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从沙漠开始123

      太子府。

      晏祁歇脱下外袍,丝质长袍胸口处都被伤口的血水染红一片片。

      小太监捡起衣裳的那一瞬间扑通跪地,“殿…殿下!”

      晏祁歇缓缓沉入温池中,沙哑的嗓音没有一丝生气,“大惊小怪。”

      小太监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殿下金贵之体,小的这就去传太医…”

      来的太医在外头侯了许久,晏祁歇才赤着双脚从浴帘后走出来。

      一身对襟半敞开的丝质黑袍,露出性感桀骜而结实的胸膛,如墨似的长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肩上与胸前,还挂滴着水珠。

      他来到一旁的软塌上随意坐下,便有一名小太监跪着给他擦脚。

      太医行了礼,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处理太子爷掌上的伤口。

      雨水浸泡越发的严重。

      “殿下切莫再碰了水,这伤口扎得实在太深,发炎了。”

      晏祁歇没什么表情,喉咙里溢出的话极其阴冷沉暗,“什么药最刺痛便放什么药。”

      太医皱着眉头,颤抖的撒了上去。

      清理了许久,晏祁歇都觉得烦躁无比,便通通赶了出去。

      小太监将太医送出府,两人默默私谈。

      “裴太医慢走。”

      “莫要再让殿下碰水了,记得每日都要上药,着实太深,这几日殿下也没好好养着,再这般下去就废了。”

      “……”小太监敛着烦躁厌恶的眼神看着对面府的女子发呆。

      就是她,把太子殿下害成这般。

      她还没有丝毫愧意。

      谁给她的胆量惯着她的!

      “听清楚了没,切莫再让殿下伤了尊体…”太医推了小太监,顺着小太监发愣的目光看过去。

      又是那沈二小姐……

      一方面被誉王嗤之以鼻当众拒婚。

      一方面被太子殿下护着惯着,连她沈二小姐的名讳都不让知情者透漏丝毫,就生怕毁了她的清白。

      她倒好,还把太子殿下捅成那副鬼样。

      殷令九刚刚走到自己府门,撑着油纸伞稍稍回头。

      正正对上太子府门口两人的目光。

      小太监与太医不由别开眼眸,一个上了马车回宫,一个‘咯吱’关上府门。

      殷令九收了油纸伞,不由看向候在府外的林麽麽。

      殷令九没说什么,却又好像想知道些什么。

      林麽麽淡淡幽幽地说着,“太子殿下已经上了药,只是还是挺严重的。”

      殷令九提步走进府门,什么表情都没有。

      她也才知道,那人绑了玄幽氏是为了她。

      她也才知道,那人找了她三天三夜。

      她与他毫无关系,萍水之交都算不上,他有病吗。

      殷令九沐浴更衣又喝了些许酒,一整夜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好像,第一次失眠。

      天微亮。

      太子府一位又一位太医忙忙碌碌进府,一度紧张不安。

      殷令九正要去学馆,看着对面那一幕,鬼使神差的走去太子府。

      影二伸手拦过,没好气的说道,“沈二小姐莫不是又想来捅太子殿下一刀。”

      那一夜,影二明明能拦得住玄幽衍,他就是不拦,故意放走的。

      害得这几日,太子爷都不跟他说过一句话。

      林麽麽朝影二轻轻一记眼神,“让沈二小姐进去瞧瞧。”

      殷令九一语不发,朝着太监们进进出出的寝殿走去。

      影二伸出的手僵在那。

      他就是讨厌就是讨厌。

      那沈二小姐除了那张脸,毫无可取之处。

      太子爷就是庸俗,竟看脸!

      林麽麽拍了下来,“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