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直接安装麻花?铎app

      到了景区,江奕请了一个解说员,刘伟和两个美女就像是拿到玩具的孩子一样,满足地围着解说员问这问那。

      江奕是金主,解说员必须考虑他的感受。看到江奕的兴致没那么高,解说员就在孔府景点的核心区域主动点将了:“这位江老板是吧,你知道为什么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这个说法吗?”

      连解说员都喜欢考考江奕,大家吃吃得笑了。

      “江奕,怎么所有人都看你不顺眼呀?”看到江奕受到重点“关照”,宁岩最开心。

      “孔子没过得了73的关口,孟子是没过84的坎。”经历多了就知道这些谚语了。

      “看来这位老板是来过孔府啊,”解说员没想到小年轻这么厉害,竟然把自己的秘籍剧透了,只好去重点照顾三个活宝。

      “我怎么记得你说自己没来过?”韩菲凡记得上次集体出游时江奕提议到孔府来玩的情形。她因为身体不方便没去成,所以记得尤其深刻。

      “那次不是我请客担心出差错,所以想着来一个熟悉的地方更好地服务大家嘛。”

      明显地不对头,宁岩却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头。这个家伙一天到晚神神秘秘地。

      “你少听他互吹,就他们江家屯那种旮旯,能到这里旅游?”宁岩过来主持正义了。

      还真是这样,从任城市区到这里都挺折腾地,江家屯又没有直达的交通工具。如果先乘车到市区,再来孔府的话,考虑到现在还没有高速公路的实际情况,一天差不多就交代了。

      在外面住一晚?这个年头,农民兄弟宁愿在外面窝一晚也不会花这个冤枉钱好不好。

      逻辑上理不顺了。每次都会输给这个小姑娘,宁岩你还真是我的大克星啊。江奕赶紧闪了。

      “你总是看我不顺眼怎么回事儿?我最近没怎么注意,你变化也挺大的嘛。”昨晚看不出来,今天白天一对比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韩菲凡坏坏地笑着,宁岩红着脸不说话。只有江奕和刘伟不知道咋回事儿。

      等到宁岩和韩菲凡并排走到前面,夏天的炎热褪去了隐藏女生特征的宽大衣服,江奕才发现原因。

      宁岩不再是一根直杆,女生迟到的第二次发育终于来了。

      郑春芳多次到这比来采访,两个小时游览后直接把大家领到一个环境不错的饭店。

      江奕和刘伟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本来刘伟想和妈妈坐在一块,被郑春芳直接踢到另一边去了,留下江奕接受她的熏陶。

      “唉,这个宁岩其实多好的一个小姑娘,江奕你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郑春芳有点儿想不通了。

      她看得出来,江奕和宁岩两个人互有好感,也是非常合适的一对。韩菲凡,那是差着量级的,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阿姨,我可不想这么小的年纪就被拴在了任城这个小地方。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媒体人不相信什么娃娃亲之类的说辞,媒体人宁愿相信一个人“行遍天下路”的追求。他们就吃这一套。

      郑春芳再次叹了口气。好吧,我就在这里给你充当一把电灯泡吧。

      江奕现在和刘伟越走越近,也算是自家的子侄辈了。

      “江奕,我今天听了解说员的讲解才发现,你好像是想做圣人啊?”刘伟难得地正经一回。

      “就是啊,不就是一个汉显BP机嘛,还整天在那里藏着掖着的。我们又不会见面分一半。”

      还好,泄露的不多。江奕正想糊弄过去,郑春芳也倒戈了:“你说你家发给管理人员的车都有好几台了吧,怎么还不舍得给自己一台?”

      她一直好奇这个江奕到底是怎么想的。处处跟自己儿子不一样,处处还都好得多,这就有点儿让“别人家的妈妈”郁闷了,不得不一吐为快。

      “阿姨,我要是把汉显BP机拿出来,大家还不有事没事的让亲朋好友转达消息?还有啊,如果一中有学生自己开车上下课,会引发多大的轰动?我都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绑架了。”

      还真是,这几年的安全问题还是比较严峻。

      江奕继续补充合理性:“我爸他们在莫斯科那边,说有不少独行的华人被当地的黑帮劫持,有的仅仅是为了华人身上穿的衣服、鞋子等。所以他一再叮嘱我要小心安全、不要露财。”

      果然,话题成功被带到了苏联的形势、安全问题等。江奕暂时安全了。

      问题是,这里还有一只老狐狸。

      “江奕,你的条件这么好,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宁岩和韩菲凡的性格都不错,也都很漂亮。”宁岩与刘伟无缘,她是彻底地看出来了。

      给江奕的这个问题是非常厉害的。怎么回答都难受。

      “宁岩太吵了,韩菲凡太柔了。两个人要是能互相取长补短多好。”呵呵,就不告诉你。

      “老大,你不会是想三妻四妾吧?这可不是古代了。”刘伟有妈妈撑腰,胆子大多了。

      “他敢?”宁岩爆发了,忽然发现不对头,“华国可不是法外之地。”

      “就是,让你爸把他逮回来,”刘伟坏坏地笑着,却想起了一件事,“宁岩,你爸要是不喜欢江奕这样的怎么办?”

      宁岩却完全不知道刘伟的意思:“我爸才不管这些事儿呢,他老人家忙得很。”

      “我看江奕谁都不怕,就怕你爸。”刘伟难得能够擒得住江奕,想要多发挥一下。

      “江奕,要是有人反对你的事儿,你怎么办?”郑春芳给儿子加了一把火。

      要是上辈子赚点儿小钱的独行侠,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这辈子就麻烦了:“阿姨,你们会不会反对刘伟呢?”

      “你少打岔,阿姨问你问题呢。”宁岩也加入了,不给你躲闪的机会。

      韩菲凡也感兴趣:“江奕,你不觉得自己太滑头了吗?”

      四比一,前后左右的退路都被堵住了。

      “那我一次性回答四个人的问题,可赚大了,”江奕飞速地盘算着,“打不过我就躲得远远地,让那些反对我的人找不着呗。”

      “可要是你躲不开呢?”刘伟跳出来了,“我刚才可没问你,我问的是宁岩,哈哈哈。老江终于上我的当了。”

      想想还真是,可是你丫的问宁岩不就是在问同一件事么?

      这是一个解套的最好机会,江奕很想说出那句“就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看到宁岩,江奕就想起了那个梦,一句话脱口而出:“要是过得不开心,玉皇大帝给我做也不愿意。”

      “切!你也就嘴上过过瘾,”宁岩对江奕这句话并不感冒,“我记得你们五中有个同学是怎么评价你的来着?什么都看得开,什么都放不下。”

      “躲不开我就隐姓埋名嘛,实在不行就假死了。”说到这里,江奕都有些释然了。反正现在还没有留下DNA信号,只是简单地的登记名字和身份证号码等信息。

      “拉倒吧,就你这种不安分的主,掖到哪儿都藏不住,”刘伟一百个不相信,这家伙太滑头了,还是找个好欺负的吧,他转头看着韩菲凡,“大家都说你性格好,江奕刚才也说你的性格很柔啊,你家要是反对你,你是不是就从了?”

      “我们家才没那么多事呢,只要我喜欢就行。”看在郑阿姨的份上,就不骂你两句了。

      “切,难道你还能当小老婆不成?”仗着自己老妈在,刘伟今天的胆子大了很多。

      郑春芳也有意地想让刘伟多学习,没有出言制止自己儿子。

      “小老婆怎么了?我家奶奶就是小老婆,她过得···听说也挺幸福的。即使世界不容,携子归隐山林多好啊,想想都很浪漫。”韩菲凡听江奕说自己性格太柔,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一激动之下,直接把骇人听闻的想法说出来了,吓死你!

      她的性格来自有点高的家庭条件,果然是有家族后遗症。

      江奕有点儿嫌弃刘伟了:“韩菲凡招你惹你了,你这么多事干嘛?是不是最近追你的女生多了,你就开始‘胆子有多大,步子就有多大’了?”

      再次形成了“三对一”的不利局面,刘伟哑火了。

      郑春芳倒是第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韩菲凡。宁岩的事还没完呢,江奕同学你又把韩菲凡这个小姑娘撩起来干什么?

      唉,她心里再次叹着气。现在不允许韦小宝存在了,可是这些花心男们都学起了张无忌。

      真是扯不断理还乱。算了,小孩子们自己解决吧。

      回城的路上,郑春芳带着儿子表现母子情深。

      宁岩和韩菲凡坐在一起,江奕孤单了。

      “生日快乐,快放进包里,”宁岩开心地低声说到,趁着没人看到,把一盒巧克力交给了江奕,然后刮了一下江奕的鼻子,“以后可不许一个人过生日了。”

      宁岩怎么也像韩菲凡一样喜欢偷偷摸摸地干活了?

      也许是走了一天太累了,江奕回到租的房子里就趴下了,江凤华怎么叫都叫不醒。

      “石晶,你别走,”江奕大叫着,可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却更加模糊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不要···”

      “小奕,快醒醒,你可别吓唬我。”江凤华都快吓哭了。

      “噢,我···我是不是做梦了?”江奕跳了起来,跑到大厅里坐会儿。

      “小奕,石晶是谁?”江凤华听得真真地。

      “是一种眼镜,我梦里好像看不清、要用眼镜才行。结果眼镜掉了。”

      江奕现在还没近视,不过用来忽悠江凤华是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