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淫行教师

      清晨,齐开从睡梦中惊醒,突然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面容几乎扭曲到了极点。

      他挣扎着冲出轮船的卧室,跑到船舷的边缘开始疯狂地...

      呕吐。

      晕船药药效过了......

      “可欣...可欣......”双手扶着船舷,齐开感觉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他的脑子像在陆地时一样,保持着一个位置一动不动,但是他的脑壳却跟脚下的轮船一起,随着波涛上下浮动,反复撞击着自己的脑仁。

      头晕...无力...想吐...想死......

      “可欣!”齐开挣扎着提高了音量,捂着头在甲板上痛苦的挣扎着:“人呢?人呢!??”

      过了一会儿,一个有些手忙脚乱的声音传来。来人急急匆匆地在齐开卧房里反复翻找着,然后又是一阵叮呤咣啷地给齐开倒水,最后才珊珊来到起开身边。

      “指挥官......”那人的声音冷冷清清的,手掌虽然带着手套,但还是能感觉到上面的丝丝寒意:“张嘴。”

      齐开听话的张嘴吃药,喝水,然后痛苦的伏在那人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算把晕船那恶心劲儿给熬了过去。

      “可欣...萨拉托加呢?她怎么不在?”嗅着鼻尖淡淡的香气,齐开一睁开眼,就看见垂在他眼前满是寒冬气息的发丝。

      “萨拉托加秘书舰去放飞侦察机去了。”提尔比茨有些生涩的学着萨拉托加平日里的样子,抚摸着齐开的脑袋,试图为自己的指挥官驱散晕船带来的痛苦:“她说人类那边似乎有些异样。”

      “异样?”捂着还隐隐犯迷糊的头,齐开晃晃悠悠站起身,颤颤巍巍地走回自己就寝的小船舱。船舱里,猎户座悠哉悠哉地坐在自己的蝠鲼身上,神态怡然地上网冲浪。可见刚才齐开痛苦的样子,这个女人全看在眼里了,可就是一声不吭装死人。

      这可真是......齐开看到这里,脑海中开始盘算着怎么扶植蒙大拿上位,然后一脚踹开这个不靠谱的旗舰。

      “起开,我要工作了!”缓缓走到蝠鲼旁边,齐开皱着眉语气不善地对猎户座说道。

      猎户座倒没有因为齐开的语气有多少情感波动,相反还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齐开:“哟,小宝宝终于睡醒了?”

      “你说谁是小宝宝?”听到猎户座的调侃,齐开更加不高兴了。

      “不是汝么?”猎户座挑了挑眉:“可是余刚才明明看到汝吃完药,那手不住的在人家提尔比茨胸前乱摸,难道余看错了?”

      齐开一愣,立刻恼羞成怒,而在他身后提尔比茨,则是瞬间羞红了脸。

      “少扯这些没用的,让开。”齐开烦躁的拉开猎户座,就地瘫在船舱的小床上,把蝠鲼拉过来直接打开黑海的指挥页面。

      根据页面显示,由阿尔及利亚引导,企业率领的檀香山本部大军正在徐徐朝齐开靠拢,预计再有二十分钟,双方就能汇合。

      而在自己所在的轮船周边,自己其他带来的舰娘都在周边几公里的范围内巡逻警戒。除去提尔比茨之外的五艘战列舰和巡洋舰在最内侧,五艘驱逐舰在最外侧,三艘潜艇则早早地跑得没影了。

      至于齐开一醒来就心心念念的萨拉托加其实就在不远处,如果齐开站在甲板上甚至就能看见。只是刚才的他太过难受,根本没睁开眼,所以就没看见。

      望着屏幕上移动的小点,齐开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至少在自己睡着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部队还是按照自己的部署在运转的,问题不大。

      只是在投影的地图上,萨拉托加放飞的舰载机正在十分卖力的朝远处飞去,一点一点为齐开扫清战争迷雾。

      看萨拉托加放飞侦察机的数量,似乎这并不是一次普普通通的例行侦查,而是很严峻的索敌侦查了。

      一共八架侦察机,覆盖了全部南方水域,这摆明了就是萨拉托加在尽全力进行侦查作业,发生什么了?

      齐开皱着眉,通过蝠鲼接通了和萨拉托加的联络。

      “提督?”短暂的忙音过后,萨拉托加的声音响起:“您醒了?”

      “嗯。”齐开沉吟了一下:“发生什么事了?”

      对面沉默了一瞬间,接着回答道:“可能...是我看错了。”

      看错了?齐开更加疑惑了:“什么看错了,说清楚。”

      不远处,萨拉托加抿了抿嘴,看向南方的目光显得格外忧虑:“今早,我例行放飞的舰载机侦察到在我们南方不到一百公里的位置,有舰队航行的痕迹。”

      有舰队航行的痕迹?什么意思?齐开有些懵。

      按理来说,有舰队航行的痕迹就会有舰队啊,总不能刚刚看到痕迹侦察机就没油了,必须返航吧?

      这又不是真的飞机,多飞一会儿,就算没油返航了,大不了就摔了,一架航母的舰载机又不算什么?

      只是通讯的那头,萨拉托加似乎并没有像齐开一样不解。她微微皱着秀气的眉毛,声音缓慢而迟疑,似乎到现在还不确信一般。

      “我的侦察机看到,大海上有明显的舰船行径的痕迹。海水被分开,在海面上留下巨大的波涛。”萨拉托加说着,语气低沉:“只是在那些痕迹的尽头却并没有舰船的踪影。既不是人类的战舰,也不是舰娘,就是什么都没有,仿佛那支刚才还行驶在这里的舰队凭空消失了一样。”

      “凭空消失?”听到萨拉托加的叙述,齐开却陷入了沉思。

      他不是舰娘,作为人类,齐开在应对突发事况时有着舰娘无法比拟的临场反应能力。虽说经过在齐开身边长时间的学习,萨拉托加已经做出了齐开认为最正确的判断,但是她并不能根据已知情报,对事实作出还原。

      即,分析推断这事情别后隐藏的真相。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那个痕迹?”齐开立刻坐直身体,十分严肃的问道。

      “2个小时前。”萨拉托加立刻回答道。

      两个小时......齐开利用这蝠鲼身上的程序,立刻开始了计算。

      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是檀香山南部大概1500公里左右的海面,距离四大联合舰队的主力有500公里左右的距离。

      而在自己昨晚来到此处之后,自己就一直下令轮船停留在这里。不过由于是在深海,轮船也没法下锚,所以虽然齐开的坐舰并没有发动引擎,但是船只还是因为北太平洋暖流向东漂流了一段距离。

      首先假设人类联军总舰队的航速大概有30节,也就是54公里每小时左右,她们想要抵达自己这里,算上洋流带来的偏差,至少需要10个小时。

      现在是早晨9时20分,就算是9点钟,十个小时的话也就是...昨天晚上11点。

      萨拉托加在两个小时前,发现100公里内出现舰队痕迹。根据齐开的猜测,应该是她们的雷达发现了萨拉托加的侦察机,然后所有的舰娘都选择像黑海一样沉入海底前进。

      假设她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她们此次出行没有携带任何大型人类舰艇,是真正意义上全舰娘组成的舰队。

      假设这群姑娘在海底可以正常行进,但是航速要打个折扣,姑且算是黑海的三分之二,也就是......10节,18公里每小时。

      两个小时,18公里,36公里。

      根据萨拉托加所说,目标是在不到100公里的位置,保守一点就算是50公里。

      两个小时行进了36公里,还剩...14公里!

      阿尔及利亚据此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也就是...20公里!

      在蝠鲼身上噼里啪啦一阵计算,齐开倒吸一口凉气。

      是谁?埃菲尔提斯?佩塔?浮士德?还是有栖川?

      “雪风!”齐开这边立刻开始了行动。

      “是,提督,骑士雪风就在这里!”通讯频道中,立刻传来了雪风的娇憨的声音。

      “告诉其他驱逐舰,立刻打开水听,给我找人!”

      “水听?”雪风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兴奋的说道:“是提督又要炸鱼吗?”

      “差不多,总之立刻警戒!”齐开来不及和雪风解释,赶紧下达自己的命令:“我们现在要立刻向北移动,注意不要掉队。”

      “是,提督,保证完成任务!”

      切断了和雪风的对话,齐开赶紧再次拨通其他舰娘的通讯频道,而他的脑海中却在不断翻涌着各种各样的思绪。

      “亚特兰大,你和你的妹妹们现在就聚拢,朝南警戒,护送我向北移动。”

      埃菲尔提斯?不可能,他想不出这种胡来的战略。

      “威尔士...对,是我...你们去给亚特兰大压阵。”

      佩塔?他耍点小聪明还行,这事他也做不出来。

      “让巴尔,麻烦你带着一小部队低级黑海向南侦查...对,侦查,一旦遇敌立刻撤退......我会让蒙大拿和马萨诸塞给予你远程炮火支援。”

      浮士德?这个人不可能这么了解我。

      “阿尔...出了一些问题...可能很严重...对,加快速度,做好战斗准备...让企业先行靠近...可以使用能力!”

      “瓦良格,放飞你的舰载机...侦查任务...南面,范围...1000公里,我要我们南方1000公里之内所有的情报。”

      既然不是他们,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个了。

      “可欣,放飞你全部的舰载机...是的,侦察机回来吧,她们不可能让你侦察到的...对,全部,对舰作战!”

      布置完一切,齐开阴毒的眼眸死死地望着虚空,仿佛那里正站着一位身材妖娆,面容俊俏的女人,满面春风的看着自己。

      “有栖川......”

      女人的名字仿佛带有某种魔力,从齐开嘴里说出的瞬间,齐开南方数公里之外,一群人类舰娘破水而出,开始朝齐开进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