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vdaxiangjiao

      “哟,好久不见啊。”俾斯麦狼狈的从海水中爬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了黎塞留:“刚才看你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不见就这么惨啦?”

      “你如果不想死可以继续说下去。”俾斯麦从海上站起身,环顾四周。

      原本充盈在这里的众多弗莱彻级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则是她的群狼在脚下的海面游弋。

      之前她和弗莱彻级战斗时,群狼并没有出动,主要的原因还是俾斯麦不清楚弗莱彻的数量,贸然出动可能撞个头破血流。

      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

      俾斯麦转过头,就看见那个穿着古怪的航母悠哉悠哉的朝这里靠近。

      作为航母舰娘,企业好像连一点航母的自觉都没有。不但丝毫不介意自己的本体出现在敌人面前,还根本不放飞舰载机。

      不放飞舰载机的航母要怎么战斗?肉搏?真就自古弓兵多近战?

      想到这里,俾斯麦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黑海的噩梦之中,她也并不是全部认识。除却猎户座、黎塞留以及所罗门海那位,其余两位她并不清楚其底细。

      现在想来,自己好像不了解的,都是北美的东西。

      真是,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北美都是个令人讨厌的词汇。

      “人都到齐了么?”企业一脸无所谓的来到俾斯麦和黎塞留面前,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弗莱彻的身影:“少一个啊,这可不行。”

      企业转头,感觉海水中有谁在朝自己靠拢,于是响指一响。

      因为想要向企业靠拢,所以会出现在企业身边。

      下一刻,一个狼崽子就突兀的出现在企业手中。

      “这是什么?”企业皱了皱眉:“不是弗莱彻,潜艇?”

      “放开她。”俾斯麦眯了眯眼睛,声音冰冷。

      “可是,这好像不是我想放不放的问题吧。”企业耸耸肩:“你们和人决斗都是这么决斗的吗?在人脚下放一堆潜艇?”

      说着,企业跺跺脚,一个响指,无数鱼雷就突兀的从海水中出现。

      因为狼群想要攻击,于是她们发射了鱼雷。

      可是这些攻击都是企业单方面强迫狼群发动的,所以她本人很灵活的跳离了这些鱼雷的航线。

      失去目标的鱼雷在大海中相互撞在一起,引发出无数巨大的浪涛。

      “行了,起码这一阵子不用担心这些狗崽子了。”企业说着,随手将自己抓到的那个潜艇扔回海里,然后兴致勃勃的看向俾斯麦和黎塞留。

      “不宣而战,偷袭绑架,同室操戈,残忍暴虐。”企业指着对面的两人,一条一条细数她们对齐开一行人一路上犯下的罪过,眼神逐渐开始入戏:“现在,我要用什么来回敬你们的不义呢?”

      “随你。”俾斯麦身子一沉,背后舰装转动。

      从企业这一路上的表现来看,她还无法确定企业的能力是什么,在不了解敌人底细的情况下贸然接近是很不理智的行为。这一点,她刚才在岛上已经证实了,所以她准备用自己的主炮远距离攻击试探,只要企业能力发动的次数够多,她就能摸清楚这个人的底细。

      只是,这种试探在企业面前不算试探,而是自己找死。

      “遵从血的契约,放逐于这个世界的彼岸,混乱的源泉啊,你的主人在这里!”企业哈哈一笑,嘴里中二的台词不断蹦出:“吾语,否!”

      响指响起。

      因为俾斯麦要开炮,所以炮弹会爆炸。

      因果倒置!

      俾斯麦第一时间发现了情况的不对,但是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八枚炮弹就在自己面前,在自己的炮管之中炸开!

      剧烈的爆炸席卷整个海面,浪花伴随着烟尘冲天直上,仿佛从天而降的一把利剑。

      黎塞留的表情变了变,看向企业的目光中多了一些什么。

      响指。

      每次企业发动能力时,她的响指都是关键。

      “喂,没死吧。”黎塞留俯了俯身子,朝浓密的黑烟中问道。

      “这种程度还杀不死我。”俾斯麦咳嗽了两声,从烟尘中走出。只是和她脸上的风轻云淡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她身后的舰装。

      与之前剧烈的战斗不同,即使战斗再怎么激烈,俾斯麦的主炮都依然耸立在那里。可是就在刚才的爆炸之中,俾斯麦的四门主炮已经全部报废。

      看来能够让噩梦真正收到创伤,还得同样是噩梦的攻击。

      “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情况有些似曾相识?”黎塞留呵呵笑了笑,脸上浮现出一丝回忆的神采。

      俾斯麦目光动了动:“你想说三年前?”

      “不是么?”黎塞留耸了耸肩:“这和三年前,人类攻打过来是不是差不多?”

      俾斯麦摇了摇头:“人类哪有这么厉害。”

      “哈哈,说的也对。”听了俾斯麦的话,黎塞留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又得联手了啊。”

      “真是,不快。”俾斯麦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如果可以,我一点也不想。”

      “巧了。”黎塞留脸上一笑:“我也是。”

      下一刻,时间暂停!

      四秒钟后,企业恢复行动,转身一记横踢踢在黎塞留朝自己踢来的腿上。

      五秒钟后,时间恢复流动。

      空间虫洞中,俾斯麦的身影出现。

      已经彻底报废的舰装在俾斯麦的意志之下,组合成一把比她还高的金属巨剑,像是从天而降的雷霆,狠狠地朝企业劈了下去。

      “遥远的传说啊,回应我的呼唤吧!”企业仅有的独目微微一动,但是下一刻,黎塞留收回自己的大长腿,两只手上前精准的抓住企业的双手,两人十指相扣,打断了企业的施法。

      企业一愣,就看见黎塞留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现在吟唱魔法是不是有点晚了?太平洋的劫掠之风?”

      巨剑挥下,可怕的力道几乎将大海一分为二。

      一道笔直的裂痕出现在海面之上,不断朝大海的两端延伸,仿佛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天堑。

      而在那天堑之中,稳稳的承受了巨剑力道的,就是紧紧抱在一起的企业和黎塞留两人。

      俾斯麦的攻击不分敌我,大开大合,一旦出手,绝不回头。

      也正因如此,企业自来到百慕大之后,第一次受到创伤。

      巨剑劈在企业和黎塞留的肩头,两人的肩膀同时被劈出一条可怕的口子,只是黎塞留并没有随企业一同坠入深海,而是在自己技能cd结束后转身在空中留下八枚炮弹就离开了。

      正如黎塞留之前所猜测的,企业并不能从一开始就无效她的时停,至少在五秒钟的前几秒,企业是无法行动的。

      所以这次黎塞留在时停的前两秒就放出炮弹,第三秒中脱离之后就结束了时停。

      如果时停持续到五秒钟,那么企业就有一秒钟的时间可以规避炮弹。因为在那一秒炮弹是不动的,而她是能行动的。

      只是在时停结束的一瞬间,企业终究还是用出了自己的能力。

      因为她要离开,所以她出现在海面之上。

      啪。

      下一刻,炮弹在大海的裂痕中爆开,企业本人却已经出现在了海平面之上。

      而同样出现在海面上的,还有黎塞留。

      “切。”看了看自己肩头可怕的伤口,黎塞留脸上就露出浓浓的怨毒。

      虽然这是她已经预料到的,但是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是难免愤慨。

      可是反观企业那边,她却对自己的伤太过留意。

      “可以啊。”企业拍了拍手,看着面前逐渐愈合的巨大沟壑,朝俾斯麦和黎塞留发出了诚挚的感慨:“你们这不是挺像一对配合出色的搭档么?为什么之前内斗得那么厉害啊?”

      “这与你无关。”俾斯麦转动巨剑,将其扛在肩上,面色不善。

      在她们中间,被俾斯麦劈开的大海沟彻底愈合,两岸的海浪拍在一起的声音宛如雷霆,轰然在天地间炸开,仿佛是大海在发怒一般。

      然而,大海是不会发怒的。

      能发怒的,只有大海的女儿。

      就比如俾斯麦,比如黎塞留。

      比如。

      企业。

      响指响起,企业肩上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愈合,几个呼吸后就恢复如初。

      “得亏你是对着我的人下手。”企业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身体的伤口虽然愈合,但是她那件十分喜欢的黑色衣服还是被劈出巨大的口子:“如果你要是对着我的头下手,我就真的不能保证接下来你能否活下来了。”

      “既然你这么说,我之后可以努力试试。”俾斯麦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淡漠的黄金瞳紧紧地盯着企业。

      “那可不行,那可不行。”企业举起自己的双手,连连摇头:“指挥官说了,将来要亲自把你们收服的,如果今天就在这里把你们弄死,他会不高兴的。我不想让指挥官不高兴。”

      “所以,看来我只能尽量避免让你激怒我了。”企业说着,从自己舞动的残破衣摆下,抽出了那个高仿的星战光剑:“准备好,接受制裁了么?”

      “这话,我们原封不动的还给你。”黎塞留微微一笑。

      下一秒,双方重新冲撞在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