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发?件

      此时在马库拉格,人们擦干自己的泪水,祭奠安葬自己的家人,重新收拾自己的家园。人们总是在经受磨难与挫折之后变得更加坚韧与强大,以前如此,现在更是如此,这也是人类帝国能够屹立在银河之巅的原因。

      而在这场袭击中扮演着很重要觉得的凯文老师,此时正躲在城市的阴暗角落里,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我主,这次的实验非常成功,我记录到了非常多有研究价值的数据,很可惜的是,这次的行动只是临时起意,并没有计划的非常详细,还让那群只知道享受的疯子浪费了这么珍贵的宝物。”

      可是下一秒,却有另外一个尖细,阴冷的声音从凯文老师嘴里发出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可是变化同样也会衍生出无穷的计划。让人或者事物,从一个计划中脱离出来,很简单。但是让他们不知不觉的进入另外的计划之中,这才是智慧的艺术。”

      .....

      距离这次袭击三个月后,人们逐渐从这次袭击的悲伤与恐惧中走了出来。安格鲁斯与布鲁斯,艾伯特三人都是同岁,十二岁。帝国给予了所有孩子们九年的义务教育,在这九年里面,孩子们除了学习基本的理论知识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进行基础的军事训练,体能,战术知识,军事素养。毕竟作为银河之中的庞大帝国,也拥有着许多强大的敌人,这些敌人分散在帝国的每个角落,随时都有可能发起袭击。

      在九年义务教育的培训之后,那么接下来的道路全部由孩子们自己选择。参加帝国防卫军,或者是帝国国教,或者是早早的发掘出灵能者的天赋,被送去泰拉进行统一的训练与分配。不过大多数的孩子们都会选择参加帝国防卫军,然后经过训练之后,被派遣到奥特拉玛星区的其他世界中驻守。

      只有少数的人,想着去成为星际战士,或是帝国国教的人,前者是因为成为星际战士的候选无一不是身体素质,精神状态,包括信仰都万里无一的人选。

      而后者则是因为在平民学院的孩子,天生就觉得自己不是成为帝皇代言人的料,毕竟自己连学院里的知识都掌握不了,更不用说是那么多帝国的律法或是教义。同时,还有些自卑的心里在作祟,很多去帝国国教的孩子,往往都是贵族的子弟,他们容貌或是俊郎或是秀美,谈吐学识,言行举止,都和他们有些天壤之别。

      平民学院每年的理论毕业考试都只是象征性的应付一下,因为很多孩子在学院中只知道锻炼身体,在操场,训练营中摸爬滚打,而不会是坐在教室里面好好听课。而每年的重头戏都是在学院的实战考试中。这也是平民学院与贵族学院的差别。在贵族学院,每年的毕业考试都会有大量国教与政府机构中的人员参与,从中挑选出合适的人才。而在平民学院里,往往毕业考试都是每个世界里帝国防卫军团征募优质兵员的最重要的时候。

      毕业考试的那一天,帝国广播全天候的播放着有关于毕业考试的注意事项以及强调毕业考试的重要性。可能在马库拉格以及其他附近的世界还好,如果不能够从军或者从政,以一个平民的身份也能够活的比较好,但是在其他的世界,比如说巢都世界,蛮荒世界等,如果你不能提升自己的身份,而是作为平民生活在那里,那么你的一生,都很有可能在劳动与被剥削之中度过。

      毕业考试总共分为两场,第一场是理论的考试,总共持续两天,第一天是文化知识包括语言,数学,地理,历史等。第二天则是军事方面的知识。而在安格鲁斯与布鲁斯,艾伯特三人所处的平民学院内,这一场的考试往往是最令人恐惧的。

      平日里原本应该花在书本上的时候,都被他们拿去锻炼身体,提升体能去了,现如今他们可怜巴巴的望着试卷上的题目,希望帝皇能够指引他们方向,让他们蒙到正确的答案。

      布鲁斯和艾伯特虽然平日里上课的时间也总是偷偷溜出去,但是好歹他们俩个家庭还算可以,布鲁斯和艾伯特的父亲都是驻扎在马库拉格帝国防卫军的军官,所以给他们请了家教。所以虽然他们俩个看着眼前的试卷头脑也是发昏,但是还不至于完全不会。

      而安格鲁斯就不同了,他和其他一些身体瘦弱的孩子一样,都比较喜欢文学课。每节课安格鲁斯都认认真真的去上,将老师教授的知识记住并且掌握。所以这考试在他看来,就像是在完成平时的课堂作业一般简单。在反复检查了数遍之后,安格鲁斯将试卷交给了老师,然后在其他孩子羡慕的目光中,潇洒的离开了考场。

      离开考场的安格鲁斯在学院的广场上找了地方坐下,望着眼前巨大的帝皇雕像陷入了沉思。

      虽然他的梦想也跟布鲁斯和艾伯特一样,是成为一名极限战士,但是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布鲁斯以及艾伯特身体素质的差距,自己想要成为一名极限战士无异于是天方夜谭。所以他将自己的这个梦想深深的埋藏在心底。

      自己这六年完全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可是现在到了自己做选择的时候了,是跟着布鲁斯和艾伯特一起,去参军呢,还是说赌一把,去那些贵族云集的国教学院里学习,争取成为帝国的传教士呢。亦或者是找份工作,比如说老师就很不错,平平淡淡的度过自己的这一生呢。

      安格鲁斯人生头一次陷入到了迷茫之中,因为每一种选择,他的人生轨迹都会截然不同。他现在多么希望有人能够指引他,给予他方向啊。但是没有,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做决定,一个人承担后果。他看着帝皇伟岸的面容,在心中问道

      “伟大的帝皇,我到底该怎么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