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柚直播官方下载

      上官流霆笑了笑,吹了个口哨:“阿黄!”

      金毛鸡会意地喔喔了两声,翅膀一扇,召唤出来两个会动的骷髅。

      眼骨空空荡荡甚是恐怖,这俩骷髅一动弹,全身的骨头架子就在“咔咔”作响。

      盘古陵村的村民和迎风镇的陈家人哪里见过这个,在鸦雀无声的短暂的沉默过后,人群中爆发了一声大吼“妖怪!!!!!!”

      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纷纷大叫着“妖怪啊!妖怪啊!!”全部跑散了,那个绿豆眼更夸张,眼睛白眼仁一翻,口吐白沫,直接吓昏了。

      栓子没有跟众人一样逃走,一直站在姬姑娘的旁边呈现保护的状态。

      “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苏星璇踩了一脚地上还在吐白沫的绿豆眼。

      然后竖起二指,往绿豆眼的身体里不知道融进去了什么符。

      上官流霆无奈地苦笑,苏星璇的性格,要是讨厌起一个人来,这人连呼吸都是错,活着就是错。

      “姬家妹妹,这讨人厌的东西醒转了之后会过来求你,阿巴阿巴的求你。

      到时候你可以随意耍着他玩,等你消气了,把这个拌着鼻屎狗屎乌鸦屎、姬大娘的浓痰、栓子的尿还有各种你想加进去的任何东西让他服用,就行了。”

      说话功夫,苏星璇把手里的另一张符递给了姬姑娘。

      栓子和姬大娘都有些畏惧地望着他俩:“你们……你们是神仙还是……还是鬼怪?”

      姬姑娘却不怕,眼神中充满了感激,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恩人!不管你们是神仙还是鬼怪,总比那仗势欺人的陈府强!请受小女子三拜。”

      上官流霆扶起她:“使不得使不得,我们也是路见不平,送个顺手人情而已。”

      在这种大悲大喜的刺激下,姬大娘的身体不堪重负,咳嗽的更加厉害了:“咳……叩……咔……”

      那种呕心历肺的咳嗽,能听见胸腔共鸣的螺旋音,姬大娘的脸憋成了酱紫色,手指着屋内的破烂木桌一个劲地抖,却说不出话来。

      姬姑娘哭叫:“娘!娘!!栓子哥!娘要喝水!快拿水来!”

      上官流霆对金毛鸡道:“阿黄,把绿铜盆里的万灵丹给我。”

      金毛鸡喔喔了两声,绿铜盆悬在半空发出了幽幽然的绿色光华,随即翻转,掉下来一颗丸药形状的东西。

      栓子都看傻了:“这鸡……居然能听懂人说话!!真是太神奇了!!”

      “姬姑娘,把这个让大娘服下吧,强身健体最是有效。”

      姬姑娘对这两个不速之客不疑有它,明摆着么,能摆出这种手段把自己救了,就能摆出其他手段把自己杀了。

      再说家徒四壁,就自己跟老母亲两人,实在是没啥可贪图的,他们若有什么加害之心,凭自己和母亲还有栓子,根本无济于事。

      所以连犹豫不解和询问这万灵丹是什么的过程都全部省略了,轻拍着姬大娘的后背直接让她顺着水把万灵丹吞进肚子里去了。

      没想到姬大娘吃进去之后,又喝了几口水,还佝偻着腰,惯性地想要继续咳嗽,那个“咳”的嘴型已经摆好了,声音却没发出来。

      姬大娘不可置信般地看了看上官流霆,上官流霆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姬大娘又看了看姬姑娘,用手指掐了掐嗓子,发现是真的不再咳嗽了。霎时喜得老泪纵横:“俄居然好咧??不咳嗽咧??

      闺女啊!快谢谢仙人!这可真是仙丹啊!仙人把仙丹都赐给俄这个老婆子咧!!”

      姬姑娘也喜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连声答应着又要下跪,苏星璇赶紧双手虚扶拦住了她:“姬家妹妹,快别这样,这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你说是吧,杂毛流霆?”

      上官流霆道:“星璇说得对,老人家身体好起来才最重要。”

      栓子也凑上前来连连道谢:“两位仙人这样对姬家妹子,俄做牛做马都无法报答!只是这陈府财大气粗,陈管家怕是不会与俄们善罢甘休,若是两位仙人离开了,他们再为难俄们可咋办咧……”

      栓子说完这些变成了愁眉苦脸的样子。

      苏星璇一昂头:“哼,陈管家,他求你们还来不及,不会为难你们啦。”

      “你到底给门口那个货下了什么符?”上官流霆小声问她。

      “噤声符啊,就是让人变哑巴的符,想说话就得阿巴阿巴的那种。”

      “所以你给姬姑娘的另一张符是解药?”

      “对啊!”

      “那什么屎啊尿啊的又是怎么回事?”

      苏星璇把小嘴凑近上官流霆的耳朵,手卷成喇叭状,吐气如兰说了仨字儿:“药引子。”

      上官流霆不禁哑然,这丫头,也太能捉弄人了。不过绿豆眼着实猥琐,这样整他,不算冤枉。

      这一会儿的功夫,绿豆眼慢慢醒过来了,他揉了揉还蒙圈的眼睛,想开口说话,却变成了“阿巴、阿巴”的声音。

      倒把他自己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从门槛处站起身来,冲到门里来,对着众人,用手指着自己的嗓子。

      绿豆眼满脸惊恐,但是此时此刻对于自身状况的关心,还是极大地超过了对“鬼怪”的恐惧,他大概是想问什么或者是说点什么,一开口就变成了:“阿巴……阿巴……啊…………”

      姬姑娘看他那副狼狈的样子,又痛恨从前他的所作所为,又觉得现在这副样子万分滑稽,所以忍不住笑一下,哭一下,哭笑交织。

      苏星璇指着绿豆眼笑得腰都弯了:“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你看这个人……他好像智障……”

      绿豆眼摸了摸自己只能发出“阿巴”这个词组的喉咙,非常不解,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无法接受就想尝试说话,尝试说话就会变成“阿巴阿巴”,苏星璇每到刚刚笑到能喘口气的时候,绿豆眼就又开始尝试“阿巴”,苏星璇就又发出一阵爆笑。

      “你是不是第一次用噤声符?”上官流霆看她笑成这个样子,也觉得好笑,便问道。

      “哈哈哈……不……不是……只不过……从前都用在动物身上……”

      绿豆眼的折腾如此反复,几次三番。

      直到绿豆眼彻底不再尝试,他像一只丧眉搭眼的灰耗子,走到姬姑娘面前,“扑登”跪下了,“砰砰砰”就磕了三个响头。

      那阵势,就跟不是自己头似的。这绿豆眼看来也不是傻子,他明白自己忽然不能说话的原因肯定跟姬姑娘脱不了干系。

      所以就只是磕头,哀求地望着姬姑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