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理子在线直播

      昨天的宴会消耗了周方仪太多体力,她一闭眼就开启了超长充电模式。等到再次睁眼,时针已经转到中午十二点。

      别墅里静悄悄的,管家阿姨似乎也到了午休时间,整栋房子显得格外空旷。

      周方仪忽然升起一种上班翘班的愧疚感,一颗心怎么也放不回肚子里。她仔细分析了一下这种感觉,得到了结论,这大概就叫良心不安吧。

      她有些坐立难安,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转了一会,索性拨通傅近年电话,打算向boss大人检讨一下工作失误,来弥补自己的心里的不安。

      电话响了许久,却迟迟无人接听。

      “可能在忙吧。”她挂断电话,慢悠悠地向餐厅走去。

      “我的态度如此良好,只不过总裁没能欣赏到我的检讨。那四舍五入,就当这件事儿没发生过吧。”周方仪越想越对,干脆就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毕竟作为金丝雀,偶尔也是要享受一下金丝雀的待遇的。

      刘助理总觉得今天的总裁看起来脾气有些不好。他战战兢兢地回报完工作,就逃命般地离开办公室。这个房间的气压太低,是在有些让人承受不住。

      傅近年蹙着眉翻看手中的报告,他本就不算晴朗的脸越来越沉。

      “不合格。”他把报告丢到一旁,有些头疼地按着眉心。他有些疲惫,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今早接到老宅那边的电话,不算亲厚的奶奶语气生硬地同他下了最后通碟,这周她必须要看到孙媳妇。

      傅近年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上次的逼婚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退让。他理解奶奶的焦虑从何而来,自从大哥车祸变成植物人以后,奶奶对他的要求便愈加严苛了。但他做不到一次又一次的忍让,毕竟他也不是谁的傀儡。

      周方仪把阿姨留下的饭菜加热一下,悠哉地翻看起最新的综艺。本质宅女的她没什么其他爱好,对她来说最好的休息便是宅在家刷剧了。

      忽然,一个甜妹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屏幕里的女孩有着弯弯笑眼和一对小巧的梨涡,她站在舞台上就像一个追梦的小精灵。

      “真可爱。”周方仪忍不住点了进去,接下来的一下午她都沉迷在甜妹暴击里无法自拔。

      不知不觉,太阳西沉。门口忽然传来响动,周方仪有些警觉地起身向楼下看去,却意外的发现傅近年的车停在门口。

      “今天回来的好早!”周方仪赶忙跑去镜子前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确保自己没有偏离人设。

      “傅先生,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呀?”她伸手接过傅近年手中的包,“还没吃过晚餐吧,我让管家阿姨去准备?”

      “好。”

      周方仪敏锐地发现,本就不爱说话的傅近年话更少了,脸色看起来也不甚明朗。

      “傅先生今天心情不好吗?”周方仪坐在他身旁,“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将来听听,我保证不会泄露给任何人。”

      傅近年转头,对上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可能是因为太过好奇,眼睛的主人并没有意识到过近的距离,傅近年却有些不自在。他的耳朵似乎正被温热的鼻息拂过,鼻子也能闻到周方仪若有若无的香气。

      “我,我没有心情不好,不用在意。”他赶忙后退,生怕自己在她面前红了耳朵。

      “好,那我去看看饭怎么样了。”周方仪顺势离开。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刚刚看起来还心情很差的男人下一秒就变得很紧张。

      “这变的也太快了,难不成男人也有大姨妈这一说?”

      不愧是傅近年请来的管家阿姨,她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把晚餐安排的明明白白。

      傅近年和周方仪坐在餐桌两头,一时间,餐桌上除了餐具移动的声音便再无其他声音了。

      周方仪看着盘子,她忽然意识到,这是她和傅近年结婚后第一次共用晚餐。她不自觉地看向对面,桌子对面的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两人四目相对,却又相顾无言。

      “傅先生不喜欢吃西兰花?”周方仪率先打破沉默,毕竟面无表情的傅近年沉默的坐在对面真的很像小学班主任。

      “不喜欢。”他顿了顿,“没有味道,长相也没有美感。”

      “好家伙,原来你是颜控!”

      “......这个奇怪的结论是从哪得来的?”

      “那你不是颜控嘛?”周方仪偏头看他,眼睛眯成一对半弧“我倒希望你是。”

      傅近年瞧见她脸上少见得出现除了乖顺以外的情绪,他得了兴味托腮看她。

      “你不好奇嘛?”周方仪憋了半天却不见傅近年接话,不由得有些着急,“你问我一下呀。”

      “你很漂亮。”傅近年起身走向客厅,只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

      “?”周方仪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傅近年会说出这样的话。等她慢慢反应过来时,嘴角已经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她赶忙甩甩头,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甩在身后,“周方仪你堕落了呀,居然敢对顶头boss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周方仪,咳。方仪,你过来一下。”傅近年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他有些生硬地改了称呼。

      周方仪被这突如起来转变的称呼惊得定在原地,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总裁,您有什么事?”她站在傅近年身旁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周末我们一起回老宅。”傅近年的侧脸紧绷,他低着头沉默半晌,似是在下什么决心一般。“这次你应该会见到我祖母,她应该不是个好相处的。”

      “明白,我会让......”周方仪颔首,却不曾想,被傅近年截住了话头。

      “不必,别让自己受委屈就好。”他起身拍拍她的肩膀,“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一位成熟的员工,是不会在上司面前说不行,即便上司的要求模糊不清。

      周方仪表面微笑点头,脑子里则飘过数百条脏话弹幕。

      她步伐沉稳地走回房间,在关上门的前一刻脸上还挂着得体的笑。待到房门终于关严,她的笑容也随着门缝的消失一并失踪了。

      “现在说的好听,不让自己受委屈。到时候要是真和你奶奶杠起来,倒霉的一准是我!”周方仪头疼地坐在床上,“但很明显,总裁肯定和家里闹别扭了。如果我这个直系下属都不撑他的话,等从老宅回来,一准收拾铺盖走人。”

      事情越想越乱。不同的想法搅在一起,就像打结的耳机线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思考问题消耗了她大半精力,不知不觉,她沉入梦境。

      “妈妈,我们这是去哪里呀?”扎着洋葱头的小姑娘怯生生地扯着妈妈的衣角。

      “我们要去奶奶家。”身穿驼色大衣的女人俯身揉了揉女孩的头,“到时候要听妈妈的话噢。”

      “好。”

      周方仪看着眼前的一幕,总觉得有些熟悉。还来不及细想,画面一转,她看到远处有一栋别墅。

      梦中的自己无法操纵身体也没有意识,她浑浑噩噩地走进别墅。

      “林家的媳妇怎么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严厉又尖酸的声音响起。她抬头,看到了儿时最讨厌的人,她未见过几面的奶奶。

      “这句话的逻辑不够严谨,不擅长处理太多人的人际关系不等于没见过世面。”女子微抬酒杯,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摆动。她嘴角噙着笑,“这和人的性格有关,与世面无关。”

      女子见眼前的人脸色越来越沉,便又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我说话不好听,妈,您别往心里边去。”

      梦境中的剑拔弩张着实让人呼吸不畅,周方仪猛地惊醒,她坐在床上大喘气,额头上满是汗。

      窗外的夜色渐浓浓,偶尔还传来几声虫鸣。她平复下心跳,摸出放在枕边的手机,时间并未过去多久,钟表上的数字才堪堪跳到21:00。

      她起身,赤脚走到厨房倒水。一杯冰水下肚,她也慢慢清醒过来。梦中的印象不甚清晰,但她依然可以确定,自己梦到了小时候回奶奶家的场景。

      自己的女强人妈说话角度无比刁钻,且是无差别攻击。在场所有人,没人能躲过她的抬杠。

      一个点子从周方仪的脑中钻出,她忽然知道自己该如何满足傅近年的需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