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通房要逆袭

      在选拔结束之后,两万军功也很快地进入了五人的军功牌,因为方楚歆是死囚营囚犯,为此柳龙还专门嘱托军需处给她制作了一个不记名的牌。

      另外,还有一人一枚的控血丹,不过这个丹药对南宫涯没什么用处,他决定将控血丹留给李晓博,对于李晓博来说,这个丹药能够大大促进他跨入极境的步伐。

      在八极军内,南宫涯并未同方楚歆有什么接触,因为南宫涯并不清楚仙人境的能耐,不明白赵风厉到底是命修,魂修或是魄修,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欧阳雷可能会保下南宫涯,却不会为了方楚歆和赵风厉继续交恶。

      南宫涯拿着军功牌来到了军需处,他需要一把长剑作为武器,含沙剑在选拔中变成了碎片,修复应该是不可能了。

      出门在外,军需处自然不像原本驻地中那么大气,只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营帐,里面也只有一个柜台,现在倒不是特别忙。

      南宫涯直接走到了柜台前,说道:“我要晶骨剑和断岳刀,这是我的军功牌。”

      南宫涯将军功牌递了过去。

      “晶骨剑直接给我,断岳刀的话,送到震部吧。”

      “营帐号?”

      “三五七”

      “好的,请您稍等。”

      说着,柜台小姐姐,就跑出了营帐,径直拿着南宫涯的军牌到了旁边的一个形似仓库的巨大营帐中,似乎与那里的管理员做了一些交接,接着,进去消失了一阵,便拿着一把剑和一把刀出来了。

      “这是晶骨剑。”柜台小姐姐将剑递给南宫涯。

      在南宫涯接过剑的时候,柜台小姐姐似乎重心没站稳,直接到了下去,被断岳刀压在了下面。

      “呃,不好意思,这把刀太重了,能帮下我吗?”

      南宫涯将剑插到腰间,帮她将断岳刀拿了起来。

      这刀还真是沉,据南宫涯估计,这断岳刀应该和张狂生锻炼用的石锁重量差不多了,要知道,武器不同于石锁,需要顺手,平常锻炼用的石锁若是顺手,也就起不到锻炼的作用了。

      南宫涯将断岳刀扔到地上,“嘭”的一声,地上竟然被砸出一个小坑。

      这一幕看得南宫涯一阵咂舌,相比于自己手中的晶骨剑,这把断岳刀怕是要重个数十甚至上百倍。

      柜台小姐姐脸上露出羞色,虽然她的工作是军需处柜台小姐姐,可是她出身泽部,也是八极军的一员,也是武徒,可是拿不动一把刀,实在是十分丢人了。

      “我会吩咐人,将断岳刀送到震部的,请您放心。”

      似乎是害怕南宫涯对自己的力气又怀疑,小姐姐直接说吩咐别人去送,保住了军需处的脸面。

      “这把刀确实非常重,连我都差点拿不起来,只能拜托你们去送了。”

      南宫涯连忙圆了一下场,照顾了一下情绪,然后就回到了营帐。

      此时的营帐中空无一人,李晓博的伤势使他还是只能呆在军医帐中,无法回来。

      此时南宫涯还有八千军功,虽然他在武徒境已经进无可进,可是约战允许携带三枚丹药,回来是为了请教欧阳雷,自己带什么设么丹药好,虽然自己也有一定想法,可是,在见识上,自己还是不如踏入仙路多年的欧阳雷。

      而且,在经历了两轮选拔之后,南宫涯再也不会小觑他人,如果不是有极境和算力的支持,南宫涯估计连第一轮选拔都过不了,更别说成为五人小组中的一员了。

      所以,对于强于八极军的异兽,南宫涯就显得更加小心了,既然他们能答应约战,派出的异兽战力就一定不会弱,甚至要做好被碾压的准备。

      南宫涯将晶骨剑挂到营帐内之后,便找上了欧阳雷,向他请教三枚丹药改怎么携带。

      “欧阳叔叔,这次前来,是想请教您关于那三枚丹药的问题,我究竟该携带哪些丹药呢?”

      欧阳雷似乎早就做好了南宫涯来找自己询问的准备,在他看来,南宫涯只是一个破落小家族子弟,对于丹药的见识一定不强,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我建议你带藤荼丹,活血丹和爆体丹,藤荼丹是藤荼花研制成的丹药,活血丹是活血草熬制的丹药,虽然都是不入品的丹药,可是对于武徒来说却是足够用了,两种丹药,前者吊命,即使你只剩下一口气,也能保你不死,后者愈伤,可以刺激血肉愈合,甚至达到了蕴海期魄修的一半恢复速度,只是对身体有着一定的伤害。”

      “至于最后的爆体丹则是拼命用的,如果遇到了难以力敌的敌人,服下爆体丹,或拼或跑,都不错。”

      “不过,爆体丹的后遗症也十分大,作为一品丹药,本是练窍期才能勉强服用,你们几个服用,也不会直接有生命之危,只是,对于你们以后的修魄之路,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影响吧。”

      “这样吗?”南宫涯静静地在心中思考,藤荼丹和活血丹他都是听说过的,在南宫家的药堂中也曾见过,只是未曾遇到需要服用这两种药的伤势。

      不过爆体丹却未曾听过,按照欧阳叔叔所说的药效,这丹药应该是禁药,只在黑市中流通,甚至这就是军中研制出来的拼命丹药。

      “好,那就依欧阳叔叔所言,我这就去军需处换取丹药。”

      南宫涯恭敬地让欧阳雷一拜,以欧阳雷的身份,能这样帮助自己,其实南宫涯还是很感激的,虽然此次约战关乎欧阳雷的性命,他是看上了自己的战力,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他给自己的固魂草和种种建议。

      “对了。”欧阳雷叫住了南宫涯,说道:“你记得在开战之前,服用固魂草,它也属于丹药,在三颗丹药的范围之内,本想柳大统领能够多争取一些丹药额度,没想到却只有三颗,那就只好在开战之前服用掉固魂草了。”

      南宫涯点点头,就算欧阳雷不说,他也不会到自己快昏迷的时候才服用固魂草,那不是将自己的性命寄托于队友和对手的手中,要知道,即使固魂草的药效再强,也不可能瞬间让南宫涯耳清目明恢复满状态的。

      过了一会儿,南宫涯又来到了泽部,楚非菲的营帐,虽然他对欧阳雷的建议并无异议,可是对于爆体丹,他还是想要多一些了解的。

      “楚大人,在约战之时,我想携带藤荼丹,活血丹和爆体丹,您看如何?”南宫涯将三种丹药给楚非菲复述了一遍,但是没有提丹药是欧阳雷建议的。

      “藤荼丹和活血丹倒是挺不错的选择。”楚非菲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涯,开口道,“不过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小子这么忠于八极军呐?”

      “此话怎讲?”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里跟我装傻充愣啊,爆体丹可是必死丹药,是谋地楼炼丹三楼中的朝暮楼疯子研究出来的,用了许多根本不相容的药草,却在丹炉中达成了一个诡异地平衡,不过这个平衡也仅仅维持在丹炉中而已。”

      南宫涯皱眉,开口道:“在人体中就会爆开!”

      “对啊,不然为什么要叫爆体丹,你想想看,许多不相容的药草在一个人的体内,虽然他们都能激发人的潜力,可是激发得越快,死得越快。”

      “原来是这样。”南宫涯脸色有些难看,看来欧阳雷在生死面前还是没办法安安心心地等待结果啊,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少爷而已,还是弟弟,连长子的左臂都没保住,弟弟就更没什么保的必要了,反正就算是报复,小小的吴家也没办法一个蕴海期的仙人。

      “小子,这爆体丹是谁推荐给你的啊?”楚非菲眯了眯眼,“这是要让你死啊!”

      “楚大人,这是我一个好友推荐给我的,谁曾想他竟想如此害我。”南宫涯一脸愤恨,“我这就去找他要个说法!”

      说完,也顾不上跟楚非菲打招呼,转身就离开了泽部。

      楚非菲也不生气,只是她也有些生气,南宫涯身为自己实验功法的苗子,竟然有人想给他推荐爆体丹,这不是给自己来了一个釜底抽薪吗?

      欧阳雷,你可是真狠,这吴波吴崖兄弟还是你从死囚营中带出来的吧。

      楚非菲笑了笑,也只是单纯地佩服了一下欧阳雷的狠劲,对于仙人来说,凡人,真的不是很值钱。

      而在另一边,南宫涯的脸上也是有些阴晴不定,如今自己在八极军中最后一个靠山也不是太稳了,虽然知道欧阳雷是在害自己,可是他还是得虚与委蛇,毕竟若是离了欧阳雷,那赵风厉怕是便能直接找到自己,扒皮抽筋,强行拷问了。

      而且欧阳雷也只是想活命,自己和他若是没有利益冲突,还是可以继续“合作”下去的。

      想着想着,南宫涯就又来到了军需处,找到了在仓库门口的柜台小姐姐,一脸笑容地说道:“你好,我想要藤荼丹,活血丹,爆体丹各一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