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傻大闹宝莱坞票房

      她,喜欢厉庭深,爱厉庭深。

      这是一份久远的感情,当厉东升同意他们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叶尽染几乎都不敢相信。

      嫁给自己最爱的人,本就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她憧憬过许多美好的未来,向往过更多两个人要一起做的事情。

      刚开始的确很美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厉庭深越来越疏远她。

      从身体,到心灵,厉庭深都像是将自己往外推。

      可是奇怪的地方,也不是没有。厉庭深一边抗拒着接触,还刺激着自己的心灵,;另一方面,却也不拒绝……

      那天晚上,他明明也很热情,两个人共度美好的时光,而厉庭深更是带着几分的急切,就像是他们两个人刚刚在一起那样。

      从这上面的表现来看,厉庭深似乎是爱着自己的。

      “染染,你和庭深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母亲的询问,打断了叶尽染的思绪,可是这个问题,问得她根本无法回答。

      是啊,要孩子。

      他的冷漠,也出现在对待新生命的态度上。

      要孩子,厉东升想,母亲想,自己也想,可是偏偏……

      厉庭深不想。

      叶尽染感觉自己胃里都翻滚着苦涩,是厉庭深给他的那片药丸的味道,直接抵达喉头,她清了清嗓子,装作自然的回答:“妈,我和庭深现在还不想要孩子……他工作也忙,我有时候实验也很费功夫。”

      “两个人相爱,是不会找借口的。染染,你是不是和庭深闹别扭了?”

      母亲的敏锐,是叶尽染没有想到的,她一时语塞。

      何止是闹别扭,简直就是快要分崩离析。她怎么能告诉母亲,自己的丈夫不仅在外面有了人,还恬不知耻的带到家里来,让小情人对自己耀武扬威的。

      让母亲在这里已经是不孝顺了,还怎么能让她担心?叶尽染赶紧回答道:“妈,你别乱猜……我们就是暂时还不想要孩子,二人世界挺好的。”

      母亲似乎没有多想,她笑着说道:“哎呦,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你们这么恩爱,早晚会有的。妈妈也不是催你,既然你们两个人好着,我也就放心了。”

      “你也年轻,妈妈知道,你还想多玩两年。可是你要想想,说不定庭深也想快点要孩子呢?他宠你,怕你不高兴不说,你要体谅他……”

      是宠爱吗?

      还是一种情感上的放弃呢?

      叶尽染宁愿相信是前者。

      叶尽染不敢多说什么,幸好是自己一直推着轮椅,否则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怎么能躲过母亲的敏锐?她强忍住喉头的哽咽,硬是让眼泪憋了回去。说来也好笑,这一招也是自己从练习中学来的。

      女孩子的眼泪,不是武器,是自己的软肋。

      与母亲分开,是教堂的钟声。

      母亲兴致勃勃地要去听神父传道,她将母亲交给在教堂里服务的护士,而她却自己去见了医生,一是去问问母亲的情况,二是叶尽染对这些真的不感兴趣。

      “你母亲最近的状态真的好了很多。”医生给叶尽染看了大脑的CT拍片,叶尽染虽然对药剂配比十分在行,可是看这种图,她也是一头雾水。

      医生将拍片往灯箱上一夹,用手中的笔在上面指指点点:“你看这里,明显的活动欲望小了很多,这也就是说,你母亲现在可以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随后,他又换了一张片子,继续说道:“而这里的活跃度,慢慢高起来了,你也知道,你母亲现在能记住很多事情了。”

      “这些都是好转的迹象,能不能回到从前,我们的确是不能保证的,可是继续这样下去,自己独立生活是完全可以的。”

      独立生活,那就意味着,自己很快就可以接母亲回家,不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了!

      叶尽染藏不住脸上的笑意,和医生聊了聊以后该如何配合母亲的治疗,以及日后的治疗方案能否照常进行。她顺口提到了母亲最近去教堂的事情,医生倒是也不反对:“多和人有正常的人际交往也是帮助恢复的一个途径,那边我们的员工也都在帮助病人,你倒是不用担心她身体上的安危。”

      操心完母亲的事情,叶尽染依依不舍地离开疗养院。她留下了自己带来的童年回忆,交给了医生,希望医生可以利用这些东西,更好地治愈母亲。

      不过按照医生的设想的进度,说不定今年内就可以接母亲回家了。她的状态即使出了院,也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只不过需要找几个信得过的护工,好好地照顾母亲。

      手机振动发出嗡嗡的声音,叶尽染看到来电显示,心中突突地跳了一下。

      “厉庭深”。

      她将对方的名字以全名的形式存在自己的手机中,没有昵称、没有简称、更没有寻常夫妻间的称呼。

      这样的不特殊,反而是一种特殊。

      她迅速接起了电话,对面的声音果然是一如既往带着几分冷漠:“她出院了?”

      是个问句。

      看来厉庭深还不知道自己的小情人的确切情况,叶尽染“嗯”了一声,对听筒那边的厉庭深说道:“她似乎是出院了吧。”

      “似乎……染染,你现在的搪塞之词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厉庭深那边的语气听不出来,可是叶尽染就是听不到这里面有任何指责的成分,她不置可否,等着厉庭深继续说下去。

      “我现在在NEO的总部,嗯,你的实验室里,你现在过来一趟吧。”

      厉庭深明明说着命令下属一般的话语,可是却是舒缓而温和的。叶尽染应了下来,便打算驱车前往自己的实验室。

      NEO总部总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的,叶尽染作为这个组织里最年轻且最出色的药剂师,拥有着一个专属于自己的实验室。那里也可以说是自己的一个避风港,她有时候会沉迷于在里面制造药剂,而忘却时间的流逝。

      和厉庭深结婚之后,保护他的这件事情,渐渐地都被两个人放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