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视频ios下载官方下载

      建和元年的八月十八,是梁女莹一生中最辉煌灿烂的日子。

      这一天,在崇德殿前,举行了隆重的册封仪式。

      “朕闻为圣君者必立后,以承祖庙,建极万方。夫人梁氏,大将军梁商之女……”

      礼官的声音抑扬顿挫,“昔承明命,虔恭中馈,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宜建长秋,以奉宗庙……”

      身着皇后吉服的梁女莹,背脊骄傲地挺直,迎着阳光,泛着圣洁的光辉。

      “……夫坤德尚柔,妇道承姑,崇粢盛之礼,敦螽斯之义,是以利在永贞,克隆堂基,母仪天下,潜畅阴教……”

      母仪天下,多么美好的词汇,这可是全天下女子中最尊贵的称号。

      太尉杜乔一脸庄严肃穆,将象征着六宫权力的梓玺宝绶,恭敬地呈予她。

      梁女莹的唇边勾起愉悦的微笑,从此之后,她才是名副其实的皇后,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人的嘲笑。

      那些往日躲在她身后指指点点,自命不凡的贵女们,只能战战兢兢匍匐在她的脚下,任她发号施令。

      这次册封大典,顺便又减免了部分秋季赋税,以示普天同庆之意。

      梁太后到底还是没有做得那么绝,宣布加赐大将军食邑三千户,任命其二弟梁不疑为太常,正式踏入九卿行列。

      也进入了大汉朝廷的中枢机构,成为高品官员。

      关于大将军和太后之间的明争暗斗,在朝廷内外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所以此时一向名声不显的梁不疑,突然被重用,其中的深意,让人不由得多掂量掂量。

      当日下午,新鲜出炉还热气腾腾的皇后梁女莹,在芳林园举办了盛大的宴会。

      京都有名有姓排得上号的贵夫人们,都接到了她的邀请,规模之宏大,铺陈之华丽,空前绝后。

      因为是女眷们参加的宴会,作为帝王的刘志,只在开幕时象征性地出来坐了会儿,便把主场交还给了梁女莹。

      今日,她才是当之无愧的女主角,主导着整个宴会的风尚,一时风头无两。

      就连平日里各大宴会的女王孙寿,今日也识趣地穿着颜色暗沉的衣服,不与她争风头。

      只是还梳着她标志性的堕马髻,斜斜插着支垂珠步摇,走起路来如风摆杨柳,妖媚动人。

      刘志刚出去,她便从后面赶了过来,有意无意地拦住了他的去路,飞了个媚眼过来。

      “陛下,我家妹子还合你的意吧?”

      这话本来没什么,可她暧昧的神情却由不得让人想入非非,可偏偏这女人还不能得罪。

      “上次多谢夫人替我周旋。”

      孙寿媚眼如丝,妖妖娆娆地掩唇一笑,看得刘志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听得她咯咯娇笑不已,歪头看着他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呀?”

      “夫人想要什么赏赐?”

      “你可要想好了哦,当真我要什么都能给不成?”

      看着她饶有深意的目光,刘志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当然,只不过要在我能力之内的了。”

      “咯咯咯……”

      孙寿用纨扇半遮着脸,“好啦,我也不逗你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说罢扭着腰肢款款而去,刘志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以他的了解,这女人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她能将梁冀牢牢地抓在手掌心里,连给他戴绿帽子都不在乎,靠得可不仅仅是姣好的容貌。

      可以说,她是梁冀的智囊,有许多馊主意都是她想出来的,梁冀还只是狂妄自大,而她则是骨子里都透着黑色。

      每次遇到这个女人,刘志都是小心应对,梁冀从未将他放在眼里,虽然派了不少人手监视他,却并不看重。

      所以才给了他可趁之机,收买自己的人手,可孙寿看似对他很亲热,但却处处都在试探,显然并没有那么相信他。

      幸好他能与她碰面的机会并不多,否则还真有些疲于应付呢。

      刘志摇摇头,趁着梁女莹没空,准备出去面见盗门的人。

      上次相约见面,但双方对此事都持谨慎态度,几番隔空试探,最后才定了下来。

      与见其他人不同,刘志罕见地带了几名绿林高手作护卫,这些人都是陆奉介绍来的,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为了安全起见,刘志将地点定了旧书铺子的后院,等他赶到的时候,约定的时间已经逼近,却还不见盗门的人出现。

      他微微皱起眉头,莫非不来了?

      一行三人踩着点进来,是苏小手和胡拓,另一人出乎他的意料,是个十分瘦小的残废老人,腿脚明显有些不便。

      这与他想象中的世外高人,相去甚远,这人本事再好,也已经废了,凭什么能当上盗门之主?

      他自诩不是个以貌取人之辈,然而心中依然疑窦丛生,不过看苏小手两人的态度却非常恭敬。

      “刘君,老朽慕名已久,今日才得以相见,实在是不容易啊。”

      老人淡淡一笑,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老者,一点高深莫测的感觉都没有。

      “门主客气了,相见即是有缘,我的意思,相信你们都知道了,还有没有什么疑问或者条件,都可以当面提出来。”

      刘志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抒胸臆,双方纠缠得够久了,相信对方早就决定好了。

      “好,刘君够爽快,果然如他们所言。”

      老人从头到底都没有自我介绍,刘志甚至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相信你也听说了,我们盗门有条规矩,不可以入官场。”

      什么意思?难道是拒绝他了吗,可是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大费周章与他见面呢,完全是多此一举嘛。

      “刘君可知道,这条规矩是怎么来的?”

      他怎么可能知道,刘志心里吐槽,面上还是礼貌地摇摇头。

      “委实不知,还望门主告知。”

      “说起来,盗门是个古老的门派,其源头还要追溯到春秋时孟尝君。”

      老人侃侃而谈,令得刘志想起了鸡鸣狗盗这个成语的来历,这位孟尝君门下的确是养着些偷技出众的人才。

      虽然关于这一点,后世大多都是赞美他知人善用,不拘小节。

      “当时他暗地里网罗了不少的此类高手,组成了盗门的前身,为他四处窃取情报机密。”

      听起来倒有些像是个谍报组织的雏形,这位孟尝君确实是个有远见的英雄人物。

      “几代之后,却渐渐地脱离了齐国高层的掌控,回归民间,直到一百多年前,当时的门主遇到了刚刚崭露头角的光武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