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球招式巴黎铁塔

      翌日周二。

      今早的交易操作,陆鸣满仓持有的五粮液一直拿到下午14点20分左右才兑现利润全部获利出局,基本上也卖到了日内分时的最高点了。

      尾盘看到之前做了一次的达连重工在早上往跌停板急跌被主力拉回来,到了下午两点半过后,陆鸣分批低吸再次满仓达连重工。

      到了12月25日周四,陆鸣从达连重工出来之后,又回头去猛干券商了。

      这一次他干的券商标的是西步证券,三大头部券商龙头已经上涨无力,前期涨的太凶拉不动了,资金做高低切换到后排的西步证券进行接力,异动时被陆鸣察觉到了资金流向,果断满仓也做接力。

      整个12月份,陆鸣化身劳模疯狂猛干大A,天天都在疯狂猛干,为的就是尽可能的做出更多的利润出来,把收益做出来,日内能做T就尽量做T,一两个点的利润也不嫌弃了。

      他现在的资金量,一两个点的利润七八十万呢,复利起来也是十分可观的。

      之前嫌弃是资金量小,绝对利润并不大。

      陆鸣觉得像他这么努力勤奋的劳模典范,证监会应该要他发一面劳模锦旗,他每天都在快进快出的做高频交易,他现在的资金规模,意味着每天做一次卖出交易就要缴纳四五万元的印花税,给一面劳模锦旗真滴不过分有木有。

      券商也每天从他身上稳赚四五千,而且随着他的资产不断的创新高,缴纳的印花税和交易佣金也随之增多。

      到了月底,一天的印花税就要缴纳超过5万元,交易佣金也要缴纳超过5千元。

      ……

      2014年12月30日周三,上午11点15分。

      陆鸣从西步证券兑现全部利润,看着自己的证券账户上的总资产可用规模,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

      万!

      去掉杠杆资金,账户净资产来到了万元。

      “嗯??这么巧的数字?这……”陆鸣把杠杆资金剔除得出这个数字的时候也愣住了好一会儿。

      不过倒也没有多想什么,纯属巧合。

      明天周三是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之后就是2015年了。

      今天从西步证券出来之后不准备开仓了,因为T+1的缘故,今天要是又干进去了,明天出了资金也转不到银行卡,现在空仓一天明天就能把资金从证券账户转出到银行卡。

      也该休息一下了。

      在疯狂连续猛干之下,终于在新开年之前完成了5000万利润的目标,结果还是挺满意的。

      但达成这个目标也着实累的够呛,整个12月份都保持着这种高强度的战斗状态,要命的是周末双休日以前是可以好好休息的。

      现在是周末双休更要命。

      安亦柔恨不得把他前五天工作日期间攒下的公粮全部在周末带走,她这种压榨能力比资本家都凶有木有。

      安亦柔和大A都猛干这谁顶得住……

      整个12月份下来,陆鸣特地给自己撑了下体重,虽然维持着体重没有下降,但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日渐消瘦。

      ……

      下午,陆鸣来到了财联证券营业五部。

      这次他来营业部,接待他的是一间贵宾室,接待规格直线攀升,两个月的入市时间,十万本金到现在五千多万,俨然是一位冉冉升起的游资大户。

      如果说之前是运气的话,那么整个12月份他做的高频交易次次都能精准低买高卖,这不是运气两个字就能解释的通了,只能说他确实有自己的秘密看家本领,能让他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成为他的提款机。

      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天赋这个东西。

      贵宾室里,客户经理苏晓曼望着他喜眉笑眼的说道:“先让我猜猜,今天你过来是想要再加杠杆,对吗?”

      陆鸣点头笑道:“超级加倍!”

      苏晓曼悠悠轻叹的说:“两个月收益翻五百多倍,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我都想辞职跟你混了。”

      见面闲聊了两句,陆鸣直入正题道:“晓曼姐,你就告诉我,你们部门能给我的最大两融倍数是多少?”

      苏晓曼惊讶的望着他,迟疑了片刻还是说道:“陆鸣小弟,你太疯狂了,你在走钢丝,在刀尖上起舞,你这样一次都不能失手,前面你赢了99次,但第100次失手输了,前面99次都会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她想好心提醒一下陆鸣,在她看来陆鸣已经被短期获得的暴利蒙蔽了双眼。

      陆鸣云淡风轻的笑道:“我会一直赢下去,这次我要20倍杠杆。”

      苏晓曼整个人仿佛定格了几秒,然后直接站起来就转身:“告辞——!”

      看着她转身离去的架势,陆鸣失笑的后仰靠着沙发没有起来,苏晓曼走出几步路便停了下来,再次转身回来,带着无奈的眼神注视陆鸣十分肯定的说:

      “很遗憾的告诉你一个消息,不但你想要的20倍没了,而且你现有的比例也会下调到2倍。自从去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开始转暖,融资融券、股票配资等融资渠道也是空前火爆。”

      “但近期管理层进一步加强监管券商两融业务,三会监管两融收紧,正监会重启两融检查、银行加强信贷管理、保监会开展险资两融业务检查,简而言之严肃整顿杠杆资金入市。”

      说到这里,苏晓曼回道自己的位置坐下,纤手环抱在身前,又补充道:“你现在的授信额度是7倍,必须要降低到2倍,今天你不来过两天我也会打电话通知你这个事情,正好省了电话费。”

      陆鸣苦笑的摇了摇头,道:“听你这么说,看得出来管理层希望让眼下的‘杠杆牛市’步入慢牛,单单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要么不抓要么两手一起抓,只是两融收紧,那必定催生民间配资的火爆,这边收紧,场外配资那边还不得杠到嗨翻天?”

      苏晓曼双手环抱耸耸肩,“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这不是我一个小小的券商营业部客户经理能左右的。”

      “就吐槽一下……”陆鸣笑了笑,无奈的叹道:“加倍不成还给整折半再折半,那行吧,折就折,不给杠杆咱照样能做出超额收益来了。”

      只能这样了。

      管理层收紧这是属于不可抗力因素,至于场外配资对于陆鸣来说也是走不通的一条道。

      首先自己没人脉,网上那些配资平台要么有可能是坑,要么就满足不了他的配置规模,没人敢给他钱。

      陆鸣要搞五千万的二十倍杠杆,那就是10个亿的资金规模,场外民间配资平台都不可能给得出,大多数配资平台都不过是千万资金规模,上亿规模的平台都少的很。

      理论上是可以搞定的,那就是挨个的配资平台都配个遍,但实际操作显然是不可能的,一来复杂容易爆雷,二来要花费很多的时间。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利用现有资金把收益率做上去来得实在。

      只要每天都能做到满仓稳定盈利6~8个点左右,复利下来其实也很夸张了。

      半小时后,陆鸣离开了财联证券营业五部,把之前的杠杆资金连本带息给了券商,重新办理了新的手续,两融授信额度下调至2倍。

      陆鸣同时再以5000万的本金融资2倍最高授信额,实际可操作的资金来到1.5个亿。

      除此之外,陆鸣也开通了一个独立席位,也就是快速交易通道。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