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直播改成什么名了

      大量的人或许感觉到危险临近,选择了暂时离开,让巴丝玛街道上静悄悄。

      远处房檐下昏暗的灯光在地上留下一个暗淡圆形光圈,稍远一点就被暗潮淹没,恍惚间似有鬼魅在黑暗中穿梭,丝丝阴冷的感觉。

      边兵驻扎地门口,三具尸体身体慢慢冰冷,一摊摊血迹在黑暗中如同墨汁一般,在地上画出诡异的,不知名的形状。

      两盏被箭矢射落的灯笼滚落在地上,灯笼的蒙皮纸曾经被火焰烧出一个大窟窿,风一吹,纸灰就无声无息的飘了起来,如同祭典死者烧过的纸钱一般。

      突如其来的暗杀,门外一片漆黑,唯一的线索只有一条,在那漆黑的环境中,有一个箭术高超的人在堵门猎杀他们。

      这人像是融入了黑暗中,与黑暗一体,谁都不知道她有没有转移位置,谁也不知道她致命的箭矢下一刻会从何而来,下一刻谁会死更无从得知。

      “阿蒙,耶那,交给你们两了”颜西北道。

      门缝里面,两个顶盾的男人做好出击准备,有不懂事的人用竹竿挑来一盏灯笼,想为他们二人照亮前路。

      “混账,还不把灯拿走,你想我们两死吗?”持弩箭的人耶那,他大骂一句,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引路!?

      这种情况下,灯笼引路只会把人引上黄泉路,也只有傻子才这样做。

      对于即将出门应战的两个江湖高手而言,敌人暗处,隐藏在黑暗中,如若他们用灯笼引路,就会在一片黑暗中为敌人指明方向,让他们两暴露在不知会从哪袭击而来的箭矢之下,与找死无疑。

      可要想出门,为今之计,就是他们自己也隐藏进黑暗,在黑暗中慢慢摸索,才能将危险降到最低。

      灯笼撤走,这两人先是适应了一下黑暗,等到眼睛能借助天上月光看到外面的景色后,他们两人才一前一后走出了门。

      门里面,颜西北静静地等待着!

      出门,这二人身体半蹲,盾牌顶在前面,相互协同移动。

      他们两先是查看了一下地上尸体,确定人已经死透,然后借助尸体倒下的方位,箭矢射来的方向,确定了敌人就藏在门对面的巷道里。

      那是一条连月光都无法穿进去的巷道,黑漆漆的如同地狱入口一般,又似那某种太古凶兽,正匍匐着,张开他充满恶意的大口,等待着猎物上钩。

      “耶那,对面!”持枪的人阿蒙,他如此说道,抬头示意了一下,目光从盾牌边缘偷窥了一瞬,又赶紧藏在了盾牌后面,他也怕被一箭射死。

      “上!”

      “你左,我右!”耶那低语道。

      他们二人并肩,缓慢的移动,同时还做好了箭矢射来那一刻就反击的准备。

      高超的作战经验,可以说单体实力这些江湖高手比军队还强,简单的联合配合也有模有样。当然,作为一个集体,他们这种随意搭配的临时组合,又跟纪律统一的军队不在同一层次。

      暗中,乌依古尔早就适应了黑暗,她眼睛反射着绿光,将周围的一切都纳入眼中。

      乌依古尔可不会等着人找上门,她在射落灯笼之后,就悄无声息的转移了位置,现在,她正藏在街道横向左侧的杂物堆旁边,从侧面亲眼看到两个持盾的人慢慢走向那条黑漆漆的巷道。

      “又是顶盾的,我讨厌这些人!”乌依古尔慢慢抬起弓箭,悄悄从侧面瞄准了一人。

      旋即,在黑暗中,乌依古尔手指一松,箭矢咻的一声射向了其中一人。

      这一次他们没有防住冷箭袭击,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巷道里面,只听嚓的一声,箭头射进了阿蒙小腿里面,吃痛下他大叫了一声。但他不愧是久经江湖的老手,中箭那一刻他盾牌横移挡在了身前,并且大叫道:“刺客在我们左边!”

      于此同时,耶那一扭身,眼珠晃动,在空旷的街道上锁定了那堆杂物,因为只有哪里能藏人。他瞬间手指轻扣扳机,刷的一箭射向了乌依古尔的方向,然后才用盾牌掩护同伴。

      弩箭射速极快,只听到那堆杂物传出嘭的一声,弩箭射穿了一些东西后钉在乌依古尔面前的一块木板上。

      “又是弩箭,好强的穿透力!”乌依古尔吸了口冷气。

      “是以前那个射我的人,反应真快!”乌依古尔盯着弩箭看了一眼,认出了对方。

      就在这时候,耶那快速拉弦弩箭上膛,刷刷连续射出三箭,每一箭都直奔乌依古尔而来。

      乌依古尔见样,在地上一个翻滚,也不甘示弱的连射两箭反击。

      街道上当即传来啪啪声响,弩箭射空在地上,箭矢接连射在盾牌上。

      “找到她了,再来点人!”弩箭再次上膛,耶那的目光在月色下锁定乌依古尔,对颜西北他们大叫。

      旋即,耶那盾牌一提,冲向了乌依古尔。

      “哼!夜还很长,我们慢慢玩!”乌依古尔见又有五人顶盾冲了出来,嘀咕了一句,转身跑进了另一条巷道。

      同一时间,阿迪里正发疯一样跑向了南村,乌依古尔开始行动,急需要支援。

      边兵驻扎地门口,又挂起了灯笼,颜西北站在灯光下,皱眉盯着乌依古尔离开的方向。

      “看清对方是谁了吗?”颜西北问阿蒙。

      阿蒙正在处理腿上的伤,三具尸体已经被搬走,阿蒙道:“没有!那人穿着黑袍,看不到身形!”

      颜西北疑惑的点了点头,转身对成一问道:“成一,你当时就在门口,以你的视力有看到对方长相吗?”

      “没有!”成一摇头,平静的说道:“当时我被压制在门后面,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

      话毕,成一不动声色瞟了颜西北一眼,然后神情淡然的盯着远方。在成一记忆中,虽然当时只有一撇,可一个女人拉弓的身影他已经记在了脑海里。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接连两声惨叫传来,是两个男人的叫声。

      很快又是男人的几声怒吼,像是什么东西被人撞碎了,噼噼啪啪响了一阵。

      “怎么回事?”众人听声,纷纷露出探寻的神色,还有人不动声色的往门内缩了缩。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中,四个手持盾牌的人,拖着两个伤员从暗中退了出了。

      “发生什么事了?”颜西北大声问道,受伤的人有耶那,他肩膀中了一箭。

      一人警惕的举着盾牌,掩护着后退,道:“刺客在黑暗中袭击了我们!”

      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又飞出一箭,嘭咚一声射在了盾牌上,目标直指耶那。

      在亲信的保护下,颜西北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黑暗中空无一人,他道:“你们这么多人都收拾不了他?”

      耶那捂着肩膀,弩箭已经被丢弃,道:“那个敌人很狡猾,非常善于利用黑暗的掩护,总能无声的变换攻击位置,我们追过去的时候只能被动挨打”

      乌依古尔早就知道跟这些高手不能死磕,她逃进黑暗之后就不停换位置射击,制造出到处都有敌人的假象,迷惑敌人的同时反击。

      此景,跟她在九头蛇山顶那一战如出一辙!

      耶那躲到人群顶起的盾牌后面,肩膀上的箭伤痛的他龇牙咧嘴,再道:“不过我挨了一箭,也看到了敌人的身形!”

      说起这事,耶那也是有苦说不出,这个袭击他的人像是跟他有仇一样,别人最多被射一次,他却一直被针对,直到受伤之后,袭击他的人还不放过他,箭矢像是不要钱一样疯狂射了过来。

      “谁!?”颜西北问道。

      耶那苦笑了一声,道:“还能有谁!我要是猜的没错,刺客就是那个女弓手,只有她才会对我有如此大的仇”

      耶那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乌依古尔,说她小心眼好像不对,双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杀他好像也没错。说她不是小心眼好像也不对,当时追过去的人有六个,就只有耶那一直被针对。

      所以,唯一的结论就是乌依古尔记仇,再用女人的方式报复他。

      “女弓手,跟波斯人一起的那个女的?”颜西北道。

      “没错,就是她!”耶那道:“我曾经射了她一箭!估计这次她就是想要我命!”

      “原来如此!”颜西北道:“看来他们是故意找我们麻烦的!”

      黑暗中,乌依古尔看着围成一圈的人,不甘的嘀咕道:“可恶,居然又让这家伙跑了,真是气死老娘了!”

      对方手持盾牌,像乌龟壳一样牢不可破,一直是乌依古尔软肋。

      “哼!”乌依古尔气愤不已,又拉弓,道:“还敢站在灯下看我,射死你们”

      说罢,又是一箭接着一箭射了出去,把满腔恼怒通通发泄在箭雨中。

      一时间,边兵驻扎地门口乱成一团,亦是有人中箭哀嚎,拼命逃回门内。

      在箭雨之中,灯笼又被射掉,颜西北他们再次被压了回去。

      “可恶!”颜西北退回去后,骂骂咧咧叫道:“这疯女人到底什么意思!?”

      外面再次陷入黑暗,没一人敢出门触霉头,乌依古尔已经达成了初步目的。

      南村,阿迪里一口气跑回家,喘气叫道:“阿托路死了,乌依古尔已经动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