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职业商战>

      第一百五十章搭戏台

      那如何混编呢?怪物的最高层,即怪物二王子,与怪物五王子,以往它俩住的地方,相距很远,混编后,它俩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工作也在一起,其他的怪物,一个怪物二王子的兵,配一个怪物五王子的兵,俩个兵同吃、同住、同工作,由于怪物数量很多,所以混编不是一两下就可编好的,得用好多天,韦行成等人,在城上观察怪物时,看到一些怪物五王子的兵,住到怪物二王子的兵的营帐中,同时,韦行成等人也看到了,怪物二王子的兵,住到怪物五王子的兵的军帐中,之后众人问韦行成,怪物们这是要干什么,韦行成实在想不出,怪物们要干嘛,于是他说:“我实在想不出怪物们要干嘛,以后慢慢猜吧,今日我们也观察累了,也观察久了,那么我们回家吧,众人听后,就朝临时的家行去,”众人路过老鱼家时,老鱼就进了家,不久后,韦行成等人,走到了他们家的门口,之后,他们见到了一位女修仙者,女修仙者见了韦行成就率先说:“那位是韦队长?”韦行成听后说:“你找我何事?”女修仙者听后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能到僻静之处说吗?”韦行成听后,把此女带到了逍遥堡的船板上,之后韦行成说:“你想说什么,说吧,”此女听后说:“你有杀怪之策吗?”韦行成听后说:“无,”此女听后说:“我有杀怪之策,”韦行成听后说:“快请说,”此女听后说:“若用我的计策,杀了很多怪,你得重奖于我,我知道你分配战功大公无私,所以我才来找你献策,献策后,我希望你继续保持优良作风,”此女说完这几句话后,又一鼓作气说了她的计谋,韦行成听后说:“此谋消耗成本太大,而所获甚少,所以此谋为下策,”此女听后说:“下策,也是策,我们能吃一口怪物,就吃一口,你别犹豫了,你记住,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韦行成听后,又仔细想了一会子此策,之后他同意使用此策,然后韦行成等人,和此女一起去租木材,租木材是为了搭戏台,等韦行成等人到了租木材处后,就要租木材,结果商人不愿意租,商人不租的原因是:“他不想租木材给韦行成等人,他想让韦行成大人,用全城人的钱,买木材,”之后韦行成对此商人晓以大义,可无论韦行成怎么说,此商人就是听不进去,然后韦行成被气着了,之后他说:“我的确是此城最高官,因此,我就更应该为此城所有人考虑,我更应该不让你通过我,挣到此城所有人的钱,你不要再说我可以趁机悄悄吃回扣的话了,你要赶快把木材租给我,你再不租给我,你就是冥顽不灵了,之后,我不仅会把你抓起来,而且会抄了你的家,”此商人听后,色柔内狠地说:“我又没犯法,那么你们凭什么抓我?又凭什么抄我的家?你要是敢抄我的家,我就去告你,我就不信,我找不到说理的地方,”韦行成听后说:“好好好,你那么没理还这么有种,我给你告我的机会,羊乐,”羊乐听后大声说:“到,”韦行成听后说:“你立刻去调兵,然后来抄此人的家,”羊乐听后,扭头就走,此商人见此,一把薅住羊乐衣袖,之后他谄媚地说:“羊兄,羊兄,你且慢走,听我诉说诉说,你们用我木材,是为了杀敌,我要不让你租木材,那你们就杀不了敌,杀不了敌就意味着我救了敌,救敌可是重罪,谁想犯罪?傻子,你们看我像傻子吗?不像吧,可我不是傻子而为何要干傻事?你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不管你们想不想此问题,我都要告诉你们,我为何犯傻,我为何犯傻?因为我是英雄,所谓英雄惜英雄,所以我想和英雄做朋友,而真英雄少之又少,因此,我苦苦追寻多年向我这样的人,而不能得,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我将要放弃追寻志同道合者之时,我听到了韦大人之英名,听到后我怕再出现名盖天下而似狗屎的人,所以我用刚才之所言,以相试耳,其为戏言,望请见谅,”此人说完后,竟学儒家弟子,他向韦行成使了个长揖。

      韦行成见此刚想发言,就被人抢了先,抢话的是一位来此买东西的,他抢先说:“韦队长,别听此人胡说,他是此地有名的奸大商,因此,你把此人的家抄了吧,”此商人见此,指着说话者就骂,丝毫无儒家弟子之做派,韦行成见此说:“你住口,你让别人说话,”之后,接连多人揭穿此商人,黑心之面目,韦行成见此说:“抓人,有罪才可,现在他愿意租木材了,所以他就没此罪了,而你们所说此商之错,皆属于道德范畴,也就是说不犯法,不犯法不可抓人,你们要我抓他,就拿出他触犯法律之罪恶来,”众人听后,说不出来,于是韦行成租了木材,而后离去,之后,此商带着木材,且跟着韦行成,来到某一城门边,之后,韦行成让工匠用木头,搭戏台子,此戏台,位于城门之内处,它呈正方体,正方体的一面,与城墙紧贴着,此面底边的中心,就是城门的中心,另外,此戏台比城墙高城墙高的四分之一,等戏台子搭好后,韦行成让人在戏台四周,挂上黑布,黑布上连戏台平面,下接地面,之后韦行成等人,从各个角度往黑布里看,他们都无法看到戏台下面有什么,然后韦行成等人,又找人在黑布上,用白墨水写字,写什么字?写:“庆祝杀怪大胜大联欢,”此字,戏台四周的黑布上都写了,此字,很远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写好字后,韦行成让人悄悄在黑布里建城墙,城墙建好后,黑布里就有了瓮城,瓮城建好后,韦行成让人在瓮城里挂黑布,黑布挂好后,韦行成等人在黑布里感受了一下,他们根本感觉不到黑布后有瓮城,他们感觉黑布,就是瓮城外的黑布,之后,韦行成又找人加装了城门,此门不用时看不到,此城门比另一个门,防御高很多,做完这些后,已经过了几天了,之后,联欢开始,联欢一开始,怪物们就看到了,它们看到又唱又跳的人族,它们也看到了黑布上的字,联欢开始前,字是用东西盖住的,之后,怪物们心中的怒火,把它们烧的很疼,然后它们想立刻攻入城内,之后把唱戏的杀光,然后把戏台砸碎,但是它们只是想想而已,它们并没有要立刻行动的意思,为何它们没行动?主要是因为它们还在混编,还因为怪物王子们没有下令,几天后,怪物们混编完了,然后怪物王子们赶紧开会,会上,怪物五王子说:“我的兵愤怒到了极点,哀兵必胜,因此,我们不用想什么计策了,我们直接进攻人族就行了,”怪物二王子听后说:“对,你说的很对,但我要补充一点,不仅哀兵必胜,而且骄兵必败,人族现在已经高兴到了极点,那么他们就会忽视防御,忽视防御,我们就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具体如此做:‘我们全面攻城,但全面攻城的我们,是佯攻,而真正主攻的精英小队,从戏台底下的城门突入,然后精英小队依靠戏台的掩护,快速冲到戏台之外,然后精英小队,杀看戏的且已经混乱的人,之后,精英小队守住戏台,然后城外的怪物们,以此处为突破口,大量突入城内,然后人族完了,’为何我要以此处为突破口呢?因为备周则意怠,戏台边有很多人,所以他们就会认为我们不会进攻此处,因此,他们此处的防御,会更加差,等我们全面攻城后,戏台肯定会混乱,此时精英小队突入戏台里,就很难被人族发觉,不被发觉,我们干啥啥不成?这就是我选择以此处为突破口的原因,”怪物们听后,鼓起了掌。然后怪物们又开了一会会,之后,怪物们按照怪物二王子的计策行事。

      等怪物们快冲到城墙边时,人族在干嘛?人族战士大多死死地盯住城外,但是他们都趴着,只有少数守卫能被怪物们看到,这样的话,怪物们就会产生假想象,想人族士兵都去看戏的了,其余的像老黑这样的闲散修仙者,都在瓮城里候着呢,而城内的预备队则在看戏,他们看戏时,天天换怪物能看到的位置,他们看戏时天天换发型,他们看戏时,天天换衣服,这些人看戏,给怪物们一种感觉,感觉是很多修士在看戏,等怪物们摸到城墙后,趴着的人,全站了起来,之后怪物们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但是没有退兵令,它们只能硬着头皮上,片刻后,怪物精英小队,很快突入到城门内,之后它们就去追杀溃兵,它们追杀了片刻,就听到“轰”的一声,之后它们立刻回头看,然后它们看到新门把城门锁死,同时,瓮城里的黑布掉到了地上,被怪物们追杀的人,上了瓮城,怪物们见此,意识到中计且危险了,之后,众怪物问领头的怪物,该如何办,怪物领头者听后想到:“外面的友军根本不知戏台里的事,所以它们不可能支援我们,不支援我们,我们的数量就少,另外,虽然我们是精英,但是地形太吃亏了,所以我们实力会相对下降很多,数量少且实力降,那还怎们打?可不打如何出去?”此怪想到此,被一个怪物用手晃了晃,之后此怪看向晃怪怪,晃怪怪见此,用手指了指,然后此怪看到了在城墙上的韦行成,之后此怪快速想到:“韦贼是个坏人,但是他讲信用,二王子给了他回家费,他就放二王子回家了,像二王子这么重要的怪物,他都能放走,更何况我们,所以,我可以给他回家费,然后回家,”此怪想完后,大声用人语说:“韦队长,是我,我是二王子的贴身护卫,你若杀了我们,那么我们身上的东西,就会全部自毁,所以你们杀了我们,得不到多少好处,你不是喜欢收回家费吗?我们可以交,这样的话,你的好处就大了,”韦行成听后说:“你们身上的东西,够交回家费吗?交不够可回不去,”此怪听后,问了回家费具体是多少,韦行成听后,说了个合理的回家费,此怪听后,就和其他怪物一起交回家费,交完了后,韦行成让人打开城门放怪物们走,给韦行成献策的女修仙者见此说:“先别开门,”她见门不开后又说:“兵不厌诈,杀了此怪们即可以获得妖尸等,又可以削减怪物们的实力,”韦行成听后扭头对几位修士说:“开门,”此女听后让那几位修士别开门,但是无人听她的话,片刻后,怪物们欢呼着走了,此女见此气愤地说:“慈不掌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