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个目标

      赵明从占卜家俱乐部回到值夜者小队总部,走进队长办公室时发现队长正看着自己。他无视乔纳森的目光,对乔纳森说:“乔纳森,你得多去天文爱好者俱乐部的管理员加文先生的梦境中做做客,我们发现这小子有点问题。”

      “我正要说这个事克莱思,我去过加文.莱特先生的梦境了,他的梦境让我感到一些疑惑。”乔纳森说,“克莱思,他的梦境中出现了你和周瑞。”

      “他做的什么梦?”听到乔纳森说话的陈少清从门外走进来。

      乔纳森皱着眉,反问两人:“你们跟加文.莱特先生说了什么?”

      “没有啊。”陈少清摇摇头,心想难道加文发现了自己是值夜者吗?不可能啊,自己完全没有露出破绽,反而很好地伪装成了一个资深天文学者。

      乔纳森说:“我在他的梦里看到一个很大的会议厅,加文先生站在鲜艳的红地毯上,手里捧着一个足有一公斤重的奖章。一道女声喊道:‘下面有请著名天文学教授周瑞.史密斯先生为加文.莱特先生颁发天文学研究终生成就奖!以表彰加文.莱特先生的丰功伟绩!’掌声同时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然后你!”

      乔纳森指着陈少清,继续说,

      “你穿着隆重的学者服装,拿着另一枚足有一公斤重的奖章挂在加文.莱特先生的脖子上。此时加文.莱特先生高声说:‘我要感谢史密斯教授,是他的那一番话让我醍醐灌顶,史密斯教授是我的启蒙导师。’”

      陈少清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很精彩,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赵明在一旁偷笑。

      乔纳森说:“接着那道女声又再次响起:“下面让我们有请另一位资深天文学教授来给加文.莱特先生颁发杰出天文学成就将,以表彰加文.莱特先生对天文学做出的杰出贡献!”掌声再次响起,然后你!”

      乔纳森又指着赵明,接着说,

      “克莱思你就出来了,你和周瑞一样,手里拿着一枚奖章挂在加文.莱特先生的脖子上。加文.莱特先生自豪地说:‘我要感谢这一位教授,在他的帮助下,我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赵明愣住了,心想:另一位教授?我不配拥有名字吗?对了,那家伙根本不知道我叫什么。

      乔纳森说:“接着那道女声说:‘让我们有请贝克兰德最耀眼的明珠奥黛丽小姐为加文.莱特先生献上花朵!’美丽的奥黛丽小姐捧着一束鲜花飞奔到台上,吻——”突然咳嗽两下,“咳咳!大概就是这样。”

      陈少清和赵明异口同声地说:“乔纳森,不需要再对加文进行调查了,那家伙简直是在做梦!”

      “人都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正常的。”乔纳森喝了一口咖啡,苦恼地说,“人在梦境中是不会骗人的,我频繁窥探加文先生的梦境,很容易看到他的隐私,看到他不想让人看到的一面。既然加文先生没有问题,我也不好再去窥探他的梦境。你们记住,今天的话不能到外面去说,这会有损加文先生的名誉。”

      加文.莱特曾经去过贝克兰德,在一场舞会上邂逅了美丽高贵且富有的奥黛丽小姐,从此奥黛丽小姐就在他心中种下了种子,成为了他朝思慕想的梦中情人。

      这完全是白日做梦!

      乔纳森说话的时候,巴伦堡市值夜者小队总部内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一位受乔纳森雇佣的农民跑上二楼,对坐在沙发上的卢恩说:“警官,沃克夫人回来了!”

      沃克夫人是死去的庄园主科林.沃克先生的妻子,科林.沃克的事件还未结束,必须查出封印物“嗜血的锡杯”为何会在科林.沃克先生的手里。乔纳森带着所有值夜者小队成员外加上陈少清,立刻出发去拉达瓦镇,科林.沃克先生的庄园。

      庄园房舍的门打开了,沃克夫人坐在大厅内。她看起来很憔悴,眼睛里带着悲伤。

      乔纳森让陈少清和赵明等在门外,和卢恩走进大厅,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和善:“沃克夫人,我们是巴伦堡市的警官,我们想问一问关于你先生的事。”

      乔纳森拿出高级警官证,让面前的女士看见上面的标志和印章。

      沃克夫人伤心地说:“噢!警官先生,我实在不愿意回忆我的先生。我去我母亲那里呆了一个月,就是为了忘掉这段伤心事。”

      “抱歉,夫人。我们认为你先生的死亡有一些蹊跷,必须要询问一下。”乔纳森说。

      沃克夫人柔声说:“我的丈夫爱拉小提琴,每天晚饭后,他总会坐在窗户上,仰望着星空,拉出一段优美而动人的旋律。他简直是一位优秀的小提琴手!”沃克夫人脸上露出笑容,“空闲的时候,我的丈夫还会带着他心爱的猎犬,到田野上猎杀小动物……”

      女士,我们想知道的不是这些……乔纳森耐心等着沃克夫人讲完,提醒道:“沃克夫人,我们想知道您先生在去世之前是否和奇怪的人有往来?”

      “约翰,别跑远了!”沃克夫人对在院子里玩耍的七八岁小孩喊了一声,接着说,“警官,我对我丈夫的交友情况不甚了解,只知道他和拉达瓦镇的木匠泰伦先生比较熟,他们经常相约一起去打猎,赌钱,喝酒。我丈夫是一个豁达的人,他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他的那些朋友都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在我丈夫的葬礼上,我见到了许多我丈夫昔日的朋友……”

      沃克夫人滔滔不绝的话让乔纳森有些顶不住,乔纳森对卢恩说:“卢恩,你来和沃克夫人谈一谈,我去其它地方看一看。”

      乔纳森走到院子里开启灵视查看整个房间,卢恩接下乔纳森的重担,继续和沃克夫人聊。

      卢恩问:“沃克夫人,我想问一问科林先生手中握着的那个锡杯的来历。”

      沃克夫人:“……”

      沃克夫人仅有七岁的儿子约翰在院子里玩沙子,闲逛到院子里的陈少清问约翰:“你是科林先生的儿子吗?”

      7岁的约翰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玩沙子。院子里栽着几棵树,停放着一架马车,马车旁有一个仅有一米高的小房子。

      陈少清问约翰:“这个小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约翰放下手中的沙子,指着小房子说:“这是爸爸最爱的猎犬杰克的家,可是自从爸爸走了之后,杰克也不见了。杰克和父亲的关系最好,不管父亲走到哪里,它都会跟着去。”

      陈少清的眼睛眯了起来,问:“杰克是什么品种的狗?”

      “杰克是一支可爱的柴犬,它是一只会笑的柴犬。”

      一只消失的柴犬,让人情不自禁想到赵明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被困的那个小教堂里出现的变异柴犬。

      陈少清将小男孩的话告诉了乔纳森,乔纳森立刻带着三位值夜者离开庄园,赶去巴伦堡市郊外的那座小山。

      事情辗转多次,又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回到了那个小教堂。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地下室那只变异柴犬的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但是值夜者们有特殊的手段,总能从教堂里找出一些东西。

      乔纳森说:“时间过去太久了,普通的通灵手段很难得到有用的信息,我们必须向女神祈求,祈求女神的力量来让我们看到这只死去的柴犬经历了什么。”

      卢恩赶回瓦斯计费器维修部,带回仪式所需的物品。乔纳森在猎犬尸体前摆上一支用月亮花制作的蜡烛,一支用夜香草制作的蜡烛和一支添加了薄荷的蜡烛。

      月亮花象征着女神绯红之主身份,夜香草象征着黑夜,薄荷和柠檬能很好地取悦美丽的女神,更容易得到女神的喜爱和宠幸。

      接着乔纳森拿出“圣夜粉”,围绕着地下室洒上一圈。“圣夜粉”上的灵性喷涌而出,形成一个密封的、宁静的环境。

      仪式魔法需要一个宁静的环境,陈少清,卢恩,赵明三人走出地下室,站在门外等待。

      接着乔纳森在变异柴犬的尸体上洒上大量的柠檬精油和清香草汁,掩盖住尸体的臭气。这同时也能取悦美丽的女神,一举两得。

      乔纳森站在密室中央,右手在胸前连点四下,虔诚地用赫密斯语念道:

      “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

      “您是绯红之主,隐秘之母,”

      “您是厄难与恐惧的女皇,安眠和寂静的领主。”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眷顾,祈求您让我看到这只柴犬生前所看到的东西。”

      密室内变得一片宁静,隐秘和安静笼罩着这里,让处于其中的乔纳森不禁陷入梦境。

      梦境在一片黑暗中展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