像瘟疫一般的扩散了出去,就连新闻记者都惊动了好多,纷纷往这边赶来,

      一边给儿子擦着身体金母一边流着泪,这是吃了多大的苦,遭了多大得罪啊,浑身到处都是伤口,尤其是胳膊,被绳子的磨的血痕累累,那胳膊都快没法看了,就连手上也被磨破了两层皮,

      给金海擦的时候哪怕他在睡梦中身体也是一抽一抽的,金母可是心疼坏了,擦完了后又开始给那些伤口上云南白药,上好后轻轻的包扎着,

      金雨涵在旁边站着一边吃着冰棒一边思索着,老哥是疯了吧?捉回来一只一千多斤的鱼,是自己体重的二十几倍,

      她可不是内陆的小白,一千多斤的大鱼在水里有多恐怖的威力她可是知道的,老哥是怎么捉回来的呢?那大鱼竟然没把老哥吃掉,老哥太牛了,就这一件事儿够老哥吹一辈子了,

      那条鱼好像还挺值钱的,要是卖的钱多不知道可不可以让老哥给自己也买台苹果手机,哎?老哥的新苹果手机呢?不会被那条大鱼给吃了吧?所以老哥才那么生气的?把大鱼给弄回来了?金雨涵充分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

      黄蕾本来是刚刚回到学校的,可很快听说了金海的消息,出去钓鱼的事情她自然知道了,金海还跟她报备了呢,结果可好,结果就是回来的时候坐的木船没有了,拖着一条一千几百斤的蓝鳍金枪鱼回来了,浑身都是伤,

      回来的时候那海面都是红色的,一上岸就连头发都是红色的,被鲜血染的,现在就连网上都出现视频了,当时老虎滩那边还真有游客,

      看到那么大的鱼被拉回来后直接打开手机拍摄了视频,后来传到了网上,这件事现在已经在网上炒成了头条新闻,无数的人都在夸赞金海牛逼,牛逼到没朋友的节奏啊,一个人出去钓鱼竟然破了世界纪录好几回,太生猛了,

      知道了这消息后黄蕾几乎想都没想,直接请假买了高铁票,几个小时后黄蕾再次回到了东仙村,看到床上依旧在睡觉的金海黄蕾顿时也哭了,那胳膊上,脑袋上,肩膀上,手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纱布,快被包成木乃伊了,

      轻轻抚摸着那伤痕累累的脸黄蕾真的无语了,他到底出海干嘛去了?不是去钓鱼了么?怎么弄成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么多人出海钓鱼都没出什么事儿,他可好,好像之前螃蟹爆窝也是他先发现的,黄蕾发现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和自己从小长大的男人了,

      “小蕾你回来真是太好了,那条鱼怎么办?现在好多人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金东山苦笑着看着黄蕾说道,黄蕾又看了看熟睡的金海这才走出去关上了金海的房门,

      “爸,这件事我来处理,您就放心吧,对了,那条鱼多大?”黄蕾刚刚回来,第一时间就来看金海了,

      “长度是四米八一,重量也称了,一千七百一十二斤,当时把称鱼的那人也吓坏了,不停喊着海怪海怪”,金东山的话让黄蕾也咂舌不已,

      乖乖,一千七百多斤?太恐怖了吧,怪不得金海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把这条鱼给弄回来的,要是别人的话恐怕根本弄不回来的,

      金海回来的时候鱼竿还在怀里呢,没丢掉,就连鱼钩也还在那条大金枪鱼嘴里呢,一直没有摘下去,能称重数百斤的母线都已经被拉变形了,可见为了制服这条鱼费了多大的力气,

      看着那变形的母线好多人眼珠子差点瞪出来,鱼是很变态,可他们却觉得钓鱼的这人更加变态一些,

      黄蕾是彻底无语了,当黄蕾看到那条大金枪鱼的时候也被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金海被包成了木乃伊了,

      同时心里暗怪金海这么拼命干什么?又不指着这一条鱼活一辈子,要是一个不小心鱼没捉到自己出事儿了怎么办?此时黄蕾感觉自己火气上涌,一条鱼再大,再贵,但也没有金海这个人重要,

      怎么金海平日里精明非常,这次确是犯傻了呢,平日里金海可是能偷懒就偷懒,那懒散的性格让黄蕾很不喜欢,可这次黄蕾更加不喜欢了,金海在搏命啊,

      黄蕾正在心中大骂金海可恶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来一看竟然是老朋友了,上次那个买走了红薄荷神仙鱼的RB大富豪,

      聊了几句后黄蕾就惊讶了,对方竟然打听到了这条鱼和自己有些关系,希望买下这条鱼,这位RB的富豪在这里也有高档的寿司店,而且这条鱼的宣传噱头更大,是一次巨大的广告机会,他不想错过,更会以一个极高的价格购买这条金枪鱼,

      现在蓝鳍金枪鱼在RB筑地市场的平均价格是大约270RMB,不过这个价格只是那些很普通的蓝鳍金枪鱼,曾经有一条八百一十斤的蓝鳍金枪鱼拍卖出了三千六百四十五万日元的价格,约合每公斤五千两百块RMB的价格,

      这还不是最高的,还有一条三百八十斤的蓝鳍金枪鱼卖出了三千零四十万日元的天价来,约合每公斤九千两百块RMB的价格,现在这位RB的亿万富豪直接给出了每公斤一万块的价格来,可见其诚意了,

      “好,就这个价格”,黄蕾思索了大约十秒钟后点头同意了,也就是说这条鱼可以卖出八百五十六万的天价来,想到这个数字黄蕾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金海这次搏命也算是值得了,如果可以搏命一次就赚八百多万恐怕很多人都愿意试一下,哪怕有性命之忧也不在乎了,这边一答应那边也开心的笑了,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很快就有人来接洽处理这件事了,“爸,鱼卖了”,走出了那冷冻车后黄蕾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刚才里面太冷了,

      “卖了?这么快?卖了多少钱?”金东山有些发愣,黄蕾只不过跳上了冷冻车看了看那条鱼而已,这才几分钟的功夫啊?就卖了?

      “每公斤一万,一共是八百五十六万,很快就会有人来交接的”,黄蕾的话让金东山的嘴巴张大了,整个人呆傻在了当场,他也知道蓝鳍金枪鱼很贵,也想到了这条鱼可以卖很多钱,可再大胆他也不敢想象这个数字啊,八百多万,快到千万了,这也太离谱了吧?“爸?爸你没事儿吧?”

      “没。。。没。。。。没有”,金东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大脑一片空白,八百多万一直在脑袋里回想着,

      而回家当黄叶文听到这个数字也惊呆了,手里的饭铲子也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同样石化了,黄蕾苦笑了起来,是啊,一条鱼卖了八百多万,恐怕谁都无法接受这个恐怖的事实吧,当时黄蕾知道这个价格后不是也震惊了半天么?

      “小海没事儿吧?”黄蕾的父亲黄哲山出现了,进院子后直接担心的问了一句,

      他其实挺后悔定了这门娃娃亲的,有些后悔了,自己的闺女那么优秀,跳了三级,都快大学毕业了,又保送了研究生,金海呢?考上大学也不过是个二本大学,

      这都不要紧,问题是这小子太懒了,这次金家又亏得倾家荡产,还欠了两百万的外债,黄哲山都在想如何把这门亲事给退了,并不是他不守信,实在是不想女儿跟着金海吃苦,可不想女儿死活认定了金海,让他这个当老爸也没办法,眼不见心不烦,所以他现在很少来金家了,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金海突然之间就爆发了,先是两条大黄鱼,然后又是价格极高的观赏鱼,随后是天价的金珍珠,

      事情还没完就出现了螃蟹爆窝事件,也是金海第一个通报的,让两个村的人都大赚了一笔,现在可好,更离谱了,出海钓鱼钓回来一条一千多斤的蓝鳍金枪鱼,离谱到无法形容了,

      黄哲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突然改变的未来女婿了,听说女儿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来了金海家,心里那个气啊,真是女儿外向,只要回家就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金家,这还没嫁过来呢,黄哲山无法也只能走一趟了,也想来看看那条大鱼,这么大的金枪鱼他也从来没有见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