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网站app下载地址安卓

      “本来谁继承皇位是朕的家事,是不和你们商量的,但毕竟新皇需要你们辅助的,我也要问问你们的意见,既然两位百官之首都同意了,那说明百官也同意了,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两相都同意之后,孙善民无视了还跪在地上反对的百官,直接就要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皇上,你这是逆天而行,九州自古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女皇,你要是还执意这样,你会遭到天谴的、华夏帝国会遭到天谴的、九州会遭到天谴的,还请皇上收回成命,”眼看着孙善民就要把这件事情定性,还跪在地上的礼部尚书,用脑袋狠狠的磕了一下地板,碰、的一声响之后,他的脑袋的血像水一样流了下来,然后声嘶力竭的对着孙善民大声喊道。

      “天谴,你觉得我这个,一只脚已经踏入棺材的糟老头子,还会怕天谴吗,至于华夏帝国和九州,你知道从大汉帝国到现在的华夏帝国,现在的九州已经只有,大汉帝国时期九州的百分之一了,要是真有天的存在,我们九州已经经历无数年的天谴了,”对于九州的缩小,孙善民每提起一次,就会心痛一次,孙善民常常能梦到,自己成了害死战神的那一个大汉帝皇,自己就继续支持战神,然后自己和战神开拓出了一个无边无际的九州。

      “你就是说破天,你要是违背了祖规、祖制,你就是不忠不孝,”看着孙善民还是执迷不悟,礼部尚书有点疯狂了,直接站起来就指着孙善民大骂道。

      “祖规、祖制,那是祖上根据当时的环境而制定的,发展了这么多年,早已不适合现在了,我看早就应该改了,还有我们的祖上也是普通人,怎么到现在反而成神了,”孙善民一生都在和祖规、祖制做斗争,也在研究祖规、祖制,要是光坐而论道,就能决定输赢,华夏帝国早就变成另一个样子了。

      “你还在诋毁祖先,你真是罪大恶极,你个昏君,看样子我只能学古人,以我的血希望把你唤醒,”礼部尚书说完,就朝一旁的柱子跑去。

      看着往柱子跑去的礼部尚书,在一旁站着的兵部尚书赵义,一个飞步追上了礼部尚书,然后一把把礼部尚书抓住,提到了半空中,任他怎么挣扎,都没有挣扎出赵义的一只手。

      赵义也是没有反对孙玉清继承皇位的人,不过他的手下都背叛他了,没有一个选择和他一起支持孙玉清继承皇位的。

      赵义是军人出身,这也许是他支持孙玉清的原因,毕竟孙玉清就是军人,至于兵部其他人都是文人,这也许就是其他兵部的人,不跟他一条心的原因。

      兵部是管军队的武器铠甲、粮草军饷的一个部门,因为要制衡军队,以前兵部上下都是文人,只是到了孙善民这里,孙善民发现兵部对军队的制衡太大,大到已经严重影响军队的发展了,孙善民一直都在嫌弃九州太小,一直都在想扩大九州的范围,有这样想法的孙善民,当然不希望军队发展被影响,然后孙善民从军队调来一个大将军,当兵部尚书,这个大将军就是赵义。

      赵义以前也是一个战功赫赫的将军,只不过有一次打仗受了重伤,然后回到了皇城养伤,在伤养好之后,就进宫跟孙善民述职,孙善民发现他不仅武功厉害,在文的方面和杂学都很精通,然后孙善民就把他留下来,直接任命他为兵部尚书。

      “赵尚书、放开他,他想撞就叫他撞,只要他敢撞,我保证他的九族十代之内,不会有一个能入朝为官的,小李子,你记录一下,从此这就是皇帝备忘录了,每一任皇帝都要给我背下来,不然不能继承皇位,礼部尚书你觉得我给我的后代定的这个祖制怎么样,你还要不要血溅大殿来警醒我了,”看着疯了一样的礼部尚书,孙善民死死的看着他,眼神中放着可怕的光芒。

      “是,皇上,”赵义听到孙善民的吩咐之后,又把礼部尚书往上提高了一点,然后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在然后百官都听到了一声,屁股被摔成两半的声音。

      赵义其实也不想救礼部尚书,只是礼部尚书要是死在万贤殿,那孙善民一生的贤名,就会出现污点了,孙善民虽然不是军人出身,不过孙善民的所作所为,就是身为军人的赵义也很佩服。

      “皇上,老臣刚刚癔症了,要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情,那都不是老臣的本意,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礼部尚书听到孙善民的话就楞住了,人没有不怕死的,礼部尚书也不例外,他之所以这样做,一个是因为他前不久被确诊了不治之症,还有就是他认为孙善民所行的改天换地之举,是不可能成功的,能以一个将死之躯,换取一个青史留名、和对后代有好处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不过当他听到孙善民的狠话之后,直接就被吓楞住了,等被摔醒之后,赶紧给孙善民赔礼道歉。

      “既然清醒了,就说说玉清公主继承皇位怎么样,”孙善民之前就很好奇,以他以前对礼部尚书的了解,礼部尚书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呀,这下被自己吓了一下,总算回归正常了,不过他既然第一个站出来了,孙善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的,不然怎么杀鸡儆猴。

      “皇上,玉清公主能文能武,继承皇位在合理不过了,老臣当然支持了,”刚刚给孙善民留下的印象太差,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后代,礼部尚书什么脸也不要了,什么话孙善民喜欢听,他就说什么话。

      其他还跪着的朝臣,看着刚刚还要以死劝谏孙善民,现在被孙善民几句话,逼的成了孙玉清的坚定支持者,都心中流过了一道寒流,都把头低的更低了,生怕孙善民注意到自己。

      “既然你是玉清继承皇位的支持者,那等玉清继承皇位之后,你可要多帮帮她,”看见这只鸡彻底被自己降服了,在看看其他不敢看自己的臣,孙善民满意的点点头。

      “皇上,老臣年事已高,前段时间还被诊断出得了绝症,还请皇上看在老臣这些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的份上,允许老臣告老还乡吧,”礼部尚书说完,就一直五体投地的对着孙善民,这次他是彻底被孙善民降服了,为了能让后代出去避避风头,他是什么实话都跟孙善民说了。

      礼部尚书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的,要知道他刚刚以为孙善民不会成功,那样的话孙善民活不长了,不会成为自己后代的威胁,孙善民要是不成功,孙玉清自然就不会继承皇位,那她自然也不会威胁自己后代了,所以他把孙善民和孙玉清彻底得罪了,另他没想到是孙善民的一番话,把自己给降服了,亲身体验过孙善民的手段之后,他把之前认为孙善民不可能成功的认定,自己给它推翻了。

      “李相,我之前叫你准备的人才怎么样了,”看着因为礼部尚书的告老还乡,跪在地上的大臣又变的蠢蠢欲动,孙善民知道他们又想以集体告老还乡,来逼迫自己了,孙善民知道现在不能退缩,不然孙玉清就不可继承皇位了,所以孙善民才有此一问。

      “皇上,经过我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的数量已经可以,把朝堂的百官和地方上的官员都换一遍,也搓搓有余了,虽然他们的才学不如朝堂的诸公,不过维持朝廷正常运转还是没有问题的,”李清光对着孙善民行了一礼后,边说边对孙善民使了一个眼神,叫孙玉清继承皇位,是他才给孙善民的建议,孙善民虽然叫他拉拢朝臣和寻找后备人才了,这么短的时间他根本没有拉拢多少朝臣,和找到几个后备人才,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百官认为,孙善民要孙玉清继承皇位,已经是早就定好了,现在孙善民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就是他们同不同意都没有关系。

      “准备好了就好,”都是智慧高超之辈,李清光这么说,孙善民脑子一转就知道李清光要做什么了,然后一脸淡然的回了李清光一句,好像李清光说的这些,都已经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之后孙善民又看向礼部尚书,对着礼部尚书说道“你的告老还乡的要求,我准了。”

      “你们还有谁要告老还乡的,一起说出来,我们好处理,”孙善民刚和礼部尚书说完,就朝着其他大臣看去,然后对着跪在地上的大臣说道,好像孙善民要逼着他们告老还乡一样?

      “臣还年轻,还能为朝廷办事,”当孙善民的眼睛看向谁,谁就先向孙善民行了一礼,然后赶紧对着孙善民说道,说完还怕孙善民不信,还使劲的对着自己的胸脯用尽的怕几下,特别搞笑的是,有几个老臣,走几步路就喘的老臣,就然也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响,也不怕把自己拍向另一个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