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尺寸太大怎么进去

      讲真话没人信。

      苏与姚也挺无奈的。

      当然,苏与姚更不知道的是,班长文已经在心里默默地把他的实力划分到了篮球菜鸡这一等级。

      在班长文的认知里,但凡那种吹嘘自己很强,能一个打多少多少个的,都他喵的是菜鸡中的菜鸡!

      而那种很谦虚的过来和你说“同学加一队吧,我们不太会”的,全他喵的是高手中的高手!

      别问为什么,这是常年混迹于校园及社区野球场的班长文自己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除非你点了收藏投了推荐票,不然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甚至,将苏与姚归类为篮球菜鸡都算班长文手下留情的了,如果不是班长太迫切有一个帮手,心中还存在那么一丝丝侥幸,他一定会把苏与姚直接划分进完全不懂篮球的那个类别。

      你一定要问为什么并且已经点了收藏投了推荐票?

      好吧。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因为就算是篮球菜鸡,但人家也只是篮球打不好而已,或多或少都是懂一些篮球的。

      你见过对篮球有一些了解的人吹牛,会吹自己是什么什么华夏国家队,还是少年队的吗?

      聊XBA都丢人,起手就必须和米国NBA联赛挂上钩好么,不然哪够牌面?

      正确的吹牛姿势应该是这样的:我,某某某,米国NBA30支球队集体摆烂也要争夺的绝世天才,嗯,在我摔断腿前。

      又或者:我,某某某,能唯一有希望超越米国NBA联赛某历史级别巨星的男人,嗯,在我摔断腿前。

      所以,新同学他这牛一吹,就完全暴露他其实是个完全不懂篮球的球盲......

      班长文才熊熊燃起的希望之火眨眼就只剩一点小火星了,最后一节课是完全没心思听。

      如今,还能支撑这一点小火星暂时不熄灭的唯一理由,那便是挂在教室墙壁上的警示语——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理论终究只是理论,真知还得实践出。

      下午有体育课,打一场球就知道了。

      ......

      中午放学的铃声响起,苏与姚才刚走出教室后门,班长文就又笑眯眯的凑了过来。

      还是很自然的把手搭在苏与姚的肩膀上,这似乎是他的一个小习惯。

      很显然,他就是传说中那种自来熟的人。

      两人的身高差距,让苏与姚总觉得自己的肩膀不是搭了只手,是挂了个人。

      虽然有些不适应,但这都还好。

      问题是刚刚整堂课班长文都不断回头偷瞄自己,眼神和那些不断偷瞄自己的妹纸是一样一样的.......

      这让苏与姚心里顿时一阵恶寒,浑身不自在,这家伙该不会是个......

      靠,还扫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

      还好,

      只是瞥了一眼苏与姚的牛仔裤后,班长文就开声提醒道:“下午最后两节是体育课,记得要换身运动服哈。”

      “好的,谢谢提醒。”

      苏与姚也客气的回道,原来是这样,差点以为你是个基佬......

      其实不用提醒,苏与姚上课的时候已经把课程表反复看了几十次了,一周所有的课程安排倒背如流无压力。

      无他,苏与姚想在那满满当当的课程、作息时间表里再挤一挤,看能不能腾出足够且固定的训练时间。

      班长文嘿嘿笑道:“不用谢,提醒你完全是为了防止你下午以没穿运动服作为理由避战罢了!”

      “避......避战?避什么战?”苏与姚有点懵。

      “由于你试图用侮辱我智商的低级谎言敷衍我,我,刘浩文,下午要和你单挑篮球!”

      班长文义正辞严,大概觉得不够气势,缺几分意思,又一字一顿的补充道:“看!我!不!把!你!打!哭!”

      “......”

      苏与姚无语。

      大哥,你是魔鬼吧?

      “其实......我真没骗你,我真的是......”

      苏与姚试图解释一下,但好像并没什么卵用。

      “滚!下午见!”

      “......”

      班长就是班长,连摆手转身都那么的有领导气势,苏与姚冲着他的背影哑然一笑。

      在身高体型差距那么大的情况下还那么自信,如果不是无脑,那么想来球技应该是不错的。

      下午打不打球都再说了,倒是真的要换一条短裤才行。

      中秋已过,油城的天气却依然与盛夏无异,清晨些许的秋意清凉在太阳升起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到了中午时分,温度已经飙到了35度。

      炎炎烈日下,地面氤氲着热浪,连空气都是燥热的,只是在食堂里排个队,苏与姚就已经汗流浃背了。

      午饭过后,苏与姚去宿舍管理员室找到早上寄放在那的行李,换了条运动短裤,接着又回到教室等上课。

      没办法的事,由于延迟了一个月才来学校报到,学生宿舍早已满员。校领导也只能临时应变安排宿管阿姨清理出一间小杂物间给苏与姚做宿舍用。

      这个决策差点没让苏与姚当场笑出猪声,虽然说是杂物间改造,但可以一个人住一间,简直爽歪歪呀。

      唯一的问题是那个杂物间真的很杂,清理杂物打扫卫生等工作还在进行中,最快也得等到晚上才能去睡。

      今天中午苏与姚也只能在教室午休了。

      入学第一天似乎注定难熬,苏与姚觉得处处不适应,校园里,最难开口的总是初次的问候和最终的道别,但下午情况逐渐开始好转起来。

      在班上坐了一上午后,8班的同学们对他也没什么陌生感了。

      下午上学时三三两两的从后门走进教室时,都会和单独坐在最后排队苏与姚打个招呼,或招手,或简单昂一下头“嘿”一声。

      座位在附近的,都会转过头来随便聊聊天,有一句没一句的搭下话,不说立马成为知心好友吧,但至少让苏与姚不再显得与班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走廊里传来篮球击打地板的“咚咚”声。

      苏与姚朝教室门一转头就看到捧着篮球的班长文,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整套球衣。

      “嘿,高佬,接球!”

      班长文见到苏与姚后,运一下球作势就要将手上的篮球大力传出。

      托着侧脸的苏与姚眼睛都没眨一下,看得出来,那是个假动作,再次强调道:“我叫苏与姚。”

      “你的名字拗口嘛,我开始还纳闷你怎么起了个女孩子的名字呢。可以呀,这都没吓到你。”

      班长文说着,笑眯眯的开始上下打量苏与姚,见他换上了运动短裤和球鞋后非常满意,脸部立马又切换成一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虐你”的贱贱表情。

      “嘿嘿,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啊,放心,一会我保证轻轻的。”

      “......”

      苏与姚实在是无力吐槽,什么叫“我保证轻轻的”?听起来gay里gay气的......

      而班长文突然眼睛一亮,像发现了一块宝藏一样,大喊了一句:“卧槽,你的小腿好帅!转过来,转过来给我看看!”

      说着就直接下手了......

      班长文很惊讶,因为从侧面看,苏与姚的小腿纤细修长,肌肉的弧线真的十分的优美。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每一块肌肉都如同艺术家的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恰到好处的出现在它该出现的位置,充满美感的同时,你能感受到里面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

      不知道他想啥,反正苏与姚心中再次泛起阵阵恶寒,妈蛋,这家伙不会真有取向问题吧?

      但马上,班长文就愣住了,在他看到了苏与姚的右小腿的正面后。

      一条很长很长的手术刀疤,疤痕鼓起颜色暗红,像极了一条恐怖狰狞的巨型蜈蚣正趴在腿上。

      而且,右小腿明显要比左小腿瘦一圈......

      “这......”

      班长文呆呆的指了指苏与姚的右腿,仿佛遭到雷劈一样。

      苏与姚毫不在意的说:“呃,手术留下的,很丑吗?医生说以后会慢慢淡化下去的,也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时候。”

      班长文瞪圆了眼睛:“不......不是,你真的摔断腿了啊,你居然没骗我?”

      “为什么要骗你?我就是因为要手术复健复查各种乱七八糟的,才推迟入学的嘛......”

      “我靠!你为什么不是骗我?”

      “......”

      苏与姚哭笑不得,完全跟不上这家伙的节奏,搞不懂这家伙的逻辑啊。

      班长文的幻想破灭,心态全崩,心中仅剩的那么一丢丢小火星也彻底熄灭了。

      断腿,才做完手术没多久,这回是真·能打个球了......

      “那你还和我单挑个蛋。”

      “大哥,我好像也没答应过要和你单挑啊。”

      “......”

      班长文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呃,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