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した来る日

      酒足饭饱,莫柏君笑意盈盈的看着秦玉寒,道:“秦大小姐,走吧!”

      想了想,道:“玉寒,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找郎中啊?”

      秦玉寒点点头,道:“我打算再去北郊的那几家药铺看看,许多江湖郎中医术都还不错的,万一就碰上了呢!”

      莫柏君一听去北郊就不乐意了,小声抱怨道:“怎么要去那么远啊?就在这城中找不到吗?”

      秦玉寒笑道:“刚刚有人叫我付钱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啊!怎么,酒肉一下肚,承诺就抛之脑后了!”

      莫柏君刚要开口,一个眉清目秀中等身材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道:“打听一下,几位寻郎中所谓何事啊?是为了治这位姑娘脸上的疤痕吗?”

      说着,抬手轻轻指了一下映雪。

      此人身上一股子清香味,不是花香,更像是一种草药的香味。

      秦玉寒已经记不清上一世给映雪治好疤痕那郎中的样貌了,但是,一看到这男子,就有一种预感,他就是那位能治好映雪的郎中。

      起身,朝男子行了个礼,道:“是的,我们去寻郎中就是为了此事。不知公子可认识有名的郎中,能否劳烦为我们引荐一下?”

      男子回礼道:“若是不嫌弃,可以试试在下新研制的雪芙膏,此膏药是外敷的,对去除疤痕十分有效。你们放心,此膏药在下亲身体验过,效果显著。”

      秦玉寒连忙点点头,道:“那就有劳公子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男子微微一笑,道:“在下姓王,单名一个青字,芳草青青的青。”

      秦玉寒道:“真是好名字,那就多谢王公子了!”

      王青道:“姑娘不必客气!”

      想了想,道:“不过很抱歉,在下如今借住在青平侯府,实在不方便带着各位前去取药,不如你们几位就在此处等我,我去取了药便回来,可好?”

      秦玉寒连忙点点头,道:“好,多谢王公子,酬金......”

      没等秦玉寒说完,王青连忙摇摇头,道:“酬金不急,等治好了这位姑娘脸上的疤痕再说也不迟。”

      秦玉寒道:“那就听王公子的。”

      王青转身就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转过头道:“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呢!”

      秦玉寒连忙笑着道:“真是抱歉,刚刚太过欣喜,竟忘了这事,我姓秦,名玉寒,身旁这两位是我的至交好友莫柏君和映雪。”

      莫柏君脸上没什么表情,僵硬无比的冲王青抱了抱拳,就算打过招呼了。

      映雪一直低着头,朝王青轻轻行了礼,就躲在秦玉寒身后去了。

      王青笑着行了礼,道:“秦小姐,那我先去取药。”

      说着,快步走出去了。

      莫柏君一脸嫌弃,道:“秦玉寒,你怎么对一个刚见面还没有半个时辰的男子这么热情啊?你就这么信他能治好映雪脸上的伤?”

      秦玉寒笑着道:“直觉,他就是能治好映雪脸上疤痕的郎中。”

      莫柏君道:“他都没说他就是郎中呢!”

      秦玉寒道:“他身上的草药味啊,你没闻到吗?如果不是长期和各种草药打交道,是不可能沾染上那么重的草药味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是个病秧子,经常服药。不过,显然不是这种可能,他眼睛有神,一看身体状况就很良好。”

      莫柏君笑了,道:“没想到秦大小姐观察得这么仔细啊!还真是厉害。”

      话音刚落,一道沉稳浑厚的声音响起:“噢哟,还真是秦丞相家的大小姐和莫将军家的小少爷嘛!本侯刚刚还以为是阿青认错人了呢!”

      来人正是青平侯爷顾浩平,当今皇后娘娘顾思雨的哥哥。

      秦玉寒起身行礼道:“玉寒见过青平侯爷,侯爷安好!”

      莫柏君也行礼道:“柏君见过侯爷!”

      顾浩平笑着道:“不必多礼。我听阿青说,你们要在此等他回去取药送来,是吗?不如你们几个也随我一起去府里坐坐吧!刚好今日是我夫人阿灵的生辰宴,你们一起去热闹热闹吧!可好?”

      顾浩平口中的夫人不是他的正妻,而是他正妻逝世后,他娶进门的一房姨夫人,听说他极其宠爱这位姨夫人,除了没给她正妻的名分,其余的可是样样都给了她最好的。

      虽然秦丞相府以及莫将军府都跟青平侯府没什么交集,但是看着青平侯春风得意的笑容,秦玉寒也不好拒绝这个邀请,笑着道:“那我们几个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侯爷款待!”

      青平侯爽朗的笑了两声,道:“那就走吧!”

      想了想又道:“秦大小姐和你身后那位姑娘就乘坐马车,莫小少爷随我们骑马吧!”

      莫柏君点点头,刚要开口,秦玉寒就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笑着道:“侯爷,先前不知今日是您夫人的生辰,现在既然知道了,就这么空手去实在是不好意思,怎么都要带点礼物才行。侯爷您肯定还有要事忙,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可否让阿青跟我们一路?我们去寻香阁给夫人挑件小礼物再过去。”

      青平侯笑得眼睛弯弯的,道:“不愧是秦丞相家的千金,真是知书达礼,那就让阿青同你们一路吧!”

      随即,又笑着道:“不过,也不要太破费了,随便带个什么小礼物就行,有你们的心意,我夫人肯定开心得不得了。”

      目送青平侯的马车离开后,秦玉寒他们一行人就往寻香阁赶。

      青平侯嘴上虽说着不要破费,随便带个什么小礼物都行,不过,若送他夫人的礼物实在太寒碜,他心里肯定会不舒服的。

      秦玉寒挑了一对白兰玉的耳环,又挑了一个镶嵌着蓝色玛瑙的头钗,既不华丽也不张扬,但是却隐隐透着高贵。

      这两样东西可都是寻香阁的上上品,价值千两。

      看着秦玉寒付钱让掌柜的把礼物包起来时,莫柏君眼睛都瞪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玉寒。

      秦玉寒笑了笑,又给映雪和王青,还有莫柏君都各自挑选了一样价值不菲的礼物,才笑容满面的往青平侯府赶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