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做爱视频www.mgdc987.com

      今夜是新月,明亮动人的月亮,已被厚实的乌云遮盖得近乎看不见。

      “今夜月色真美”这句话,在被密云笼罩着的今天,已无法说出口了。

      过去的告白、现在的心伤、未来的痛恨···一切都将在今夜终结。

      因缘切断之时,在此后,世界将会迎来了新的开始。

      在蜜色的街灯柔光下,翩翩起舞着的飞蛾,也在一步步地走向了重生。

      阴郁的深蓝色窗帘早已被人拉上,遮挡着窗外的风景与残月仅剩的光茫。

      婉如深渊般沉郁的幽蓝色房间内,只有一盏细细的台灯,正闪砾着微弱的橙光,仿是整个死寂的世界中,唯一的希望。

      脆弱得让人心痛的灯光映照下,两道被拖长了的漆黑身影正在房间内默默地沉沦着。

      没有半点的希望,灯光的存在对两人来说,可能只是沉沦在无底的深潭时,见证着命运的残酷,自身的愚蠢的证明。

      希望是残忍的,就算显示了远方的光茫,对困在名为恨怨的囚笼里的人来说,只是可望而不可及。

      无法捉到的希望,只是他人无情的嘲笑与伪善。

      把灯光放在永不可能到达的地方的,到底是仁慈的天神,还是恶趣味的恶魔?

      不断地告诉你世界上存在着希望,却又冷冷地看着被泥潭缠着身,无法动弹的你。

      这应该不是神所为吧?

      只照到洁白的墙角的一小部分的房间内,其中一道漆黑身影,早已失去了生气,被另一道更为高大的黑影绑在木椅子上。

      “你最喜欢了吧!”

      失去了生气,坐在椅子上的人影,被另一个人影用着尖酸刻薄的语气问道。

      然而,尸体是不会说话的,就算是何等锋利的言语,也不可能再对那个瘫坐在椅子上的人影造成更多的伤害。

      “女偶像们···”

      被灯长拖长了腿部阴影的另一个站着的人,从房间中的某处找到了一张又一张的女偶像照片,挑选了一番,然后逐一塞到瘫坐着的人影的口中。

      “能够吞下深爱着你的女人的照片死去,真是幸福呢!”

      另一个站着的人影看着已经脸部朝天,嘴巴被塞得满满的“人”,充满恶趣味地嘲讽着他。

      但现在还没有人知道的是,这番带有着浓浓恶意的话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事实呢?

      真实发生了的各样事情,并不会像记录着黑白色彩的残旧录像胶带那样,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腐朽,最终失去了仅剩的光彩,变成真正的“无”。

      人的记忆并不会随时间而消失,只是会遗忘在大脑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就如同真实发生了的事情,将会化成一颗又一颗的种子,寄藏在潮湿的内心深处,长年累月中,不断地生长,长出了尖鋭的萌芽。然后等待着血液的滋润,在满布鋭利尖刺的藤棘技条上,诞生出名为“罪恶”的花朵。

      ······

      穿越成为藤堂英司已经有数月了,三流大学毕业出来的自己,现在成为了文春娱乐部门的其中一名狗仔队成员,也已经习惯了这新的生活。

      虽然说是穿越,但藤堂英司穿越到的,并非是常见的小说中的过去,而是让人无法简单地适应得了的未来。

      没有了大部分穿越者所有的“先知”能力,自然也就没了所谓掌握各类最早的金融情报,大赚一笔,成为世界富豪的可能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虽然穿越到未来,但也只是穿越到三、四年后的时间线,权当是睡了一场很久的梦,只不过醒来后转换了一个新的身体···虽然这身体的原主人的身份很麻烦就是了。

      三、四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至少现在没有和这个时间的科技有脱轨,一些新兴的手机科技之类的,花一点时间还是能跟得上用法。也幸好日本本身民间科技有点不怎么长进,整个金融系统更是比以前生活的地方怕是落后差不多十年左右。

      不知是不是穿越时出现了什么意外,藤堂英司大部分关于自己以前的事已经忘记了。无论是穿越前的名字,还是家庭的背景,都完全回想不起来,所以也无法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着一个和他穿越前相同的人。

      知识和一些喜好上的东西倒没有什么想不起,只不过知识虽然遗留下来,但反过来说,却是有接近三、四年的知识断层,而且穿越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藤堂英司好像也是三流大学,甚至比藤堂英司之前所读的大学更为差,所以什么考上东京大学,然后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或成为金融业、IT业的精英社长,左抱滨边美波,右抱有村架纯,永野芽郁在怀中,这些就想都不要想了。

      现在能因“机缘巧合”下拍到了白石麻衣和知名餐饮业社长的约会照,然后加入了文春娱乐部的狗仔队,得到了一份还算稳定,又有丰厚花红赏励的工作,对前世今生都是学历失败者的藤堂英司来说,已经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那么今晚就先这样,明天我会把以前搜集过的贺喜遥香的资料交给你,可要加把劲,再上一层楼哦!”

      在付过今晚这顿可说是十分豪华的高级烧肉晚餐的费用后,中年大叔和藤堂英司一同走出了餐厅,跟藤堂英司交待了一下明天的工作安排,向他挥了挥手当作打气后,就坐上了计程车离开了。

      “嘛···拍不拍得到有用的照片,需要的不是我的努力,而是女偶像们自己的作死啊!”

      看着已经扬长而去的计程车,藤堂英司也只能嘴角微动,把刚才一直屈在内心中的无奈,轻声地说了出来。

      文春狗仔队虽然喜欢写故事,但前提也是需要有一、两张照片,如果真是洁身自爱,或是严重家里??的死宅偶像的话,根本难以对她们造成任何的攻势,只能放弃她们恋爱方面的话题,转而攻向队友、人际关系方面。

      所以说,文春狗仔队能成功来一击文春炮,全懒女偶像们自己的“努力”,没有她们的行为,文春狗仔队也没有饭能吃了。

      所有的女偶像恋爱花边新闻,主力从不是狗仔队,而是当事人。

      “新月呢?今晚是···”

      由于和中年大叔约饭的地点和自家离得不算十分远,从餐厅处走回家也不过是三十分钟左右,所以藤堂英司也没有坐列车或巴士回家,而是选择慢慢地散步归家。虽然有时会不小心绕了远路,但看着沿途的景色和行人,还是别有一番风味。

      而就在藤堂英司走过其中一条行人天桥时,却看到了天桥的一面横梁上,似是被不良少年涂上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数字。

      “?···什么东西?现在的不良少年真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